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科幻小说 > 我做正道魁首的那些年 > 第四章(旧疾山往事,你真的放下了...)
第5章
青渊门虽然号称青渊仙境第一派,但其实人数最多的并非青渊门,而是另一派道台门,据称道台门祖师与萧莲同是化神后期的修士,甚至还有冲击炼虚期的可能。这些年一直不满道台门屈居第二,很想越青渊门取而代之,当然并不是这么容易的。
第一,自然是因萧莲这正道魁首在青渊门,等道台门祖师晋升炼虚期,许能一举夺去萧莲的正道魁首之位。
而第二,却是因青渊门镇守着一魔眼。
修仙界与魔界看似隔着千山万水,实则在某些玄妙的地方,二者界限不明,相互连通。修仙界会突然出现魔眼,魔界也偶尔会有修仙界的域界,而青渊仙境就有这么个魔眼,被青渊门镇压,听说其中还封印着一只上古魔。
这些关于青渊门的话,则都是裴无缺听若远说来的。若远和青山平日镇守玄青大殿,他话比较多。他跟青山说的最多的是吐槽道台门的那位化神师祖。“半点本事没有,还成天想取我们师祖代之,我们师祖理都不想理他……”
或者是“听说我们师祖养了只烈风兽,他便去捉了只烈火兽来养。真不知道是妒恨我们师祖,还是暗恋我们师祖!”
或者再有“听说前日在仙器阁定了一艘飞天星船,花了百万灵石,实在是铺张浪费,哪里像我们师祖如此朴实别致。”
裴无缺一直在思索,慢慢修炼恢复魔功已被证实不可取,裴无缺怕自己魔功还没恢复,就先被萧莲给折腾死了。
至于青云派圣物三圣莲,如今青云派都还未出现,他能去哪里寻找。现在唯一的方法是出奇制胜,用一些外力手段来冲击封印,看能不能将封印冲开一些裂缝。
而魔眼中魔气肆虐,就是一个极好的冲击之处。
眼下听沈庸说魔眼异动,那正是魔气最强的时候,裴无缺心里就有了一个计划,还要盘算着该如何实行。
所以他对萧莲说,愿意搬到山上去住。
萧莲很是满意,正好裴无缺的房间也清理出来了。他不贪慕玄青大殿的华丽,反而愿意同自己到艰苦的洞府去住,让萧莲觉得自己徒儿秉性还是好的,至少并不贪慕虚荣,倒还是跟她有几分像的。
萧莲对自己这个新徒儿就更满意了几分。
萧莲将他领上山,带着他到处看了看“……为了迎接你入住,师父特地叫人把洞府整修了一番,你看,师父住东边,你住西边。中间是会客堂,不过咱们这山上没什么人上来。在旁还有些厨房什么的,师父已经辟谷也不常用,你用想用也行。”
裴无缺面无表情,根本不关心这些,谁看到过魔头会烧饭?
萧莲却饶有兴致地领着他将玄青山介绍了个遍,玄青山自是极漂亮的山,萧莲的院落背靠一棵足有百丈高的大树,高耸入云,苍翠常青,其间住了不少灵鸟,往前是绵延苍林,又有清泉流于石涧。站在院中便能远眺不远处的青渊江。
萧莲见裴无缺疑惑的眼神在小院里扫来扫去,笑着说“我生性淡薄,专于修炼,所以没些养花养草的雅趣。”
当然,真正不养的原因不是萧莲不喜欢,而是她这个人养什么死什么,起初刚搬到玄青山,她还很兴奋地从各地宝地移来灵植栽种,但是她总是将植物养死,一来二去的,她就觉得自己还是放过那些灵植吧。
萧莲见裴无缺似乎有些累了,也没介绍太多,见金乌西沉,天色近黑。将裴无缺送回他的屋子休息,又叮嘱他“你有事叫师父就行。师父若听不到你就叫若远,你在这里喊,他在大殿也听得到。记着,后山你自己不要去。”
裴无缺难得回应她道“我知道了,你也先休息吧。”
萧莲听到徒儿回答,便也放心了。替他合上房门。
等到约莫萧莲已经休息了,此时床上的裴无缺,却睁开了眼睛。
一双黑瞳此刻已变成赤红,九转天魔功在他身体里运行。
他已经暗中询问好了魔眼的所在之处。谁也想不到,魔眼竟然就在玄青山后山的一座禁制之地中。只要他运行九转天魔功,便能成功隐藏住化神期神识的监测,前往魔眼。届时他跳入魔眼,以强大魔气来冲击封印,不怕封印不松动!
