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穿越小说 > 只想种田的我,被迫当皇帝 > 第015章 请求赐婚
  童年的回忆似乎充满着恐惧。

掏鸟窝,下池子里摸鱼,假扮两军对垒……

诸如种种被欺负,可谓举不胜数。

更憋屈的是被欺负,担心被人笑话,都不敢说出实情。

自此,年幼的皇子心中至今有阴影。

黑炭小丫头欺负年幼皇子的故事,随着大渝落败而告终。

偶然间,李浔听闻黑丑是灾厄星化身,瞬间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一直被欺负,全是因为此。

再后来,前往北周为质,算是逃离了她的魔掌了吧。

只是不想十年,两人会以如此方式重逢。

一时之间,李浔尴尬不已。

见着李浔不说话,卫汐故意取笑道:“怎么,还记仇了?”

对此,李浔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勉强挤出笑脸。

只这笑比哭都难看。

倒也是,满身血污谁还能笑得出来了?

“你不该回来的!”见此,卫汐叹气一声道。

“不该回来?”李浔声音一沉,“我不回来,今天黄山河就不会死是吧?”

李浔护卫身亡的事情,刚刚天叔已经跟她说过。

对于生离死别,卫汐有过亲身经历,也见过太多。

有时面对这种事情,或许所虑会更深远吧。

且看李浔回来这几天,做下的那件事情不令人吃惊。

南书房求死证清白,武兴殿力挫北周皇子,月上梢作诗嘲讽,其风头远超二皇子李砄。

有人希望他回来吗?

没人希望他回来,甚至希望他永远不要回来。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人不想有个似锦前程。

大渝迟迟不立太子,朝臣会不赌吗?

试问一下,历朝历代有几人能阻止结党营私?

李砄几人在朝堂上经营数年,势力可谓根深蒂固。

他们不想去当那质子,底下人的也更不愿。

毕竟这关乎自己的前程,谁愿意因为李浔的回来而毁掉。

就说今晚刺杀一事,或许不是几位皇子亲自指使,但保不住底下人会帮他做决定。

怀疑是其中一人做的又如何,没有证据事情谁敢胡乱叫舌根?

等待风波一过,依旧是风和日丽。

卫汐说李浔不应该回来,想来还是有些道理的。

只不过此事是他能够做决定的吗?

“卫汐,你以为北周的目的只是交换质子这么简单吗?”李浔摇头道。

卫汐轻轻一笑:“北周想要试探我大渝底线,为即将开战做准备。”

闻言,李浔为之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卫汐竟能一眼看穿。

可转念一想,好像也很正常,毕竟她的父亲可是战神卫禹城。

不过一想到自己被当成一枚棋子,心中就是无限惆怅。

“所以,我根本没得选。”李浔无奈道。

“力挫北周九皇子,京城竞相传颂,你不是没有机会。”卫汐道。

卫汐所谓机会,自然争夺太子的机会。

如今已然有了些许美名,只要假以时日,不是没有跟其他三位皇子争夺的机会。

然而,李浔真是没有那个心思。

于是连忙摇头。

“争来争去有什么意思,最后不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人生一趟殊为不易,为何不逍遥自在快活?”

那日李浔在朝堂上的话语,卫汐自也听到过一些。

自古以来藩王作乱,当真还少吗?

大渝立朝以来,就未有封王就藩先例,当今圣上会答应吗?

想法挺好,不过貌似选了最难的一条路。

“你觉得陛下会答应吗?”卫汐笑问道。

对此,李浔倒也不正面回答,只道:“山人自有妙计!”

不想卫汐讥笑一声,反问道:“难道你还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打算赐婚吗?”

说到即将赐婚,还是从长乐郡主口中说出,李浔又是一阵尴尬不已。

原本想法,趁着圣旨未下,必须要悔婚。

可现在,美得不像话,还悔吗?

当然,心里阴影仍在。

至于皇帝为何要赐婚,李浔自然也能想明白。

“你说一个落败将军之后,一个不受宠皇子,用意还不够明显吗?”

“既是对卫家的歉意,也是决定皇子命运的安排。”

不过有一句话李浔未说,当那晚李无畏决定赐婚,就已经替他决定了未来。

如今朝堂上卫禹城仍然旧将不少,倘若给了李浔争夺太子之位的机会,联姻之后保不准那些旧将就会支持李浔。

李浔是李无畏心中最钟意的人选吗?

绝对不是!

因此,一开始李无畏就将这种可能扼杀在了摇篮中。

听到李浔的回答,卫汐面露意外之色:“你果然跟传闻中的不一样。”

“传闻当不了真。”李浔笑道。

“既然传闻不当真,那过去所见所闻也不当真。”

说到这里,卫汐停下话语,双眼直盯着李浔,看得他好是一阵疑惑不已。

结果不等他开口疑问,立马又接着说了下去。

“所以,你会答应赐婚,对吗?”

