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科幻小说 > 我做正道魁首的那些年 > 第九章(我会永远为你义无反顾。...)
第9章
玄青山魔眼深处。
九头魔被无数的粗铁链绑缚在魔眼深处,每日忍受着地狱炼火的灼烧。
他经常吼来吼去的吓人,期待着萧莲觉得他太吵,然后把他放归魔渊。毕竟九头魔心里是很委屈的,不就是无意中闯入了青渊仙境么,萧莲那死妖婆至于这么对他,他也没吃几个人……
后来发现没啥用,萧莲压根就不理他,他安静如鸡了起来。偶尔晃着九个脑袋,实在是无聊透顶了,扳着指头数那天闯入青渊仙境究竟吃了多少个人,算来算去不大记得清了,但总归是不超过十个的。对,不就才十个人么,多大点事。
九头魔更坚定了自己无辜的想法,想再继续吼一吼,表达一下委屈。
但等到他勉强撑着身体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孩童从天而降,一双眼冷漠地看着他。
九头魔顿时吓得把吼叫咽了回去,跪地道“主人。”
不管修为如何,天将之成魔,万魔之主,所到之处众魔跪拜。
天魔体天生就能统治一切魔和魔修。
更何况眼前这个孩童,仿佛在惩仙台那场劫难后,更加恢复了些修为,虽然九头魔也不知道恢复了多少。
若魔渊那些老不死的知道他见到了天魔体,说不定会激动得跳起来,让他排除万难,不辞万死也要把他救回去——可是九头魔已经被天魔体收为奴仆。主人说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见过他。
奴契落印成结,他要是说出去,会受烈火烹心之苦。
九头魔也不想死,加之,他对一统魔域没啥兴趣,他唯一的兴趣是吃人。但现在这环境办不到。
他略带几分谄媚地问裴无缺“主人怎么会突然来?”
九头魔实在是寂寞,面对突然到来的主人很是热情。
裴无缺落在半空,自然地被魔气包围,不受地域炼火半点侵蚀。
他沉默了很久,又似乎想了很久,才说“我知道魔域的魔修,有一种用来压制魔体的黑晶丸,你既然来青渊仙境,可是带在身上了?”
九头魔道“带了,带了,萧莲那死妖婆……”被裴无缺再度冷冷看过来,九头魔立刻改口,“萧莲道君对我的东西不感兴趣,也没有收走。”
他粗粗的,长着尖锐指甲的长指一划,一个黑色的小瓶便出现在半空中,周身透着幽蓝的冷炎。
裴无缺伸手将药瓶握在手里。
九头魔好奇道“主人用这来做什么,您的天魔体,除魔类外正道是看不出的。”
裴无缺只淡淡道“我自有我的用处。”
九头魔想了一会儿,他也不蠢,突然问“主人,您该不会是想用来压制天魔体吧?”
黑晶丸一物,单颗服用是可以隐藏魔体,但若同时几十颗服下,则是压制之功效。
九头魔拼命摇头“不行!主人……天魔体太过特殊,固然可以暂时压制,可是当它反弹的时候,恐怕您也控制不住天魔体的魔性。您可千万要慎重啊!”
裴无缺垂睫。
浓密的睫毛将他眼底的情绪完全掩映住。
“你不必再说了。”裴无缺挥袖准备离去,离去前,又再度回头看他,“晚上不要乱叫,影响大家休息。”
九头魔被主人呵斥了,委委屈屈地缩成一团。
萧莲一早从入定醒来,就收到了不少传音灵符。
都是各大宗门师祖发来的,不止青渊仙境,还有些别的仙境的魁首,与她相熟的,都发来祝贺她收弟子之喜,并问她什么时候举行收徒大典,他们好派人送贺礼过来。
呵,肯定是苍青道君传遍了整个修仙界。
萧莲觉得这些人实在闲得慌。
如今三十六魔渊群魔割据,势力十分混乱,内斗严重,并不常出来作乱。故十八正道界很是清闲,化神修士们也比较八卦,遇到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讨论得津津乐道。
她是十八界化神修士中最为特殊的一个。她生活清苦,从不在意享受,别的师祖,往往出门是仆婢簇拥,徒弟遍布天下,就她不同。又因习的功法的缘故,生得又是永远那副少女的模样,旁人对她的事就更为津津乐道。
萧莲也不想如此,可她就是永远这个少女的面容,身高也是如此,站在沈庸这些人旁边实在娇小。唯独在徒儿面前,显得巍峨高大。希望徒儿未来不要长得太高,否则站在她旁边太奇怪了。
萧莲懒得回应,直接将传音灵符全部捏碎作罢。
想到徒儿,萧莲看了看日头。这快晌午了,他似乎还没有回来。
萧莲准备下山去寻一寻,毕竟徒儿中午还要给她带灵茶回来。
她沿着下山的阶梯慢慢走,但没过几步,就看到徒儿似乎蜷缩在不远处的台阶上,疼得脸色苍白,豆大的汗粒不停地掉下,似乎十分痛苦。给她带的灵茶已经散落了一地。
萧莲立刻上前将他扶起,发现他浑身经脉狂颤,却看不出别的迹象。问他“徒儿,你怎么了,何处不舒服?”
