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科幻小说 > 我做正道魁首的那些年 > 第二十章(极其轻柔的吻。...)
第20章
萧莲睁开眼,只见穿白色星辰日月图纹长袍的裴真君突然从天而降,面无表情,衣袂翩飞,眼中隐藏着十分的怒意。那怒火自不仅是对着周围人,还是对着她的。
方才还高高在上,冷清漠然的裴真君,突然做出此等举动,那自然只说明一件事。
他认出她了!
萧莲心中叹了一声,裴无缺不大喜欢她做这种卧底之事,因为觉得有些危险。现在她伤势未愈,又出来干活,他怎能不生气。而且发现她的时候是别的场合就罢了,这眼见着是有人要打她,自然就更生气了。看裴无缺一副马上要揪出她,然后替她把这些人都料理了的架势,她只能站了起来。
“章庄主。”她微笑着对章北山说,“我有一事,可能想同你交流一下。”
章北山一愣,萧莲这是在说什么,什么事交流?
她什么身份?
二小姐也是一愣,见父亲的脸色越来越阴寒,立刻道“大胆,你究竟在说什么!赶紧给我回来。”
“这怕是做不到的。”萧莲说着,随即也不压制功力了,直接将化神期的威压放出来。
顿时章北山脸色一变,退了一大步,惊讶地看着萧莲。“你……你……”
所有伏跪之人顿时觉得一阵窒息,二小姐等人也实在惊讶。
如此威压,必定是元婴期以上修为!
“章庄主借一步说话?”萧莲微笑问道。
她直接飞身而起,落在宫宇之外,倒也不客气,径直朝宫殿里走。
章北山嘴唇颤抖,化神期修士……怎会、怎会突然从他家外门弟子中冒头出来。他看向裴真君“真君、这……”
裴无缺只是道“庄主,那位是我师父。青渊仙境萧莲道君。”
裴无缺径直朝宫宇里走去,章北山则冷冷地看向二小姐,二小姐茫然地跪在地上,哭道“父亲……我不、我不知道啊!”
说什么想攀上裴真君的高枝,没想到随意之下,差点打了人家的师父!
而且,还是个化神期修士!
章北山却怕惹恼了萧莲,更怕惹恼了裴真君。说也不必说,指了二小姐“把她先带下去禁闭!”
章北山急匆匆走进宫宇,却见萧莲正在用灵力在一张灵符上写字。
萧莲在写什么?这么快就暴露了,还不是要跟正道联盟解释一下。反正她在明,还有两个人在暗,也是能一起行动的。正道联盟想扣钱就扣钱吧,她也没办法了。
说完手一扬,灵符顿时便飞了出去。
章北山才问“道君您这次前来……”
萧莲笑了笑道“托正道联盟之请,来查天魔体的,还望庄主行个方便。”
裴无缺站在萧莲身后,保持着平静的神情。
章北山看了裴无缺一眼,僵硬地笑道“自然的,自然的,道君有什么想要的,随时跟我说便可!既然您是裴真君的师父,不若,也安排住在同一个地方?”
萧莲道“不必,你给我安排个清净的地就是了。”
章北山应是,又询问了萧莲各种细节,说自己和麒麟山庄必会全力配合。
“章庄主。”裴无缺突然出声。
章北山才意识到,两人恐怕是有私话要谈,才迟疑道“那萧道君,裴真君,我这厢……就先不打扰了?”
萧莲发现,章北山怕自己固然是怕的。但是仿佛,又更惧裴无缺的样子。
他惧一个元婴期更甚于化神期?
她这好徒儿究竟现在什么身份,惹得这章庄主这么忌惮他。
萧莲点头,章北山先退下了。
萧莲却也不留,理也没有理裴无缺,立刻就想走,但随即,却被人拉住了衣袖“师父!”
萧莲回头,只看到自己徒儿极为陌生的样子,精致的日月星辰法袍,元婴期修为。
她笑了笑“裴真君一离派便是半年,什么时候成了元婴,又什么时候有了这般势力。我这师父竟也不知道。又怎么有脸面,忝称你的师父呢。”
裴无缺眉头一皱,抓着她的手越发一紧“您这话如何说的!”
哼,萧莲问他“那我问你,你为何突然离派,成了元婴也不告诉师父,便这般痛恨师父了?师父究竟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裴无缺垂下眼睫,并不解释。
萧莲道“你打算什么都不说?”
裴无缺低叹道“元婴期可以说,我离派不久,感悟到一丝天机,便不知不觉突破了。但是隐阁一事,还望师父见谅我不能告诉。不是我瞒着师父,是师父知道了也不好。”
行吧,萧莲其实也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徒儿现在长大了,有点秘密也是很正常的事。萧莲转身就要走。
但裴无缺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湿润“师父……”
看着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徒儿,现下露出如快被她抛弃的大狗那样眼神,萧莲也轻叹了口气“师父不是怪你,是还有正事要去做。眼下既然都暴露了,那不如直接去做算了……”
说到这里,裴无缺却微眯了眼睛。
刚才她先发制人,指责了他一通,他都快忘了,她又来卧底一事。
“师父,你可知道你伤势未好!”他抓着她,更是不让她走,“我替你查便是了,你自己不许去!如此危险之事――还有,你怎的又来卧底,是不是正道联盟出的损招?”
