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 第1318章 预告函解密


  看着发呆的两人回过神后,注视自己那惊为天人的眼神,唐泽依旧神色如常。

  这样的眼神他已经习惯了,更何况这次还是他刻意为之营造出来的局面。

  没错,他之所以用分析的方式剧透一波剧情,就是为了营造两人心中“名侦探”的形象,增加两人的可信度。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身在国外他们又是初次见面,如果不能够获取他们的信任的话,后续唐泽想要他们配合行动,那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毕竟他说的那些话可都是事实,犯人也确确实实的盯上了阿波罗身边的人。

  更准备的说,对方复仇的目标的是草地女王米奈芭·格拉斯。

  像这样的名人,寻常人接近都没办法接近,更别提让对方听信于你了。

  要是在霓虹,以唐泽的名望和实力,任谁也得仔细思量他的话,但在这边却没多少说服力。

  所以取得这两位的信任,反而至关重要了。

  而想要让两人听信于他,那就要展现能力,而且展现一点还不够,要让他们惊为天人,这样才能够让他们快速的交出信任。

  “如果不是我切身经历,我一定以为这是在做梦。”

  下了车后,阿雷斯看着警视厅内大人带着小孩的人潮,不可思议道:“唐泽先生,你实在太厉害了,简直就像是福尔摩斯一样。”

  而一旁的阿波罗虽然没有说话,但那不自觉的点头和崇拜的眼神,也已经说了一切。

  “只是基于情报的分析判断罢了。”

  唐泽笑了笑道:“好歹我也是现役刑事,这些只是我工作的基本环节罢了。

  好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去验证情报,看看其他见过犯人孩子都是怎么说的吧。”

  “恩。”

  两人听到唐泽的话后也是连连点头,显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以唐泽为首了。

  因为他们也带了小孩子,再加上还有犯人寄给他们的预告信,所以苏格兰场的刑事并没有过多阻拦就放了他们进入。

  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去找刑事备案,而是去和旁边同样排队的报案人搭起话来。

  因为都是“同病相怜”,所以唐泽等人很快便和旁边一位带着女儿的父亲搭上了话,并很快因共同的话题而熟络起来。

  而很快阿波罗便询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诶?那个犯人有这么说吗?”

  听到阿波罗的问话,小女孩满脸疑惑的挠着头道。

  “安妮,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够忘记呢?”

  听到自己女儿的话,男人有些无可奈何的朝着唐泽两人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我女儿她还小又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估计吓坏了,让你们见笑了。”

  “不,或许是您女儿真的没有听到犯人说这句话。”唐泽笑了笑搓着阿波罗的头道:“或许是这小子太过紧张听错了。

  至于真相如何,我们还是交给苏格兰场的刑事们就好了。”

  “哈哈,是啊,专业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做。”男人闻言豪爽一笑。

  “前面做笔录的人不多了,您先带着女儿过去吧。”唐泽看消息打听完了,便果断结束了话题,开口支开对方。

  而对方也没有什么疑惑的地方,闻言笑着和三人告别。

  “这下就可以确认了,那家伙真的只对我一个人说过这句话!”

  因为是大庭广众之下,阿波罗还很有警惕的意识的用霓虹语朝着唐泽说话。

  “先别急,多问几个人再说。”

  唐泽用英文回了一句不太敏感的话,同时也是说给阿雷斯听的。

  对方也聪明,自然也猜到阿波罗之前说的话可能有些敏感,所以根本没有出声询问,而是点了点头道:“我去那边找人问问。”

  “那我和唐泽刑事去另一边!”阿波罗自告奋勇说道。

  三人分头行动效率倒是更快了些,阿波罗是个孩子本就容易从同龄人那里问出消息,而阿雷斯则是直接找对方的家长确认这件事。

  反倒是唐泽清闲了下来,只是看顾这阿波罗的安全而已。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谁让他是一个外国人的面貌呢,即便身处此地的是在苏格兰场,但贸然上去搭话对方肯定也会有所防备。

