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科幻小说 > 我做正道魁首的那些年 > 第十一章(背后传来个清润微低的声音...)
第11章
云麓沼泽深处。
此处沼泽遍野,茂林丛生。
一头巨大的炎虎兽左右奔突,被一群少年修士围攻。
它不耐烦地怒吼,嘴中喷出大团红色火焰,树木触之成灰。此时密林已被烧得这少一块,那少一块,宛如斑秃。十多个白衣、蓝衣的少年少女已极是狼狈,漂亮规整的法衣破破烂烂。可面前的炎虎兽皮糙肉厚,却仅是受了些轻伤,似乎还有再战之力。
“段师叔,这炎虎兽也太难缠了!”一眉清目秀的蓝衣少年此刻衣袍被烧黑,肩膀也负了伤。犹犹豫豫地说,“不如我们退了吧,师祖也不会怪我们的……”
“退什么退!”一蓝衣少女长得十分漂亮,肌肤雪白,眉宇间带着些傲气,“你敢说退,我回去就禀师父,让你做外门弟子去!连头炎虎兽都拿不下,这样丢脸的事传出去,你也不用留在登仙阁了!”
少年委屈,不敢多言。
另一蓝衣少女长相温润,说话也客气许多“段师叔,这炎虎兽虽只是五阶,但已有堪比六阶的势力,咱们一时拿不下也实属正常,何必对江师侄说如此重话。”
蓝衣少女段雪澜却仍然不平“上次裴无缺一人便杀了两头五阶妖兽,人人都称颂他是年轻一辈第一人,凭什么我就要弱于他。”
她说到这里,也有人说,“倒是说了,裴师叔去何处了?”
“是啊。”人群中也有人说,“裴师叔若在,咱们也就不必这么狼狈了!”
段雪澜听到,眼中闪过一丝气恼。
炎虎兽却实在烦极了眼前这群叽叽喳喳的小人,突然仰天长吼一声,浑身都透出红色火焰,将方圆三丈都笼罩在火焰中。众少年赶紧祭出法宝抵抗,但修为低微的弟子仍然被烧伤。炎虎兽向段雪澜抓去,它那利爪足有三尺长,寒光凛冽,带着锋利红光。一爪便将段雪澜抓倒在地。
众弟子惊呼“不好,它发狂了!”
弟子们顿作鸟禽散,可那炎虎兽并不放过,仿佛也明白眼前这群不过纸糊的老虎。追上去就对着某弟子一个撕咬,它把人家半截身子吞下,立刻把泛着红光的眼睛对上了方才说话的江师弟。
正在江师弟瑟瑟发抖,要命丧虎口之时,一道白色剑光闪过,那炎虎兽被灼痛,猛地大退一步。
白色的修长身影突然出现。众人看去,只见是一白衣少年,他墨色长发束冠,长眉微扬,墨黑瞳色,下巴瘦削。模样出奇的俊美。
人群顿时惊喜道“裴师叔来了!”
裴无缺倒不说话,直接驱使灵剑再度杀向炎虎兽。一出手便招招致命,招招狠厉,丝毫不给炎虎兽反击之力,战斗技巧十分纯熟,根本不像个十几岁的少年。炎虎兽大概也明白自己遇上了狠角色,怒吼一声扑上去。
裴无缺却轻轻冷笑一声,左手掐决,灵力狂注灵剑中,挥剑砍下。浩大灵力波及开,炎虎兽在这剑招下,被迎头砍成两半。血和内脏洒了一地,有些头次出门历练的弟子见不得这场景,顿时一股恶心涌上心头。
裴无缺却并不在意这种血腥场景,收了剑飞上前,从这炎虎兽开成两瓣的脑壳中,找出一枚还沾着血的红莹莹的内丹,收入储物袋中。
随即回头,俊眉微凝,淡淡对他们道“下次遇到直接出手,不要说话。”
当然,这个批评并未影响众弟子对他的仰慕,弟子们围了上去“裴师叔,您总算回来了!”
女弟子们也看着他脸红心跳,只是有些不敢靠近。
可以说这个队伍里的女弟子都十分仰慕裴无缺。此番出来历练,听说青渊门裴无缺裴师叔也要参与,谁不是争先恐后的报名。他已成为年轻女修士的梦中情人,不仅长得帅,且修为高强,才十七岁就结了金丹。据说在此之前,青渊仙境结丹最早的是青渊门脉主殷白衣,十九岁结金丹,裴无缺成功地破了此项历史。
仰慕他的人这么多,但段雪澜绝不是其中一个!