为此他还特意要求搬来玄青山,便是想着更好寻找魔眼。计划周密,想来是万无一失的。
裴无缺想着,便从床上爬起来,然后伸手准备开门。
门纹丝不动。
裴无缺一愣,再用力一推,还是不动。
门卡住了?
这时,裴无缺仔细一看,顿时一口老血。这萧莲竟不知为何,给他的房门下了禁制!
大晚上的,她给他房门下禁制干什么,怕他半夜跑了吗?她就没想过这么小一个孩子,若是要夜起怎么解决?
裴魔头的周密计划被卡在一道下了禁制的门面前,他能用九转天魔功瞒过萧莲的神识,可是打不开化神期修士的禁制。
他并不知道,此时正在另一头打坐休息的萧莲却想着,这玄青山其实养着不少灵物,她一向对玄青山的灵物们挺好的,从不让它们移居。但是晚上它们总喜欢四处游荡,虽这些灵物都性子温和,并不伤人。但万一徒儿出意外受了伤怎么办,她这么宝贵的徒儿是不能出事的。
于是萧莲便给他的门下了禁术,免得徒儿随意出来,并且在入睡前,还暗中赞赏自己想得真周到。
第二天一晨,萧莲一早起来,打开裴无缺的门问他“徒儿,昨晚睡得可还好?”
只见床上的裴无缺早就穿戴整齐,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裴无缺怎么可能睡得好,昨晚气了一宿,到今晨萧莲来给他打开门,天也亮了,去什么魔眼,洗洗睡吧。
看到萧莲神清气爽的样子,裴无缺按捺着不满,开口道“昨晚我的门开不了。”
萧莲点头,跟他解释“这山上时有灵物,你是凡人,我怕你晚上外出会受伤。”
裴无缺忍了忍,才缓缓道“可……人有三急,你也不能晚上把我关在屋子里吧。”
“这样啊。”萧莲凝神沉思,片刻后说,“你放心,我有办法。”
随后拿出一道灵符,似乎是往立刻吩咐了几句。随即一道灵符划过天际而去。
裴无缺好奇,她能有什么办法?
没一会儿,若远竟然来了,手里还拿着个小金桶,然后放在了裴无缺屋子的角落里,笑呵呵地同他说“师叔放心,您晚上就放心用,我一早会来帮你处理的。”
裴无缺一开始还没明白过来……等他回过神来,看着那个小金桶,再看看萧莲一副‘你看我真有办法吧’的神色,再看看若远一脸‘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的表情。
一股汹涌的怒意从裴魔头心中喷涌而出。裴魔头觉得自己从没受过这样的曲解。
他觉得自己想杀人,等不及恢复魔功了,就现在,把这俩货就地解决!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深怕自己太强的杀意从眼中渗出,让这两人看出来。缓缓地说“这……倒是不用的。”
萧莲则说“你放心用吧,你还是个孩子,没人会笑话你的。”
裴无缺……!!
萧莲则根本不多想,只觉得徒儿是凡人果然行事不方便,这引灵入体一事,真的得快快安排上才好。
所以萧莲从背后拿出了最后一本书,《仙生至宝我从不告诉别人的修炼秘籍。》
裴无缺看了额头一抽,每每萧莲拿出这种书,就代表着没好事发生。他更是戒备“你还要干什么!”
萧莲在他床边坐下“徒儿别怕,师父这次不会把你扔火坑,也不会喂你吃灵丹了。这本书上的法子,都是炼心的。”
“炼心?”
裴无缺重复了一遍,却不知为何,心中有种更不妙的预感。
萧莲微笑道“是的,炼心,磨炼你的意志,增强你的体魄。方能更好的引灵入体。书中都讲了,五灵根不能引灵入体,多半是意志不坚定所致。为了磨炼你的意志,为师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来看看吧。”
只见门外,若远拿出个巴掌大的鼎,在空中变大,落在院中,化成足有一人高,一丈宽的巨鼎。
萧莲继续说“从今日起,每日你去山下挑水五十桶倒入鼎中,若远会监督你。师父会在上面给你准备好饭菜,你放心去吧。”
裴无缺一看这巨鼎和旁边一副挂着两个玉桶的小扁担,觉得快要窒息了。
他已经忘记有多少年,他没受过这样的折磨了,挑水?你让一个毁天灭地的大魔头挑水?