  这也是为什么唐泽照看阿波罗,而非专业的阿雷斯去问话的原因。

  两人的问话很顺利,没过多久两人便走了回来。

  唐泽带着两人走向门口,因为很多都报完案后离开,所以三人夹在其中也并不显眼。

  等到一上车,阿波罗看环境安全了,便忍不住开口道:“我刚刚问了几个同龄的孩子,他们都说没有听到嫌疑人说这句话。”

  “我也是,问过几个都表示没有这方面的印象。”

  阿雷斯脸色更显凝重:“也就是说,如果阿波罗没有记错,那犯人或许真的是冲着他和身边人来的了。”

  “我肯定没有记错!”阿波罗闻言神色焦急道:“现在怎么办,我们要告诉苏格兰场的刑事吗?”

  “最好不要。”

  唐泽摇了摇头道:“虽然以你姐姐的名声,苏格兰场肯定会派人保护你们。

  但在这种敌暗我明的情况下,闹得沸沸扬扬也会让犯人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对方或许会采取更加激进的态度,去对方你们。”

  “那我们要怎么做?”阿雷斯闻言焦急道:“我们也不知道犯人他会什么时候下手!”

  “犯人今天下午才发预告函,肯定不会是今天。”

  唐泽开口道:“而预告信明显有着各种提示,解开这个恐怕就能够知道时间和地点了。”

  “那唐泽先生你解开这个暗号了吗?”阿波罗面带期待的看向唐泽,希望能够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并没有,但暗号也未必要解开才能知道犯罪预感的时间。”

  唐泽笑了笑道:“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要透过事情的表面去看本质。

  我们现在已经基本印证了犯人是冲着你来的,那么你最近这两天原本的计划行程是什么?”

  “啊!对哦!”

  阿波罗闻言恍然醒悟道:“我只需要看一下我后续的行程,那不就知道犯人的目标了吗?

  毕竟他原本的计划就是要当着我的面犯罪!”

  “明天就是周六了,你原本是要看你姐姐比赛的吧?”阿雷斯闻言面色一变:“难道犯人要对米奈芭下手吗!?”

  “姐姐有危险!?”阿波罗脸色煞白道:“要赶快告诉姐姐这件事才行!”

  “不,是你们都有同等的危险。”

  唐泽摇了摇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弄清楚犯人的身份,以此来推断对方的犯罪手法。

  不过我推测,无外乎就是两种,枪击和炸弹。

  而如果犯罪地是在温布登球场这样人员密集的地方,那炸弹的概率更大一些。”

  “炸弹...”

  听到唐泽的话,旁边的两人惊骇万分,甚至带着慌张:“那这种情况,我们不报警...”

  “别急,苏格兰场的刑事也不会坐以待毙的。”

  唐泽笑了笑道:“我想现在的他们正在收集孩子们口中,犯人的体貌特征,或许很快就能有进展了。

  之后的情况,我还需要更多的情报去判断,现在更重要的是解开这个暗号。

  说到底,我的这一切也只是推测,还是要有证据来佐证我的推理是正确的才行。”

  说到这,唐泽打开车门看向两人道:“我已经确认过想确认的情报了,现在后续就是破解暗号寻找证据。”

  拿出来手机看向阿波罗道:“我们交换一下电话,之后就在这里分开吧。”

  “啊...好的...”阿波罗虽然听到唐泽要离去很是不舍,但也知道对方是要去办正事,所以没有办法阻拦。

  但对方之前的一系列表现,已经让他产生了安全感,所以在对方要离去的时候,自然而然本能的产生了不舍。

  这也难怪,毕竟他们都没遇到这种事情,身边一出现可靠的专业人士,自然会下意识的去依赖。

  更别说阿波罗还是个小孩子了,会有这样的情绪很是正常。

  不过对方也知道事情的轻急缓重,只是期待的看着唐泽道:“要是有消息的话,要记得立刻联系我啊...”

