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水浒:狗官,你还说你不会武功? > 第449章 性情中人顾大嫂,聪明伶俐铁叫子【
“平生不识刘海柱,纵称好汉也耻辱!”

顾大嫂激动得握住刘高的手:

“原来大官人便是小玄德刘海柱!

“失礼了,人都叫我母大虫顾大嫂!”

【顾大嫂好感度+100!】

【恭喜主人和顾大嫂成为“泛泛之交”!】

解珍解宝连忙也上前和刘高打招呼,同时刘高收到了系统提示:

【解珍好感度+10!】

【恭喜主人和解珍成为“点头之交”!】

【解宝好感度+10!】

【恭喜主人和解宝成为“点头之交”!】

“等一下!”

顾大嫂忽然想起来:

“我丈夫呢?”

解珍解宝一起指向门外。

顾大嫂连忙出去,一把将把风的孙新拉进来:

“傻站着干甚么,快来拜见小玄德!”

孙新得知了刘高的真实身份,纳头便拜:

“‘小尉迟’孙新拜见大官人!”

【孙新好感度+10!】

【恭喜主人和孙新成为“点头之交”!】

好家伙!

刘高也是醉了,一次性认识了四条好汉,结果只有顾大嫂好感度最高!

果然是性情中人!

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顾大嫂又把孙新推了出去:

“你出去把好了风,千万莫让外人进来!”

孙新一脸懵逼的拿着抹布又在门外了:

不是,我刚才……进去了吗?

包间里面,众人重新见礼过后,刘高问顾大嫂:

“你们商量好了么?”

“商量好了!”

顾大嫂很兴奋,因为这个妙计是她一手策划的:

“我假作给关胜哥哥送饭!

“关胜哥哥有万夫不当之勇,我只需撬开他的手铐,给他把刀,登州城谁拦得住他?

“我丈夫再同我两个兄弟一起打将进来,里应外合,杀出死囚牢……

“大官人你看此计如何?”

你好粗鲁!

原著之中孙新就是这么说顾大嫂的,刘高觉得他说得对。

刘高沉吟了两秒:

“此计可行,不过我还有一个不成熟的建议,巴拉巴拉……”

……

登州大牢。

一个小牢子凑到了关胜的单间牢房旁边,趁着左右无人,压低声音道:

“小人拜见关将军!”

关胜虽然已经身陷囹圄,还保持着老关家的风度,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眯着丹凤眼,拤着大胡子。

仿佛在深谋远虑,又仿佛在每日三省……

听到小牢子的话,关胜眯着丹凤眼,拿眼角余光瞟了一眼那小牢子:

“你是何人?”

“小人乐和,江湖上都唤我作‘铁叫子’!”

小牢子并没有因为关胜的态度感到被轻视,反倒觉得这就是正版:

这就是关家祖传的礼仪!

“关将军,小人对关将军仰慕已久,只恨无缘相见!”

其实乐和也说不清自己仰慕的到底是关羽还是关胜。

但是乐和是個讲义气的人。

让他眼睁睁看着武圣关羽的嫡派子孙身陷囹圄,不日将押往东京处斩……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

所以乐和犹豫再三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拜过了关胜,又说:

“小人有心要救关将军,只是单丝不成线,孤掌岂能鸣?

“小人愿为关将军去报信,登云山也好,梁山泊也罢!

“关将军只需给小人一个信物!

“小人今日轮值之后便去跟节级请假为关将军走一趟!”

叮!

关胜掀起了眼皮子!

狭长的丹凤眼中泄出锋利的目光,宛如刀锋乍现!

“嘶!”

乐和都被他锋利的目光刺了一下,仿佛心肝脾肺肾都被关胜看穿了!

关胜双手在身上摸了半天,一根毛都没摸出来。

他浑身上下里里外外早就被小牢子们摸过不知多少遍了。

无可奈何之下,关胜只好告诉乐和:

“你去登云山,告诉闻参谋。

“就说‘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究不凋零’。

“他自然就知道你是为我送信了。”

说到这里关胜沉吟了两秒,又补充了一句:

“有劳你了,义士!”

义士!

关圣人后人都叫我义士!

乐和顿时感觉得到了莫大的鼓舞,默默记下了这首诗。

这首诗是关羽在曹操麾下时写给刘备的,表达了他“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情操。

“关将军等我的消息罢!”

乐和又向关胜拱了拱手,转身去找节级包吉请了假,就出了登州大牢。

走不两步,乐和忽然听得有人在吹箫。

箫声古朴沧桑,又触人心弦。

一般人也就是觉得好听,乐和不一样。

乐和是个聪明伶俐的人,诸般乐品尽皆晓得,学着便会。

有诗为证:

玲珑心地衣冠整,俊俏肝肠语话清。

能唱人称铁叫子,乐和聪慧是天生。

整部《水浒传》里边儿除了燕青也就是乐和了。

乐和当时就听出这箫声隐藏了深意。

情不自禁的乐和循声走去。

原来路边停了一辆马车,窗帘子挂了起来,从窗口望进去,有一个白面书生正在沉浸式的吹箫。

箫声中有雄心壮志,有铁马金戈,有兄弟情深,有生死不渝!

乐和从未听过这一首曲子,不知不觉听得痴了。

忽地感觉有人抓住自己的手,乐和猛然惊醒。

这才发现曲声杳然,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马车旁。

白面书生正在看着自己微笑:

“这位兄弟,为何在我马车旁泪流满面?”

“失礼失礼!”

乐和慌忙赔罪,又忍不住问:

“大官人,敢问这首曲子是何人所作?

“可有名字?”

“便是不才。

“这首曲子讲的是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故事。

“是不才为身陷囹圄的结义兄弟所作。”

刘高对乐和拱了拱手:

“曲名《这一拜》。”

“嘶!”

乐和短吸一口气:

“可有词否?”

“有。”

刘高就为乐和抄了出来:

“这一拜,春风得意遇知音,桃花也含笑映祭台。

“这一拜,报国安邦志慷慨,建功立业展雄才,展雄才……”

乐和是个聪明伶俐人,越听越不对劲。

左右看看四下无人,便凑近了白面书生小声问:

“不知大官人那身陷囹圄的结义兄弟,姓什么?”

刘高:“关羽的关。”

“嘶——”

乐和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冷气:

“敢问大官人如何称呼?”

刘高:“小可山东小玄德。”

“哎——呀!”

乐和慌忙纳头便拜:

“小人‘铁叫子’乐和,拜见大官人!”

【感谢二狗子没吃饭(1500+500)、冰棍火了(200)、厨房加肥猫(100)等兄弟打赏,挨个抱抱,求月票推荐票!】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