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从死人堆爬出来的千古一帝 > 第四百一十一章:信号
  经过两日时间的清理。
  整个历城县城门口处已经焕然一新。
  当然,对于徐阳而言。
  真正焕然一新的不仅仅只是历城县的城门口。
  两日的时间,黑衣卫副千卫何志雄率五百黑衣卫清理了城内大大小小的细作据点三十余个。
  除此之外,更是趁着清理细作据点的间隙,清理了历城县大大小小的帮派十余个。
  也正因此举,飞虎军在历城县百姓心目中的地位更加的高涨了起来。
  现如今的历城县如果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显然是有些夸张的。
  但夜晚百姓外出游玩避暑的时间明显大大的增加了。
  卯时过半(后世早晨六点钟。)
  刚刚被生物钟唤醒的徐阳尚未来得及从床榻上爬起来。
  门外便传来一阵鸟儿不满的嘶鸣与翅膀胡乱煽动的声响。
  “主上, 海东青回来了。”
  尚未等徐阳出声询问,中军大帐外便传来了徐大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带它到外间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出来。”
  闻言,徐阳快速从床榻上爬了起来, 三下五除二的穿上一件宽大的衣衫便迈步走出了内间。
  海东青往日里一般都是在黄昏之后才会抵达。
  现如今天色刚蒙蒙亮便来,显然是济南城发生了什么大事。
  再联想到昨日陈亮的密信。
  由不得徐阳不郑重。
  “呵, 你这。”
  刚一走出内间,徐阳便愣了一下。
  那膀大腰圆的徐大,此时哪儿还有半分亲卫首领的气度与风范。
  头发凌乱的披散着,手臂上单薄的衣衫更是破碎的不成样子。
  那手臂上,更是有着道道鲜红的血迹。
  “唉。”
  徐大叹息一声,无奈的看向一旁那正朝着徐阳飞去的海东青。
  “现在天气炎热,快速寻军医包扎一下,莫要感染了伤口。”
  徐阳边吩咐边用力拍了拍海东青的脑袋,以做惩戒。
  “是。”
  徐大叹息一声快步离了中军大帐,也不知这海东青发的什么疯。
  往日里好好的,今日怎地就这般暴躁。
  “你呀你,今日是怎地了?往日里不是挺温顺的吗?”
  徐阳再度拍了拍海东青的小脑袋,随即从海东青腿部取下小竹筒。
  那海东青竟直接无视了徐阳的唠叨,见竹筒被取下,自顾自的飞到徐阳书桌旁。
  旁若无人的喝起徐阳昨日剩下的茶水来。
  随着小竹筒内纸条的缓缓展开。
  徐阳的面色亦是从平静到凝重,最后再度恢复了平静。
  “不怕你来, 就怕你不来!”
  徐阳喃喃自语两句,随即快速拉开中军大帐外的帘子。
  放清晨的光芒入内。
  瞬间中军大帐内亮堂了不少。
  随即迈步到行军沙盘中,双目如电般盯着沙盘细细看了起来。
  济南城武器装备不可谓不多。
  如此多的武器装备若是用作守城。
  纵使济南城内有内应, 飞虎军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拿下济南城。
  而现在则不然。
  刘天胜主动出城想要宾主异位,这对于徐阳而言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徐阳从一旁拿出三个小旗帜,分别摆放在三个位置。
  红色旗帜摆放在济南城的位置上,代表着刘天胜。
  黑色旗帜摆放在历城县的位置上,代表着飞虎军。
  蓝色旗帜摆放在历城县后一处空旷的平原地带,代表着正在护送粮草的赵铁柱四千兵马。
  “兵贵神速,刘天胜肯定不会拖延太多的时间,使我在历城县站稳脚跟。”
  “如此一来,战争势必会发生在五天之内。”
  “若是赵铁柱部正常行军最多三日便可抵达历城县。”
  想到这儿,徐阳微皱起了眉头,心中不断盘算着利弊。
  若是让赵铁柱部正常行军,双方合兵一处肯定对守城更加有利。
  但,徐阳潜意识里并不想将这场战争当做一场守城战来打。
  一来刘天胜武器装备实在是太充足了,若是真正当做守城来打。
  飞虎军纵使有着火炮的存在,依旧会处于下风。
  一旦陷入了持久战,最后吃亏的只能是飞虎军。
  二来,历城县城池并不高大, 周边无山无水, 完全处于易攻难守的尴尬地理位置。
  若是守城,飞虎军至少要兵分四处, 这无疑会给本就兵力堪忧的飞虎军再添负担。
  好大一会功夫。
  徐阳微皱的眉头才渐渐平复了下来。
  伸手在历城县不远处的位置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圈。
  心中渐渐已经有了主意。
  那便是飞虎军全部龟缩在历城县。
  摆出守城的架势,以此来吸引刘天胜派兵攻城。
  而赵铁柱部则放慢行军速度,在攻城进行到白热化之际,护送粮草抵达徐阳所画圆圈之地。
  以粮草为诱饵,迫使刘天胜分兵前去断飞虎军粮草。
  届时,以火炮为中心,骑步相结合的方式。
  配合赵铁柱部三千步卒,一千骑兵发动前后夹击。
  将首战彻底变成大决战!
