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神医娘亲是京城一霸凤白泠独孤鹜 > 第681章 巫家人(3)
皇宫里独孤贵妃躺在贵妃榻上,她的脸上带着一抹勾魂的笑。

身旁的宫女奉上了一杯茶,她喝了一口。

“顺亲王府的婚宴也该结束了。”

“禀贵妃娘娘,已经结束了。顺亲王府的人都去了独孤鹜还喝了一些酒,不过途中出了一些意外,原本该独孤鹜喝下的茶水被鹜王妃喝了。”

身旁的宫女小声说道。

独孤贵妃一听,脸色微微一变,不过旋即又笑道。

“凤白泠还是老样子,惹人讨厌。不过她也不过是狗仗人势罢了,仗着独孤鹜的势,今晚之后独孤鹜就要声名狼藉,到时候顺亲王府也要跟着倒霉,我倒是要看看凤白泠还有什么靠山。”

“娘娘,那位巫长老擅自外出,还没有回来。”

身旁的宫女提醒道,原来巫长老来了楚都之后,就一直蛰伏在皇宫中,伪装成了独孤贵妃身旁的太监。

“我看那人心术不正,怕不会忠心于贵妃娘娘。娘娘又为何要与他合作呢?”

身旁的宫女不满道,这位巫长老到了宫里后,还经常对她们这些宫女动手动脚。

“他是巫灵儿的父亲,巫灵儿算起来还是我的师姐。她能帮我大忙。不过,这次师父倒是劳司动众了。为了对付独孤鹜还用了连环计。”

独孤贵妃抿了抿唇,她看了看天色,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再过不久就要有好戏登场了。

书房里,独孤鹜的眼神里只剩迷茫,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娘亲,独孤夫人。

她的嗓音和儿时一模一样,独孤夫人的手落在了他的脸上。

独孤鹜直直站在那里,毫无反抗之力。

纳兰纯妖冶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喜色。

她转身倒了一杯水,将一颗药放进了水里,然后再递到了独孤鹜的面前,用声音蛊惑着独孤鹜。

“鹜儿,这杯茶你喝下去。”

纳兰纯将茶水递到了独孤鹜的唇边,书房的灯火跳了跳,纳兰纯不禁盯着独孤鹜的脸,眼前的男人长得可真是好看,可也是这份惊人的好看,让他显得更加的危险。

只不过眼前的独孤鹜再没有了平日的可怕,喝下了这杯茶之后,纳兰纯的笑意更深了。

独孤鹜神情木然,接过了那杯茶,就在他准备把茶水喝下去之后,纳兰纯笑得更加的肆无忌惮,她静静等待着药在独孤鹜身上发挥作用。

噗的一声原本已经将茶一口喝下的独孤鹜,忽然把口中的茶都喷了出来,全都喷在了纳兰纯那张妆点的很是精美的脸上。

纳兰纯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她惊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

独孤鹜喷出的这口茶中蕴含着罡气,纳兰纯觉得脸上剧痛无比。

“你做什么?”

纳兰纯恼羞成怒。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早前看着神情呆滞的男人犹如变了个人似的,那双异瞳死死盯着纳兰纯。

“你居然敢对我用祝术,就凭你那三脚猫功夫?你不是纳兰纯,你是何人?”

独孤鹜冷声道,他猛地掐住了纳兰纯的脖子,犹如老鹰抓小鸡般将纳兰纯雪白纤细的脖颈掐在了手中。

男人的手指稍稍一用力,纳兰纯就觉得呼吸困难,她想要挣脱眼前的男人,可是独孤鹜是何等修为,可怕的罡气加上他的怒火,犹如层层枷锁,将纳兰纯死死束缚住。

她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你不能杀我,我是东方永的妻子。”

纳兰纯吃力地说道。

纳兰纯没有想到独孤鹜根本不着她的道。

“我不会杀你,但是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这时,书房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纯儿?”

纳兰纯听到了东方永的声音,她的眼角,微微扬起,透着几分得意,好在她早就留了后手。

“永哥快来救我。”

纳兰纯尖叫道,她一催动体内的文气,身上的衣裳瞬时变得破破烂烂。

她整个人更是顺势往独孤鹜的身上靠去。

独孤鹜身子一僵,不等他将身上的狗皮膏药撕下来,门就被踹开了。

东方永今晚很是高兴,他在在酒宴上被人敬了不少酒,回到顺亲王府时,他已经是醉醺醺的。

可是他深夜醒来时发现纳兰纯不在,他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连忙找了出来。

听到纳兰纯的声音时,他又惊又慌。

房门大开,就见纳兰纯和独孤鹜亲密无间的抱在了一起,再看纳兰纯脸上,满脸都是泪。

独孤鹜还掐着纳兰纯的脖子,眼看自己的妻子受辱,东方永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怒火瞬间就冲垮了他的理智。

他怒吼一声,发了疯似的扑向独孤鹜,嘴里更是怒吼道。

“独孤鹜,我杀了你。”

独孤鹜眼眸一沉,盛怒之下的东方永招招致命,独孤鹜不得不将纳兰纯丢到了一旁。

他并不欲与东方有动手,纳兰纯这个女人心思狡猾,这一切显然都是她不好的局,若是自己稍有不慎,很可能就已经着了道。

可是他这时解释也没有用,他与东方永之间本就没有兄弟之情,眼前这一幕是个男人见了都要怒不可遏。

书房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整个王府的人。

凤白泠也听到了这边的声音。

“王妃,不好了,王爷和三少爷打起来了。”

王爷和东方永动手,风晚兄弟不好插手,眼下只能来找王妃,希望王妃有法子能够让两人冷静下来。

凤白泠赶去时,顺亲王妃和明霞郡主等人也都已经赶来了。

顺亲王妃一看到眼前的场景差点没晕过去,嘴里不断说着。

“造孽呀,我就说了不应该让纳兰纯进门。这下子倒好,兄弟相争,顺亲王府的脸都丢光了。”

“娘,你就不要再添乱子了。”

明霞郡主一看到凤白泠,这才松了口气。

“你们不要打了,都是我的错。”

纳兰纯哭的双眼红肿,数次不顾顺亲王妃和明霞郡主的阻拦,想要冲上去拦住两个男人。

可她不过是一介女流,东方永和独孤鹜拳脚相向,旁人根本就无法近身。

凤白泠扫了眼纳兰纯,好一朵清新造作的小白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