裴无缺虽至今都没有引灵入体,但已服用过许多灵丹,又被她以灵力塑体,与寻常凡人不同,一般的病痛根本无法侵蚀他。若出问题,便是大问题。
萧莲见他根本答不出来,也不再问他,当即将他抱起往回赶,同时一挥衣袖,一道传音灵符从她袖中激射而出,向天际飞去。
萧莲将裴无缺放在床上,方才已经给殷白衣传了话,没多久他就到了,拿着个药箱走进来“倒是奇了,你竟也会用传音灵符……”看到萧莲抱着裴无缺,而裴无缺已是半昏迷的样子,殷白衣疑惑,“这怎么了,你给他吃了何物?”
萧莲道“你别多话,赶紧看看吧。”
殷白衣给他检查。片刻后,他笑容收敛了。
萧莲寻常只见他笑眯眯的样子,突然不笑了,那就表示事情严重了,心里咯噔一声。“到底怎么了?”
殷白衣却直截了当地道“我不知道。”
萧莲同殷白衣上百年的交情,从他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就认识了。他这个人性子寡淡,除了她外,来往的人极少。便是与她,都不算亲近。可这人唯有一点是极拿得出手的,那便是医术。
他认了第二,青渊仙境无人认第一。
萧莲仔细回想,甚至觉得自己从未从他嘴中听到过‘不知道’三个字。“究竟怎么回事?”
殷白衣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
“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内腑正常,又没有受伤之处,也没有中毒的迹象。”殷白衣想了想说,“除非有什么毒药,是我都探查不出来的。可就你这破徒儿,谁至于给他下这种毒。许是之前受过那些伤的后遗症吧。”
萧莲只见孩子疼得厉害,实在担忧,懒得跟他计较。
正在此时,怀中裴无缺睁开了眼睛,他说话的语气倒还正常“师父……我无事。只是这些日子没休息好罢了。”
“没休息好是这般样子,当师父好糊弄?”萧莲没好气,知道他是安慰自己,更是心中担忧。
其实裴无缺并不好,他正经历断肠蚀骨的剧痛。
浑身都痛,宛如每一寸的骨头都被打碎。
裴无缺知道服用黑晶丸压制天魔体决不会好受,天魔体深入他骨髓,怎可能简单被封印。
所以早有预料,倒也能忍耐。
他都坚韧地不喊痛,萧莲也没有办法。只能用灵力给他舒缓,他看上去能好受一些。
本以为一、二天便能疼过去了,没想到裴无缺足足疼了十天。并且未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弱,反倒是愈来愈痛。
她仍然把孩子抱在怀里,用灵力给裴无缺梳理经络,见他脸色苍白得可怕,就说“师父给你继续讲故事吧,你听着故事,想必不会这么痛。”
裴无缺闭了闭眼,说“好。”
若平时徒弟不会回答得这么乖巧,其实是已经痛极了,所以没什么说话的力气了。
萧莲说“那你听着,今天师父给你讲个卖灵符的小女修的故事。”
“从前,有个日子过得很艰难的小女修,她门内里的人都对她不好,师父、师弟都虐待她,让她拿着灵符出去卖。可是大雪的天里,没有人买她的灵符。她饥寒交迫,便把灵符点燃了,向灵符许愿。”
“可是每一张灵符点燃了,许愿都只是幻境。她向这些幻境奔去时,幻境便消失了。”
萧莲说着,温柔地用手抚着孩子的头发,“当她最后快要绝望的时候,将手里一整把灵符都点燃了,在灵符的光中,一个温柔的修士从天而降,救了饥寒交迫的她,将她带了回去。两人一起回了天上的仙境,过上了快乐的生活。”
她并未注意到,在她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裴无缺睁开了眼睛。
纷乱的光中,倒映着她的面容。他将她的衣袖握得更紧。
他轻声说“灵符怎么会卖不出去,这个故事太假了……”他还没说完。突然眉头皱得更紧,像是强忍着什么,随即急促地咳嗽起来,大团血液被咳出来,晕染了被子。
萧莲随即发现,一直给他输送的灵力也完全输不进去了,叫了几声无缺,他却完全没反应,心中猛地一沉。赶紧让若白去喊殷白衣,这几日为了方便,就让他直接在洞府住下了。
殷白衣来时,只见裴无缺吐出大口大口的污血,便是丝毫血色也没有了。他给他服用了几粒丹药,可并未见丝毫好转,语气也凝重起来“当真没有办法,他没有引灵入体,用不了修士的丹药。可是这凡人的丹药对他已经没用了……”