看着裴无缺又占尽风头,把不少女弟子迷得神魂颠倒。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是苍青道君所收徒弟,从来都是被人追捧为天才。当她十五岁,就听说青渊门萧莲道君收了个五灵根做徒弟。谁知八年过去,裴无缺不仅引灵入体时惊动了天象,而且后面筑基、金丹,都是以打破记录的方式在进阶。还什么五灵根,天灵根都没有他这么快的。很快便成为了青渊仙境新生代最天才的弟子。
她与他差不多大,又同是门派师祖的亲传弟子,自然被拿来做比较,但回回都是她被比下去,这怎么甘心?
“裴无缺!”她饱含怒意的娇气声音响起,“你究竟去何处了?怎么视门派弟子危险于不顾?”
裴无缺终于看她一眼,道“一早便说了,我可单独行动。”
“你!”她天资佳样貌出色,一向都是被男修士捧着,极少遇到裴无缺这样根本不将她看在眼里,更是恼怒,但的确又是裴无缺救了众人,凭这点她便站不住理。
“好了段师叔。”蓝衣少女杜若拉住她,“眼下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还是扎营休息吧,明早还要启程回青渊仙境呢。”
杜若息事宁人,看向裴无缺的时候。见他只立在原地,俊眉修目,已如清风朗月,实在风姿不凡,也难免脸色一红,“望裴师叔不要同段师叔见识。”
裴无缺仍只是点头,似乎注意不到这些女子对他的不同,径直走向一旁,盘腿休息他的去。
傍晚沼泽风动,段雪澜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当她睁开眼时,只见入目一片猩红,这是云麓沼泽独有的瘴气起了。
她因睡不着,仍坐起来生闷气,想着门派几次对弟子的例行考核,她都是同裴无缺在一起,此人的确厉害,习青渊门剑绝十八式,修为之深,下手之狠,一个人抵得过别人几个弟子的收获总和,倒是替他师父萧莲,挣得了不少名声。原嘲她的,现一个个都夸她慧眼识珠,竟能寻到这样一块璞玉收为弟子。
甚至段雪澜总觉得,他的法力已远超金丹期,无论遇到五阶、还是六阶妖兽,从未见他不敌过。
她呢,初二十岁金丹时,还被人奉为天才,现下谁还记得她曾经的天才之名。
更为可气的是裴无缺本人……从小到大,谁不追着她捧着她的,偏这个裴无缺将她视若无物。无论她是吵是闹,是骂他还是稍露好意,他都不理会。
气煞人也!
少女正生着闷气,耳边却响起窸窣的声音。
她说不清楚是什么声音,宛如某种有细鳞片的动物,在地上游走。
这是什么东西?
她浑身泛起一股逼人寒意,这可是云麓沼泽,毒物、妖物可是不少的。
她状着胆子,分辨声音的方向,却似乎……正是裴无缺的方向。难不成有什么妖物偷袭他?段雪澜站起身,掐了个隐身决,朝他那边走去。
猩红瘴气弥漫,被风吹动,时而稠密时而稀薄,透过层层雾障,她看到裴无缺正站着,脸上神情冷冷的,可他面前,却不知道半跪了个什么怪物。浑身黝黑,细鳞片覆盖全身,脚趾、爪子都十分长,泛着幽蓝微光。
段雪澜一下便觉得窒息。这……这仿佛是个魔物啊!
这个魔物,怎么会跪在裴无缺面前!裴无缺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和魔物相识!
段雪澜一时脑中十分混乱。
魔族是正道死敌,他们天性本邪,魔修炼人,魔物吃人,若出魔渊,便会为祸天下。以前魔族极少出现,可近几年不知为何,各地都有络绎不绝的魔族冒头,甚至不少魔族混入大门派中,成为奸细。听说别的仙境,已经有不少门派遭到过魔族毒手。
段雪澜想着这一路历练,裴无缺时常失踪,神秘莫测。难道,他……他是魔族的奸细?
她惊慌之下似乎弄出些动静,裴无缺突然抬头,直朝着她这个方向看过来。
段雪澜想跑,却只见裴无缺突然抬起手指,她便神志一顿,失去了意识。
等段雪澜醒来时,只见猩红血雾已经散尽,一切同往常般没有区别。
但段雪澜分明是模糊记得昨晚场景的,裴无缺,魔物……
可当她看向裴无缺的时候,只见他东西都收拾好了,仍然盘腿坐在原地,只是低垂着眼,仿佛在擦拭他的剑。
难道昨晚是一场梦?那些都是梦中的场景?
