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科幻小说 > 我做正道魁首的那些年 > 第七章(你是正道败类。...)
第4章
萧莲抱着自己的新徒儿,御剑疾速飞过门派上空。
青渊十脉有一脉脉主,名唤殷白衣,是一位医修。举凡门派治伤、膏药皆出自他手。有活死人肉白骨之美誉。
青渊门十脉主中,唯有他与萧莲平辈相称,因也是化神期的修为,只是早年神秘受伤,如今只有当年实力的十分之一,算是半个废人了。
“白衣,快来看看我徒弟!”萧莲出现在了殷白衣的门口。
殷白衣是一面容俊美的男子,慢悠悠地从屋子里走出来,有气无力地道“怎么了,着急忙慌的。我正炼着丹药呢。”
萧莲已经把自己徒儿放在了石台上,他垂眸,扫了眼这眉眼精致到极点,昏迷不醒的孩童“你私生子吗?”
萧莲无言良久,她修的是天道,要练童子功,所以一直是十四五的少女模样“什么私生子,这是我新收的徒弟!”
殷白衣倒也听说她收了个徒弟,不过他人懒,也懒得去看。
只见这孩子昏迷不醒,身上全是灼伤的红痕,他顿了顿问“你究竟把他怎么了?”
萧莲叹道“还能是因为什么,他没法引灵入体,我就想办法,想到了门派的炼火渊……”
殷白衣倒吸冷气“——你把人家推下去了?”
他一直知道萧莲虽是正道魁首,说实话,一直专心修炼,太少理旁事,导致很多时候……脑子缺根筋。
这炼火渊里的火是从地心引出,寻常修士尚难以忍受,她竟然把自己的凡人徒弟推了下去?
萧莲看裴无缺伤得这么重,也有点后悔。
说实话,这事不能全怪她,她也是第一次给人家当师父,没有经验啊。师父鬼谷子养大她的时候,完全就是放养模式,怎么糙怎么来。没有经验可以用。她叹了口气说“当年,师父也曾把我推下炼火渊……”
殷白衣一边给裴无缺治病,一边无言“你能和鬼谷子学么,他养徒弟有多糙,养五个死三个的,你这唯一徒儿的性命还要不要了?”
萧莲不说话了,她的同门师兄姐们的确死得多,如今只剩她,当然还有另一个不提也罢。
殷白衣继续道“索性他体质极好,伤得不重。这膏药给他外敷几日,大概就好了。不过……”他扫了眼裴无缺全身,眉头轻轻一皱,“我看着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萧莲眉头轻轻一挑,难道,他还能从这孩子身上看出天机?
殷白衣这感知能力可以啊。她也不想泄露天机,只是道“凡人而已,能有什么不对的?”
殷白衣也并不想深究“罢了,我功力尽废,感觉错乱也是有的。”
萧莲听了,也是沉默。
其实当年殷白衣并非医修,而是修剑,一柄白霜剑专克邪魔,使得魔渊众魔惧怕。后来他用剑杀灭十大魔门,血染红白衣,杀得天地变色,再后来,他就被逐出了师门,修为尽失,卡在金丹期再也不能寸进。没有人知道为什么。知道的人也不想再提。
他一边收拾药箱一边对萧莲说“像鬼谷子那样养娃根本就不行,我这儿有几本养娃圣经,我找到了派人给你送过去。”
萧莲点头谢过,抱着徒儿要走,殷白衣突然叫住她“萧莲。”
萧莲回过头,院中一树梨花落花蔌蔌,落在了掩盖的门扉外。殷白衣站在花树下,花影将他英俊的眉眼遮挡,他问她“旧疾山往事,你真的放下了吗?”
萧莲怔了一下。尔后沉默,长睫微垂,只在淡白的雪腮上留下淡淡阴影。
梨花相映,柔光轻盈,这当今正道魁首,这般模样,竟是不禁让人看得心神微动。倘若她不是正道魁首,说不定会引来许多人的觊觎。但正因她是正道魁首,这种感觉更令人难忘。她轻轻说“我不想再提。”
殷白衣笑了起来“好吧,那就不提。”
他看着萧莲重新戴上面具离开,青色的身影远去,将抓着树干的手轻轻放开,已是将树干抓出一个深深的凹痕。
萧莲垂眸,在脑海中轻轻问玉简“你曾说过,天选之子可帮我一了夙愿,是真吗?”