萧莲深吸了口气,心中十分沉重。
从师门罹难到现在,她一个人孤独地在玄青山活了七十年。这是极其孤寂的七十年,她等了这么久,盼来了命定的徒儿。裴无缺初是有不好,可他是在越来越好的,会主动给她做事,挑水时顺便带些花草回来给她,替她煮灵茶,替她洒扫庭院,师徒二人越来越好。现在告诉她,她的徒儿可能会就此失去,她如何能接受。
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孩子,萧莲突然手掌一动,一团白色灵光浮现在她手中,那灵光中,若隐若现地是一条宛如游龙般白色的东西,不停地上下翻飞。
殷白衣见了此物,却是立刻脸色大变。根本顾不得自己已经半废的修为,一道灵力就打了过去。让萧莲的手一偏,那东西也就从她手中消失。“萧莲,你是不是疯了?”殷白衣不可置信,“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要给他植自己的灵根,那你怎么办,你还要往下修炼吗,你还要跨入炼虚期吗?”
萧莲侧目看殷白衣,苦笑着闭了下眼睛“白衣,你知道……其实我是早该死的人了。还入什么炼虚期,若能入早便入了。倒不如把这个机会留给我徒儿……”
若将她的灵根植给裴无缺,裴无缺便成了天灵根。萧莲的修为不会受影响,只是从此想再进一步,是绝无可能的。
殷白衣却严厉道“萧莲,你别发疯了!七十年前我不让你疯,现在更不可能!你清醒点!”
裴无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他的封印眼下到了最关键的阶段,浑身如火焚炼狱般的痛,可是他什么都听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情绪在他心中不停地翻滚,他伸出手,死死地抓住了萧莲的手腕“师父……别给我,我也不要!”
“师父没有关系。”萧莲安慰他,“我已经是化神修士,拿灵根来做什么。”
“我不要。”裴无缺只说这句话。
灵根对修士重要无比,萧莲就是诳他罢了。
萧莲看着孩子抓着他的手,终于是缓缓打消了念头。她长叹一声,最后想到一个办法“罢了!既然如此,只有一个办法,师父现在便给你使用醍醐灌顶之法。你感应天地,最后一次尝试引灵入体。若能成功,便能挺过去了。”
裴无缺已说不出话来,只能微微颔首。
萧莲道“白衣,你到外面护阵。”等殷白衣出去,她随即运起灵功,灵气在她手上浓稠宛如实质,自裴无缺天灵盖而下,醍醐灌顶。
裴无缺闭上眼,也与天魔体抵抗。
天魔体与黑晶丹的力量在他体内撕扯,剧烈地咆哮,将他身体内化成黑魔炼狱。
只是这些,旁人感觉不到。
撕碎的痛苦仿佛要将他破碎,但是那股护着他的蓝色灵力却是坚定地护着他的五脏六腑。
裴无缺最后咬牙定神,以无上心法,引导黑晶丹的力量去封印天魔体。
终于在撑了半个时辰后,天魔体缓缓退缩回去,勉强被压在一道幽蓝的封印下。在这道封印下游走,仿佛随时准备破体而出。
而与此同时,一道灵光突然照进裴无缺的身体中,宛如莲花层层绽放,光华万丈,将他五脏六腑都映得透明。
他引灵入体了。
天象甚至因此异动,在已经天黑的玄青山上空。突然盛放朵朵金莲,花开又败,却络绎不绝,将整个玄青山笼罩在幻境之中。
青渊仙境中众仙门都看到了这异象,不由都好奇。这异象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若是萧莲进炼虚期,动静自然会大许多,那定是要笼罩整个青渊仙境的。但若是别的,却也不算小,又该是什么?
此时裴无缺睁开了眼睛。
萧莲却因醍醐灌顶时,给他输送灵力过多,突然身体一软,倒在床沿。不过还记得对徒儿说“师父没事,就是灵力枯竭。你记得找殷白衣进来……”
她已经昏睡过去,方才引灵入体的场景并未看到。
裴无缺却在萧莲身前跪了下来,深深地看着她良久。他看到她的手,自己缓缓地贴了上去。他用一种十分轻,旁人都听不到的语调说“师父,我会永远为你义无反顾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