啊!

李浔失声惊叫。

什么奇葩脑回路。

卫汐回房的路上,霜序兴许是听到了她和李浔的对话,忍不住问了一个问题。

郡主,你当真要嫁睿郡王?

赐婚一事宫中传言圣意如此,只是未见降下旨意。

以圣上的行事风格来言,可说此事板上钉钉了。

对于此事,卫汐也曾问过自己,圣意不敢违逆,可认命吗?

今晚见过李浔过后,霜序再问及此,她有了答案。

她嫁!

至于为何嫁没说,总归是有自己的想法吧。

翌日。

一早李浔就将黄山河的棺木带回了上阳苑。

只是稍作安排,便立马进宫见驾。

昨夜,李浔遇刺的消息传进宫时,熬夜的李无畏刚刚睡下。

值夜太监不敢将其叫醒,直到今早方才汇报。

李无畏当即震怒。

当场下令将值夜太监棒杀不说,总管太监童悦也因此受到了责罚。

此刻见着李浔完好,心中多少还是有点庆幸的。

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儿子。

心疼的连忙上前,欲将其扶了起来。

“浔儿,起来说话。”

然,李浔并不起身,声带颤音道,

“父皇,刺客敢于刺杀孩儿,可谓藐视皇权,挑衅父皇。”

“还请父皇为孩儿做主。”

言毕,一头磕在坚硬的地面。

李无畏怒意本就未消,此时听到李浔之言,心头又是怒焰狂涛。

挑战皇权,刺杀皇子,当真要造反不成?

“浔儿你放心,此事父皇必定给你一个交代。”李无畏连忙安慰着道。

“父皇,儿臣只想做个安稳皇子,为何这一小小愿望,有人也不让我如愿?”李浔起身后继续哭诉道。

李浔这话虽为明说,但无不向李无畏传到着,有人绝对他造成了威胁,不得不使用强力手段铲除。

但是谁会如此没有脑子?

北周?

大渝皇子?

李浔出事,傻子都要怀疑他们,他们绝不至于笨到如此地步吧。

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倘若跟他们没有关系,那会又是谁?

李无畏顿时也陷入了迷惑中。

总不能说有人反其道而行之吧?

真要是如此,这心机深沉的可怕啊。

“浔儿,你过去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李无畏问道。

对于李浔的了解,大多都是来自定期的密报,有此一问倒也很正常。

然而李浔连忙摇头,很是肯定的道:

“孩儿体弱,平常除了看书写字,基本不出门,断然不会得罪什么人。”

得到李浔极为肯定回复,李无畏顿时也没了头绪。

敢于京城中刺杀皇子,必定会做得天衣无缝,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因此,想要查出到底是何人所谓,难度绝对不小。

想到此处,李无畏只得安慰道,

“浔儿,此事朕已经安排下去,相信不日自会有结果。”

不日就会有结果,李浔自然也是不相信的。

当真对方容易就让你逮着把柄,那如何还敢做出刺杀皇子一事来?

因此,结果并不重要了。

他需要的只是搅动京城局面,让李无畏对其他三人生出嫌隙来。

如此就算目的达到。

“孩儿谢过父皇!”李浔叩谢道。

李无畏点头,而后询问起昨夜之事。

“听说昨晚是长乐郡主府上救的你?”

“正是长……”

李浔一句话将起头,响起的唱诺声将其打断。

“长乐郡主求见!”

真是说长乐郡主,长乐郡主就到。

李无畏和李浔双双错愕。

卫汐除了当年赐封郡主进宫谢恩外,基本从不踏入皇宫半步,今日倒是让李无畏有些诧异。

李无畏顿了下道:“宣!”

李浔则是心想,卫汐进宫面圣,怕是有其他事情,于是立马问道:“父皇,孩儿要不要回避一下?”

没想到李无畏却开口问道,

“昨夜见过长乐郡主了?”

李浔并不隐瞒,如实回答。

得到李浔肯定的答复,李无畏立马又道,

“既见过,那就留下吧。”

李浔点头,侧身站在了一旁。

不几时,卫汐款款而来,当头拜下:“臣女卫汐叩见皇帝陛下!”

“免礼!”

李无畏示意平身。

又一个没想到,卫汐跟李浔方才如出一撤,并未立马起身。

呵!

倒是奇了,两人今天行为都一模一样。

想到此,李无畏不禁眉头微皱,神情也不由自主的沉了些许。

“不知道长乐郡主进宫所谓何事?”

卫汐朗声道:“臣女卫汐,请求皇帝陛下赐婚于七皇子睿郡王殿下。”

请求赐婚李浔?

李浔惊骇不已看向卫汐。

卫汐一脸诚恳,半点不似开玩笑。

同样李无畏也是如此。

赐婚之事是对李浔说过,也是准备不日要赐婚的。

然而不想,卫汐竟会主动请求赐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