  只要能够在恰当的时机摧毁敌军士气,这场战斗便已然结束了大半。
  “呼。”
  徐阳重重吐出一口浊气,凝视着沙盘的眼神逐渐变得愈发的坚定了起来。
  冒险吗?肯定冒险。
  但,战争不就是这般残酷?
  徐阳重重的拍了拍手,唤来了在门外值守的亲卫徐二。
  “传令!召集百户级别及以上将领于中军大帐议事。”
  “遵令。”
  徐二闻言不敢耽误直接朝着不远处的马圈跑去。
  反观其他亲卫,此刻默契自外搬来一个个长凳,摆放在中军大帐几把椅子之后。
  徐阳站在中军大帐外,静静的等待着亲卫们的布置。
  而此时,阳光才刚刚洒照在大地之上。
  不一会的功夫,原本极其宽敞的中军大帐内便被摆满了长凳。
  徐阳折返中军大帐,端坐在主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不一会的功夫,耿婵儿、岳婉宁二人并肩走进了中军大帐。
  见徐阳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二人也不声张,主动寻了自己的位置坐好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中军大帐内的人影也愈发的多了起来。
  但诡异的是,整个中军大帐内,除了轻微的脚步声外再无其他声响。
  “都到了?”
  徐阳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满满当当的中军大帐。
  “回主上,除黑衣卫副千卫何志雄以及四名百卫外,其余人全部到了。”
  不知何时包扎完毕的徐大朗声回答道。
  何志雄等人若是不出意外,此时应当还在历城县忙活清理帮派之事。
  大帮派剿灭了,那些小帮派自然也不能就此放过。
  “不用等他们了。”
  徐阳一锤定音,中军大帐内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徐阳的身上。
  “今日卯时,某收到来自济南城的密报。”
  “济南城不日便要举兵应战。”
  徐阳缓缓起身,将密报中的内容全部托盘而出。
  诡异的是,此番满堂将领竟没有一人面露恐惧。
  反而人人脸上挂着期待的神色。
  济南城六营兵马夜袭那一战,真真是打出了飞虎军的威严。
  打出了飞虎军的气势。
  更打出了飞虎军无与伦比的强大士气。
  徐阳轻笑一声缓缓迈步走到沙盘处。
  参照着沙盘将自己的作战大方向全盘托出。
  “诸位,可有意见?”
  话音落罢,徐阳平静的环顾四周。
  “无!”
  上百人齐声回应道,话语虽短,但气势却是丝毫不弱。
  “很好,不愧是我飞虎军的大好男儿。”
  “此番,首战即决战!”
  徐阳大手一挥,气势豪迈道。
  “首战既决战!”
  “首战既决战!”
  “首战既决战!”
  上百位军官齐刷刷的举起右手,面色潮红的放声呐喊。
  徐阳双手停放在虚空中,微微下压,瞬间满堂呐喊戛然而止。
  “诸位,细节决定成败,既然大的方向诸位没有意见。”
  “那么接下来便是各军伍在此战中的具体职责分布了。”
  徐阳话音刚落,无数双目光再度死死盯着徐阳。
  战争一起,有人会因战争而丧命,而有人则会因战争而绽放出自己的光彩进而升官发财。
  心知徐阳接下来的话语事关己身,何人能够不郑重。
  徐阳重新坐回主位。
  眼神缓缓扫过每一个将领的脸庞。
  见一个个眼含期待,心中不由得微微一笑。
  “前期我等需刘天胜前来攻城。”
  “而历城县又是众所周知的易攻难守。”
  “故,前期需要四位将领,坚守四道城门等待反攻的机会!”
  “何人愿意担此重任?”
  话音落罢,几乎是同一瞬间,凡领兵两千以上的将领无不起身。
  坚守城门固然危险,但危险越大回报便越大。
  “姜武阳。”
  “末将在!”