可这般逼真,段雪澜总觉得不像是梦。她拉了拉旁边的杜若“杜师侄,你昨晚,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杜若抬起头想了想,摇头。
段雪澜小声说“我似乎看到,裴无缺和一个魔物在一起……”
杜若苦笑“段师叔,这可是云麓沼泽,人烟稀少,魔物到这里来做什么。好了,我知道您不喜裴师叔,但您与他毕竟都是咱们青渊仙境的精英弟子,您就不要再同裴师叔计较了。”
段雪澜一想倒也是,魔物无非就去两个地方,去人多处作乱,或是在魔气浓厚处修炼。云麓沼泽充满瘴气,魔族反而不会踏足。那大概,她昨晚真的是做了场梦吧。她也不知道为何,轻轻舒了口气。
她并不知道,不远处的裴无缺此刻,也抬头看了她一眼。
他垂下眼,继续擦拭他的剑,剑柄处刻了小小‘无缺’二字,是萧莲将无缺剑交给他时,亲手所刻。他在这二字上摩挲了许久。
此番历练已经出来一年多,只觉得宛如隔世,实在太久,终是要回去了。
而此时青渊仙境,又是一年春好处。
玄青山山阶两旁,开满了浅粉淡白的桃花杏花,沿着山势而上,花瓣络绎不绝纷扬而下,铺成了一条粉色花路。
萧莲每晨起来,都会练一练剑,或者行一套功法。但今日她有些懒懒的,便拿了一份名为《修仙经》的小报看,此乃十八界中白若仙境主笔,写的一些修仙界奇闻,整合成册,制成灵符,发到各仙境供人观阅。
这《修仙经》以前时常记录些各门派或修仙家族的八卦消息,比如今日的头版写到,大门派甲和大门派乙的亲传弟子定亲了,可门派甲的弟子出轨了门派丁的已婚女修,三方闹得不可开交,名声尽毁。再或者门派丙的师祖娶了第十二个小妾,与原配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师祖焦头烂额,分别用了一样顶级法宝,才把两位哄住。
萧莲想起似乎还见过这位师祖,的确颇好女色,更觉好笑。
她再翻,竟还看到一份《十八境你的梦中情人名录》,原是让女修士选心仪的男修士,排名第一的是昆仑仙境道台门掌门蒋寒钦,六十八岁,元婴后期的修为。《修仙经》给他加了个名号‘女修最仰慕的梦中情人’。排名第二的是长流仙境行仙门掌门,元婴中期的修为。
萧莲百无聊赖,倒也一边喝茶一路看下去。直到她看到一人,差点一口水喷出。
排名十一,裴无缺,青渊门师祖亲传弟子,样貌俊美,十七岁,金丹中期修为。只见后面还有个名号‘女修最想嫁的梦中情人’。
“这都些什么。”萧莲觉得十分好笑,一看这前二十名,徒儿似乎是唯一金丹期上榜的,究竟凭什么,长得好看?
萧莲仔细想了想徒儿究竟什么长相,又觉得不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的,徒儿在她眼中就是徒儿,跟好不好看的没什么关系。
此时一个声音响起“师祖,您干嘛呢?”
萧莲手中的《修仙经》立刻消失,她正襟危坐,喝了口茶淡淡道“何事找我?”
原是若远给她送些新鲜的老树樱桃过来,见师祖方才好像在看什么,还笑得很高兴的样子,可现在似乎又不见了,有些疑惑。但以若远的脑子,他并不会深究这种对他没什么影响的事情,而是将一篮子水灵灵的樱桃放在桌上。
那樱桃每个都有核桃大,红润晶莹,灵光氤氲。入口即化,香甜可口,是萧莲最喜欢的果子。
只是这千年老树樱桃,十年才结一次,每次也只得几篮子,甚至难得。
萧莲一见便喜欢,本想捡一粒来吃,又放下了“正好无缺要历练回来了,给他留一些。”
若远笑了笑“我记得师叔今天便结束云麓沼泽的历练了,想必很快就能回青渊仙境了。”
萧莲道“路上三两天也是要的,不着急。”
她正说到此处,却是一阵风吹过,卷起几片花瓣。
只听身后传来个清润微低的声音“师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