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修真小说 > 从棺材匠开始 > 第十三章 反杀与收获(求月票,求推荐!)
  场面之上混乱无比,众人一看这些人手中持有弓弩,一时间有些畏惧,不敢轻举妄动。

  “所有人都听着,乖乖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本大爷手中的弓箭不长眼!!”

  黑风盗为首之人,正是一位面容骄狂、体型魁梧的中年男子,他手持一把黑色弓弩,面带煞气,看向众人的目光,阴戾之极!

  此时,为首的这名中年男子出现后。

  那名假扮朱明的黑风盗,不知为何,脸色竟有些狰狞,右手指着他,气急败坏的说道。

  “木岩,你这次来的好像有些晚了,知不知道,刚才那人的刀刃都快架到老子的脖子上,你莫不是想等到老子被杀之后,才肯现身!?”

  木岩听出此人话语中的抱怨,嘴角不禁一勾,眼中露出些许轻蔑之色,口中打着哈哈,“三当家,瞧您这话说的,弟兄们赶路也是需要时间的,行动有所偏差也是在所难免,此番让您受苦了!”

  黑风寨新任三当家炎山,听着木岩阴阳怪气的话语,原本还算淡然的神色,变得像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不过炎山能当上黑风寨三当家,心性亦非常人可比,愣是压抑住心中的怒火,狠狠说道:

  “哼!此次行动由你我二人负责,决不能出岔子,不过此间事了,炎某必会上报大当家,他老人家眼里可是容不得半点沙子,到时候,你就等着挨鞭子吧!”

  本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木岩,在听到“大当家”之时,脸色微微一变,眼中居然闪过些许畏惧之色。

  黑风寨大当家,于翰海!

  说实在的,在整个黑风寨中,他木岩最怕的人就是那位大当家,作为曾经的黑风寨三当家,木岩比谁都要清楚,那位大当家的手段是何等的狠辣与疯狂!

  或许也正是由于这份远超常人的狠辣、过人的谋算,才让于翰海在当年官府的重重围剿之下,逃出生天!

  对于这位大当家,木岩心中怨恨之余,但更多的却是畏惧!

  三年前,炎山投靠黑风寨之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变化之术,震惊全寨上下,一时间,竟引起于翰海的重视,之后连原本属于木岩的黑风寨第三把交椅,也彻底为炎山所占!

  想他炎山也不过是一个懂得些许变化之术的江湖术士,凭什么能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

  一想到那些不堪的往事,木岩就咬紧牙根,双眼通红,心中怒吼道:“炎山,辱我之极,夺位之恨,来日木某定要你百倍偿还!!”

  呼!——

  木岩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好不容易才平复心中的怒火,大声吼道:“弟兄们,都给老子仔细搜,是喝粥还是吃饭,就看这一回了,胆敢反抗之人,杀无赦!!”

  “啊!不……”

  “你们这群畜生,不得好死啊!”

  “这些都是我的东西,你们给我滚开……”

  “……”

  随着木岩一声令下,惨叫声此起披伏,那些拒绝交出手中财物的散户和旅客,即将惨死在那些黑风盗的屠刀之下!

  就在众人绝望之际,一道十分违和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咳咳,诸位黑风寨壮士,能否听在下一言!”

  这道声音听起来不是很大,但是诡异的是,在这喧闹无比的修罗场下,却能清晰无比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不断地盘旋!

  场上的黑风盗身形齐齐一顿,纷纷循声望来。

  木岩最先反应过来,看着说话的陈宿,面色一凝,不屑的说道:“嗯!?……想让老子听你讲话,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皇帝老儿吗?”

  此时的陈宿双手背负,袖袍飘飘,远眺长空,看上去颇有几分高人的风范,寂寞如雪,“常言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今日之事,你们现在退走,本座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话音刚落,场面便是一阵凝固,维持着高人气质的陈宿,悄悄打量那些黑风盗,见他们脸上露出紧张之色,心中顿时一阵酸爽。

  “呵呵,这就是高人做派吗,感觉真是太爽了!?”

  此时此刻,陈宿不禁有些感慨。

  难怪世间那么多人渴求名声,不管是流芳百世,或是遗臭万年也罢,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弄出一点名堂,在这世界上激起朵朵浪花,实在是万众瞩目,受人敬仰的感觉……倍儿爽!

  木岩摇了摇头,抬起手中的弓弩,悄然间瞄准陈宿,口中揶揄道:“小子,我看你年纪也不大,这吹牛的功夫却是极其了得,你来说说看,今日我们若不退走,你又能怎样!”

  “唉,我还能怎么样,我也没办法啊,只能提前送你们到阎王爷那里报道了!”陈宿扭了扭腰,口中淡淡的说道。

  “哼,真是大言不惭,谁送谁去见阎王还不一定呢!”

  陈宿的话似乎彻底激怒了他,木岩眼光顿时一寒,迸发出凛人的杀气,手指微微一勾,嗖的一声,弓弩上的铁箭化为一道黑色闪电,朝着陈宿激射而去!

  “哪怕你是一流的高手,在我们黑风寨特制的黑风弩面前,你也不值得一提,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罢了!”