  本就站起身的姜武阳面上一喜快速拱手抱拳。
  “此战,着你部领兵两千,镇守东城门。”
  “末将遵令!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姜武阳激动的浑身上下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此战若能不死,飞黄腾达不远矣。
  “耿直。”
  “末将在!”
  闻得唤到自己的名字,耿直的脸庞瞬间红润了起来。
  “着你部率兵两千镇守南城门!”
  “末将遵令!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似乎不比姜武阳声音大一些便丢了自己面子一般。
  耿直的声音真真可谓是震耳欲聋。
  当耿直坐下的一瞬间,所有人的双眼都微微泛红起来。
  还有两个城门,两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徐阳的目光缓缓的在众人身上扫过。
  看似是在艰难抉择,实则是为了给众人更多的压力。
  越是容易得到的,反而越不珍惜。
  “赵小虎。”
  “末将在!”
  “着你领兵两千镇守西城门!”
  “末将遵令!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这一刻的赵小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仿佛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
  谁人不想独自领兵作战?更何况是最早一批追随徐阳的赵小虎。
  还有最后一个名额了。
  顷刻间未被叫到名字的将领面色更加的赤红了起来。
  粗重的呼吸声在中军大帐内此起彼伏起来。
  “蒋义高。”
  当最后一个名字缓缓从徐阳口中说出之后。
  那名叫蒋义高的将领瞬间张大了嘴巴,满脸激动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第一个姜武阳,原武略军副将,后为飞虎军校尉,无论是军功还是资历他都比不上。
  第二个耿直,本就是武略军的副将,论身份地位耿直更是他的顶头上司。
  第三个赵小虎,自徐阳拉起飞虎军军伍之前,便追随着徐阳,鞍前马后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他自然也比不了。
  但万万没想到,第四个名字居然是他的?
  “怎么?不愿意镇守北城门?”
  徐阳轻笑一声揶揄道。
  之所以选蒋义高并不仅仅是为了所谓的平衡,其本身的优秀军事才能也是徐阳看中的最重要的一部分。
  “愿意愿意!”
  蒋义高如同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点着点着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竟流出了眼泪。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此刻流泪过于难看。
  又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回应没有其他三人有气势。
  蒋义高飞快的抹了抹脸上的泪痕。
  用那略带沙哑的嗓音大吼道:“末将遵令!城在人在!城毁人亡!”
  蒋义高从军的年头并不比姜武阳等人短。
  相反,整个中军大帐内,蒋义高绝对是从军年头最多的那个人。
  真真是一个老资历将领。
  但奈何此人性子比较直,向来不会变通。
  若非如此,又岂会从军这么多年仅仅是一个小将领。
  而且这个小将领还是他在其他军伍被排挤的实在活不下去了。
  转投武略军后才获得的。
  “将军,您放心!只要末将一息尚存,绝不会让敌人踏过北城门半步!”
  仿佛深怕重复别人话语无法表达自己的内心,蒋义高面色血红的再度保证道。
  “我相信你。”
  徐阳简简单单的一句我相信,险些让蒋义高再度哭出声音来。
  “赵万石。”
  待蒋义高情绪稳定之后,徐阳看向一直默默站立的赵万石。
  “属下在。”
  赵万石快速出列。
  “都察院做好军功统计,确保不疏漏一人!”
  “除此之外,即日起黑衣卫全力配合四军整备守城器械,不得有误!”
  “属下遵令!”
  赵万石拱手行礼大声保证道。
  “万祝。”
  徐阳缓缓点了一个谁都没有预料的名字。
  只见人群中缓缓站出一身着常服的中年男子。
  “属下在。”
  此人赫然便是飞虎军军医队长万祝。
  自然,现如今军医队长这个职务已经取消。
  此时的万祝亦是一位百户长。
  “将所有金疮药全部分成小包,全部发放到士卒手中。”
  “人手若是不足,便去寻士卒亦或者百姓帮忙。”
  “无论如何都要确保人手至少一份金疮药!”
  徐阳看向万祝的眼神中带着毋容置疑的态度。
  “遵令!”
  万祝并未有任何推脱,拱手行礼道。
  军医的职责本就是救治士卒,现如今无非是将金疮药分成无数份。
  分发到士卒手中,由士卒自行进行处理罢了,只要能够帮助到士卒。
  累一些又能算得了什么。
  徐阳此举又何尝不是在给那些将领们释放一个信号。
  那便是,此战绝非他们所想象的那般简单。
  一个不慎,便会命丧黄泉。
  果不其然。
  军医百户万祝退下之后。
  满堂将领的面色再也不复先前那般轻松,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凝重。
  好在,这凝重中带着怎么都挥不去的斗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