  “放心吧,如果犯人的目的和我的推测一样的话,你不用说我也会主动找上你们的。”

  唐泽下车后笑着说道:“那就回见了。”

  “恩!”阿波罗点了点头,唐泽将车门关闭后和司机阿雷斯点了点头,对方发动汽车后开车离去。

  而看着远去的车辆,唐泽将手中的预告片拿了出来。

  「轰鸣的钟声,将我从睡梦中唤醒

  我是一位住在城堡中的长鼻魔法师

  用冰冷如尸的白煮蛋填报肚子

  最后一口吞掉腌黄瓜就满足

  别忘了事先订好蛋糕来庆祝

  再次响起的钟声引起心中的憎恶

  用双剑穿透白色脊背了结一切」

  单纯的推理的话,可以将这暗号上的信息解释成在城堡之类的建筑旁边,有两间钟表店,在混杂着食品店、蛋糕店还有贩卖刀剑的店铺周围,会发生杀人案件。

  但暗号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犯人的每一句暗号实际上都代表着一个建筑物。

  比如“冰冷如尸的白煮蛋”指的就是伦敦塔桥旁边的市政厅。

  而在市政厅的四周,则散落着犯人扔下绣着“Mazarin Stone”名字的恐怖娃娃。

  这其实指的是福尔摩斯中的“王冠宝石案”,也是犯人为什么给孩子们留言说去找福尔摩斯的原因。

  因为在预告函的各个地点,犯人都留下了和福尔摩斯案件相关的提示。

  而将娃娃头拔出来,脖子的部分则印着“T”的字母。

  至于“腌黄瓜”,则是伦敦名为Gherkin(小黄瓜大楼),在附近则被犯人扔了很多带着刻痕的笔,上面写着的是福尔摩斯中“跳舞的人偶”这个案件。

  而将两边的笔帽拼在一起,则能够得到“N”字母。

  至于开头的钟声指的是“大本钟”,犯人在下水道写下了“恐怖谷”,绑着绳子扔到河里的小井盖上则刻着“A”。

  之后则是Sainnt bride蛋糕教堂,那附近的粉色纸上则写着“波西米亚丑闻”。

  那是艾琳·艾德勒登场的案件,而将被密封袋装好的粉色信纸倒上水,就会显现“S”的字母。

  除此之外“长鼻魔法师”指的是伦敦的大象城堡,在那附近则有犯人雇佣的男人。

  对方手上的手提箱上写的是“新郎失踪时间”,将对方裤子卷到膝盖部分后,内侧则写着字母“U”。

  至于最后那句“双剑穿透白色脊背”则是印在白色名牌餐具地步的双剑商业标志。

  前往那家专卖店后,就会发现每天都会有人往店面的招牌上挂奇怪的装饰品。

  就是有着各种颜色丝线绑着的铃铛,而铃铛上则带着字母。

  而这个则寓意着福尔摩斯问世的第一部小说“血字的研究”,只需要找到红色的丝线就能够找到线索了。

  而这个红线上的铃铛,则是字母“R”。

  至此,所有和福尔摩斯有关的谜团便全部解开了。

  这个犯人布置的所有暗号地点实际上不难找到,但难的是怎么在这些标志建筑中,找到他留下的字母。

  如果不是熟知福尔摩斯的各个案件和福尔摩斯的台词,实际上很难能够找到线索。

  就比如最后这个,就是依据福尔摩斯曾说过的那句“在名为人生的无色线团中,混杂着名为凶杀案的血红色红线。

  我们工作就是解开密谈,分离出红线,让它毫无保留的展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如果不是对福尔摩斯熟识,恐怕就算找到了地方都找不到线索。

  唐泽前世就是推理迷,福尔摩斯自然也是耳熟能详的,自然对于柯南这个主线中以福尔摩斯故事为犯罪的安静印象深刻了。

  而这个暗号组合起来就是“SATURN”代表着土星,土曜日。

  这指的就是犯罪时间是在周六。

  之所以霓虹常用的土曜日能用来破解嘤国的暗号,是因为“SATURN”这个词源自于罗马神话中的农耕之神,所以才能够通用。

  而至此,暗号实际上也直接开了时间的部分,还有重要的地点需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去解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