  木岩曾凭借手中的黑风弩,不知杀掉多少一流武者,因此他对黑风弩充满信心,料定在这一箭之下,陈宿绝无可能活命!

  “嗖!”

  二十几米的距离,黑色闪电一掠而过,眨眼之间,就来到陈宿身前一尺之内,它的速度依旧不减,可在陈宿的感应中,这个范围内的箭矢速度,好像一下子停滞下来!

  慢到陈宿甚至能清晰的观察到,弓箭上斑驳的铁锈,以及墨绿色的毒液!

  “嗯!?原来如此,不是这支箭的速度慢了,而是我现在的神经反应力太强了!!”

  “难怪修行者能凌驾于世俗之上,恐怕二者不仅仅是力量上的区别,生命层次的差距,才是真正让人绝望!”

  “唉,无趣,实在是无趣!”

  明白这些之后,陈宿忽然间感觉有些索然无味,摇了摇头,体内气脉流转于指尖,他抬手向前一点,砰的一声响起,黑色铁箭瞬间爆裂开来,化为一团铁屑,消散一空!

  场面一时间鸦雀无声,安静的仿佛一根针落地都能听得见,不管是黑风盗,亦或是散户走贩,望着那道挺拔的身影,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惊骇之色。

  “嘶!竟然是真气外放,难道你是一名先天宗师,可是以你的年纪,天资再如何高绝,也不可能抵达如此境地……!?”

  那木岩此刻脸色发白,连连向后退去,方才陈宿随手点碎黑风箭一幕,吓得他心神动荡,神情一阵恍惚,口中喃喃自语。

  先天宗师,真气外放!?

  陈宿在听到木岩的话后,心中微微一动,神色间若有所思,将这个信息牢牢记在心底。

  “木岩,你这王八羔子还在发什么愣,想找死不成!?”炎山脸上也是十分惊恐,猛然一拍木岩,一个踉跄,倒是让他回过神来。

  “对,对,即便他是先天宗师,那又如何,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弟兄们,大家一起上,杀掉此人者,赏银三百两,并记大功一件!”

  木岩将手中的弓弩一抛,抽出佩刀,口中大声喝道。

  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众多黑飞贼匪顿时一阵骚动,如此高额的赏金,他们呼吸不禁一促,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心中早已没了畏惧,当即便有五六个人,手持剑刃,朝着陈宿杀了过去。

  “杀!”

  “此人不简单,让我来!!”

  “滚开,你们都别跟我抢,他的人头是我的……”

  “……”

  一个满脸麻子的黑风盗,率先来到陈宿身前,眼中杀机闪烁,手中长刀一挥,斩向他的头颅,口中狞笑道:“嘎嘎,你的头颅是我的了!”

  铿锵!

  凌冽的罡风拂面而来,陈宿面无表情,双指上淡淡灵光闪过,刹那间,一把捏住袭来的刀刃,紧接着轻轻一捏,咔嚓一声,盗匪手中的长刀便化为碎片!

  于是,在麻脸贼匪惊骇的目光下,一道碎片直接贯穿他的头颅,尸体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碎片在空中带出一篷篷鲜血!

  做完这些之后,陈宿右手再次一挥,体内的气脉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这些碎片内,化为一道道微光,朝着四周的黑风盗激射而去!

  “啊!”

  “不,快来救我!?……”

  “饶命啊,放过我吧,我愿做牛做马!!”

  “……”

  惨叫声不绝于耳,陈宿一经出手,那些黑风盗根本无从抵御,以往能抵挡万千刀剑的护甲,在携带灵力的碎片面前,好似纸糊一般!

  一戳即破!

  贼匪众人接二连三被斩杀,剩下之人抱头鼠窜,纷纷跪地求饶。

  面对贼匪的求饶,陈宿手中的动作未曾停止,满脸冷漠之色,说起来,不同于上次斩杀妖魔,这还是他第一次出手杀人,但奇怪的是,陈宿心中却并没有想象中的负罪感。

  有的,却是满腔怒火与杀机!

  望气术早已悄然施展开来,眼前这些贼匪,个个煞气惊人、冤魂缠身!

  很显然,他们手中都不知沾染多少无辜的鲜血,这些人个个皆有取死之道!

  “嗖!”

  一块灵光碎片划破长空,洞穿最后一名贼匪的心脏,陈宿不禁松了一口气,散去手中的元气,眼前悬浮的碎片纷纷散落在地,黯淡无光!

  “啧啧,我还是头一次这么大规模动用气脉灵力,威力果然不凡!”

  一眼望去,横尸遍野。

  陈宿心头一动,走到炎山倒下的地方。

  连木岩那样的练家子都当场殒命,可这位三当家被碎片打穿肺腑之后,竟然还吊着一口气,惨白的脸上,满脸怨毒之色。

  “苛......苛......!”

  “你……你死定了,大……大当家一定会……”

  说罢,双腿一瞪,气绝身亡。

  陈宿对一个死人的威胁不可置否,耸了耸肩,从炎山身上一顿搜刮,总算找到那副白色面具,一同发现的,还有一个装满白色石头的布袋!

  “咦!这些石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