玉简沉默了一下道“自然是真。”
萧莲道“那便好。”
玉简见萧莲反常的十分沉默,有些忍不住。它和萧莲呆的时间最长,其实也最了解她的性子,她是那种在外人面前显得很高冷,可一旦认定了你是自己人,便会话十分多的人。
它忍不住说“有时候我都想,你想收天选之子为徒,不是为了让他拯救苍生,是为了那件事。”
萧莲听了又笑“自然还是苍生第一,毕竟我是正道魁首,这责任感还是要有的。”
想到如今满身绷带的天选之子,玉简只能沉默,就这还责任感……
天选之子,摊着这么个师父,也实在是不容易。
裴无缺醒来时,看到的就是萧莲柔嫩的脸,微笑对他道“徒儿醒了?这……让你受了这么重的伤,实在是抱歉了,你谅解一下,师父也是第一次当师父,没经验也是有的。”
谅解?裴魔头面无表情,他的字典里就没有谅解二字。
之前胆敢把他搞成这样的人,要么长眠地下,要么化为劫灰,总之没一个好下场。
萧莲在他周身摸了摸,小孩肌肤很嫩,之前被火烧得到处都是红痕,炼火渊的火非凡火,只是伤不在表面,但深入肌理,也不是凡药能医的。看来只能用殷白衣的药慢慢疗伤,才能快些好起来。
随即萧莲拿出了一本书,裴无缺看到封皮写着《如何快速达到化神期》,嘴角抽动。
这都是些什么书,她能不能正经地拿本《修仙入门》来看看?
萧莲说道“炼火渊对你来说,可能是不太能承受,但师父今儿又看了一本书,其中有一味灵丹,能助人快速引灵入体,十分有用。师父今儿给你炼一炉,你吃吃看。”
若远这时候给裴无缺送早饭进来,闻言问“师祖,您是要助灵丹吗?咱们丹药房里似乎有的。”
萧莲摆手“助灵丹我已经给他用过了,对他这种资质实在是没用。这书中记载了一味猛药,我看可能有奇效。我现在就去炼丹,你好生看着他吃完早饭。”说完又轻喃着‘凡人不能辟谷’就是麻烦之类的话,飞出了大殿。
裴无缺听着又警惕了起来,这萧莲行事如此荒诞走板,指不定练出的丹药吃了便会毙命。
若远见他神经紧绷,笑着道“裴师叔不必害怕,师祖的炼丹术是远近闻名的,可是说是师祖最为擅长之术。众人求她一丹还难得呢。”
裴无缺便也不管,继续养伤用了三日,已经养好了伤,又暗中恢复了些许魔功。为了不让看守他的若远起疑,平日仍然装得一副伤势深重,不好动弹的样子。等日后他积攒了足够的魔力,便能灭了这些人离开。
裴无缺正在心里冷漠策划的时候,萧莲推门而入了。
她略带丝疲惫,手里拿着一个锦盒。
“徒儿快来,为师给你炼的丹药已经好了。”萧莲将锦盒打开,只见一颗清莹莹,散发着灵光的丹药映入眼帘,倒的确是极好的丹药。
裴无缺却顿时警惕了起来,这丹药中有一种他极不舒服的气息,似乎与他的体质是相冲的,他的体质经由改造,已是纯粹的天魔体,当然非大乘期是看不出来的。可眼下他没有魔功护体,若两相起用,他必定受重伤。
萧莲说“不要担心,为师这炼丹的手艺,认了第二,这青渊仙境就没人认第一。”
萧莲步步紧逼,裴无缺不断后退,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头,此时脸色微变,咬牙说“我……我其实已能引灵入体,这丹药就不必吃了吧!”
“你就别骗师父了,你要是能早引灵入体,我也高兴,眼下却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萧莲自然不信,劝他“徒儿别怕,良药苦口利于病,吃个丹药又不是什么难事,很快就过去了。”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固灵术禁锢了裴无缺的动作,然后把丹药快速塞进了他的嘴中。
裴无缺想吐出来,可是灵丹已经化作灵液,顺着他的喉咙流下。
青渊门的上空,一道青色剑影再度飞快划过。殷白衣的门前,又落下了抱着裴无缺的萧莲,十分焦急,“白衣,快出来看看!”
殷白衣正在院子里看书,闻言眉一挑。
又怎么了?
萧莲抱着裴无缺落下,只见怀中孩子浑身高热,颤动不止,肆虐的灵气在他身上纠缠,将他本来已经愈合的肌肤割出不少血痕。
殷白衣大惊“这又怎么了?”