裴无缺道“我拒绝。”
萧莲一听笑了,轻轻招手,一阵风吹起她青色的衣袂,一只灵鸟从那高如云中的树上飞下来,落在萧莲的肩头。“阿音,你跟着他,倘若他偷懒。你便用风扇他。”那鸟头顶长着一撮翠黄的羽毛,不过巴掌大,跟萧莲十分的亲热,闻言叽叽叫了两声。
裴无缺还是站着不动,萧莲忽然脸色一沉“还不快去!”
于是,在青渊门最高的玄青山上,出现了一幅这样的景象。
弯弯长长,一阶连着一阶,绵延无尽头的石阶上,走着一个黑色的小身影。一副竹扁担两头挂着两只小玉桶,玉桶里挑着大半桶水,他脚步蹒跚,双腿打颤,走得满头大汗。日头照在他伶仃的小身影上,照在他绝望的双眸上。
裴无缺现在,连什么毁不毁灭青渊门的都不知道了,他只觉得自己好累,石阶好漫长,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
他也不敢停下,每当他一停下,那只名叫阿音的鸟就会真的用扇他。
它也不扇他的脸,而是能像人一般,一阵风扇在他的屁股上,几次搞得他一阵踉跄,差点跌倒。嘴里还能发出严厉的叽叽催促声,非常的丢人。好几次青渊门的弟子经过了他,都啼笑皆非地赶紧往前走。
虎落平阳被鸟欺。
裴无缺再怎么也想不到,在他发誓覆灭天地,在他发誓让天下生灵涂炭的时候,有一天,他会落在一个小山门里,不仅想杀人杀不掉,就连一只鸟都敢欺负他。
已经数不清楚是多少趟了,裴魔头在下石阶的时候,觉得双腿都麻木得不是自己的了。
他抬起头看太阳的时候,都觉得有点重影了。
两个太阳、三个太阳。
“呵,我当是谁,这不是咱们裴师叔么。”一道声音突然出现。
裴无缺平视过去,就看到几个身着青色内门弟子服饰的人出现,大概是路过。为首的正是那天那个白净面皮,头戴玉冠,曾经出言嘲讽他的男弟子。如今萧莲不在身侧,这人便更加肆无忌惮了。
看着他挑着副玉桶,此人眉毛一挑冷笑“裴师叔怎么能干这种外门弟子才干的粗活呢,不是师祖的亲传弟子吗?”
有个人说“师兄你不知道,似乎是师祖让他挑的呢。”
一听是萧莲让他挑的,几人的目光又不一样了。这头戴玉冠的弟子,表情竟变得有些嫉妒“哼,你竟真能得到师祖如此亲传的指导。师祖让你挑水,必然有常人领会不到的深意。”
深意?狗屁深意?
裴无缺气笑了,萧莲根本就是不知道怎么教弟子,随便找了几本破烂书来当指导参考,然后就来折磨他。
他不想理这些人,赶紧走吧,这门派里每一个人、每一个事物都能气得他肝疼。
那玉冠弟子却拦住了他“站住,我说了你可以走了吗?”
裴无缺漠然地抬起头,淡淡地道“你想怎么样就直说。”
玉冠弟子轻呵一声,正要抬手往他肩上按去。谁知道裴无缺突然露出惊恐痛苦的表情,整个人突然被打飞出去,顿时飞出三丈远,落入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树林里。
跟着玉冠弟子的人都惊慌起来“师兄,你怎么能打裴师叔呢!”
玉冠弟子疑惑“我……”
另一个道“对啊,再怎么样,他也是咱们师叔嘛。师祖怪罪下来该怎么办啊!”
玉冠弟子委屈“我……”
还有人说“再不满说两句就好了,真把人打伤了该怎么交代!”
玉冠弟子终于忍不了了“我没有打他啊,我……我就是想按他肩膀而已!”
众人“师兄你别骗人了,谁不知道你早不满师祖收了个五灵根,刚才分明是你把他打出去的。”
一番喋喋不休,终于有一个人说“糟了,那好像是魔眼的方向,师叔到现在都还没过来,咱们赶紧过去看看啊!”
几人赶紧过去看,只见过了那片山林,竟是寸草不生的石头地,有个三丈长,深不见底的黑色洞穴,其间妖风阵阵,幽蓝色的闪电闪烁,洞口以玄武岩堆砌,粗长的铁链交错其上。有一蓝色太极形封印其上,而裴无缺,已经不见了人影。
有个弟子声音颤抖地说“师兄,你闯大祸了!”
玉冠弟子也自觉大祸临头,可仍然茫然“可我……我真的没有打他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