萧莲有些不好意思“吃了我炼制的丹药……不知怎么的就这样了。”
殷白衣从房中拿出一瓶丹药给裴无缺服下,将他身上肆虐的灵气平息,又问萧莲“灵丹可还有?给我看看。”
萧莲交出剩余的一枚丹药,坚持说“我的丹药绝对没有问题。”
殷白衣检查了一下,萧莲的炼丹术他是知道的,绝不可能有什么问题。可是怎么会如此呢?他沉吟“许是他体质特殊,既然连助灵丹都无用,自然承受不了如此霸道的丹药灵力。我给他梳理灵力就好了。但在他没引灵入体前,你可别随便给他吃丹药了。”
萧莲也无奈,她如何知道他体质竟这么特殊。
她的丹药,谁吃了不说好。
带着再度被包扎得满身绑带的裴无缺返回玄青大殿,若远跟在她身边,好奇地问“师祖,小的不明白,为何您养育裴师叔如此努力?”
萧莲也想了个理由,叹了口气说“这不是为了三年一次的门派大比吗?听说几个山门都出了极厉害的弟子,咱们青渊门身为四大宗门之一,自然不能落了下乘。”
若远疑惑地看了眼裴无缺“可是……这、师叔这资质能行吗?”
再一次被虐待,又被怀疑的裴无缺气得肝疼,他甚至闪过一丝诡异的念头,想让他们马上拿本正道功法,他炼给他们看!
萧莲也有些忧愁,长长地叹了口气“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她觉得按照天选之子这个进度养下去,别说百年大乘了,百年金丹期都很悬。辛苦养大天选之子去拯救未来修仙界,倒不如她自己努力修炼,自己上算了。
萧莲已经飞近大殿,只见沈庸已经领着十多个半大的少年,在门外候着她了。
萧莲看了就一阵头疼。沈庸在外人面前,的确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青渊门掌门,但是在她面前,就宛如一个老妈子般喋喋不休,她看了就想躲。
沈庸看到之前还算康健的裴无缺缠得跟木乃伊似的,有些吃惊“师祖,这是怎么了?”
萧莲轻描淡写“没事,出了点小意外而已。”
此时裴无缺已经醒了,此时听到萧莲说一点小意外,气得话都不想说。
萧莲也有些愧疚,叫青山把裴无缺抱去塌上休息,才问沈庸“找我何事?”
沈庸露出笑容,让十多个少年上前“快给师祖行礼。”
十多个俊秀少年纷纷拱手“师祖安。”
沈庸介绍道“师祖,这都是各脉主,各修仙家族里选□□的少年,他们都是资质最好的天灵根。您看不如挑几个喜欢的收下为徒?”他顿了顿又加了句,“且样貌也是极出挑的。”
萧莲在大殿的玉座上坐下,用冷凝的目光扫了眼沈庸。
别的她理解,但这选弟子就选弟子,找什么容貌极为出挑的,沈庸这是想干什么,给她养面首吗?
她不明白各大脉主在想什么,师祖收了个弟子,除了容貌之外实在一无是处,那这代表着什么,这不正代表着师祖就是看脸选人吗,于是赶紧把各自家中长得好看的都搜罗了起来,给师祖这边送了过来。
萧莲淡淡道“阿白,你知道的,师祖一旦做了决定,什么时候更改过。无缺现就是我唯一的徒儿,我不会再收第二人为徒。行了,你带着这些人下去吧。”
沈庸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见无法改变她的意思,只能带着众少年离开。但最后那个生得俊秀,戴着玉冠的细皮嫩肉少年尤为不满足,区区一个捡来的废材,被师祖收为弟子,这青渊门中谁能服气?他暗中瞪了裴无缺一眼“哼,便宜你了!”
裴无缺冷笑,他们觉得他是过得什么好日子吗?看看他这满身的伤,他们是瞎的,看不到吗?他面无表情地道“现在。我与你交换,你敢吗?”
弟子听了脸色涨红,更是生气“你……你莫不是太张狂了?”
沈庸也叹气“裴师弟,你既然得了便宜,就不要再卖乖了吧。”
裴无缺觉得自己气得胸口疼,胸口杀气肆意。
不能这么下去了,裴无缺觉得再这么下去他会被气死在这个青渊门。他必须要恢复魔功。
他想到了一个恢复魔功的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