萧莲轻轻挑眉,他还当真是长大了,竟管起她来了!
她道“无缺,天魔体我必须查,不仅为了正道,主要还是关乎月魔……”
裴无缺却坚持不放。不知道是不是之前见了徒儿那么一通排场,又是隐阁,又是星船开路的。现萧莲竟也觉得,徒儿有几分威慑力,现在这样子让人不能违逆。
萧莲没办法,只能拿出师父的排场“无缺,你可要想明白,师父要做什么事,你当真能阻止吗?”
他再怎么厉害,自己也是化神修士,他能困得住自己不成?
裴无缺低叹一声“既然师父执意要做,那我跟在师父身边吧,多少有个帮助。”
萧莲摇头“不行,都是化神修士的事,你跟着不安全。”
裴无缺看她吗,她也坚决,看回去。
两师徒杠上了,谁也不让谁上,彼此互瞪。
裴无缺就冷笑“师父实在不同意,我就告诉那章北山,让他彻底关闭麒麟山庄。”
萧莲下意识就说“他敢!”
裴无缺淡淡道“他不敢不敢。”
这都说的什么绕口令……萧莲想了想章北山刚才那态度,还真有可能违逆正道联盟,只听徒儿的。
“好吧。”她稍微妥协了。“但是师父让你跑,你一定要跑,天魔体极是凶残,我都不是对手。明白吗?”
裴无缺嘴角微动,只能点头“明白。”
半个时辰后,萧莲抱着一把神兵,旁边站着裴无缺,出现在麒麟山庄岩屋旁。
方玄道人姗姗来迟,还在喘气“可累死我了,我说萧莲,你怎么就暴露身份了?”
萧莲冷笑“你还好意思问?”
方玄也知道是自己的错,只能呵呵两声搪塞过去,然后他看到了站在萧莲身后,一袭价值不菲白色长袍的裴无缺,一时惊呆了。
方玄道人嘴又张又合,才勉强找到声音说“萧……萧莲,他真是你徒弟?”
萧莲却道“不知道,可能不是了。”
她话一说出口,却立刻被裴无缺捏住手腕,隔着衣物,他的手修长微凉,他冷声道“师父!”
萧莲一叹,好吧,这孩子逆鳞在这里,他绝不可能忍受她说这种话。她改口道“对,就是我叛逆期的徒儿。”
方玄道人啧啧出奇,看着裴无缺的眼神实在是羡慕“萧莲不是我说你,你有这么牛逼的徒儿,为什么要来除魔赚钱。这位……裴师侄,你看你师父这般,脾气也不太好,要不,你来给我当徒弟算了?”
裴无缺嘴角一动“多谢前辈美意,不用了。”
方玄又看到了萧莲怀里抱着的一把神兵。此剑宛若天成,光辉四溢,更有丰厚灵力震荡其中,一看就是上好的神兵!这把剑的价值绝不在那艘星船之下。萧莲这样的穷人肯定是买不起神兵的,她的枯荣剑虽然也是神兵,但那时化神修士蕴养多年成的神兵,并非天生神兵。
这把剑,却是天生神兵!
他立刻说“叫前辈太客气了,我与你师父是多年旧相识,你若亲近些,叫我方玄伯伯就行。”
萧莲无言了“方玄,你正经些吧。”
方玄除了羡慕,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想起自己全身财产加上,可能还不如人家徒儿那把剑,更加忧郁了。
之前觉得萧莲应该和他一样贫困,现在他明白了,他们不一样。萧莲有富一代徒弟,他什么都没有!
方玄咳了一声说“不知道清凉散人究竟去哪里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有现身!”
随着他这话说完,一只雪白的狐狸却是踱步前来,从高处跳下来冷漠道“愚蠢的人类。”
狐狸落地成人,却是一个面黄肌瘦,看起来就没精打采,穿着道袍的中年男子,只留着三根须。无神的眼睛在萧莲、方玄道人和裴无缺身上转了转。
萧莲和方玄实在是震惊,谁也没想到,他们一个扮成伙夫,一个扮成外门弟子进来,还有更绝的。清凉散人竟然装成灵兽进来!
萧莲欲言又止“清凉,你……”
清凉散人哼道“我什么我,我装成灵宠进来,不知道混得有多舒服。我当时就在你们面前,你们都没有认出来。”
萧莲这才意识到,他就是四小姐怀里抱着的那只狐狸。一个中年男子,竟化身狐狸在人家美少女怀里,他好意思。
清凉散人的目光落在裴无缺身上,原本无彩的眼神定住了“这是谁?”
萧莲还没说话,方玄就笑着说“萧莲的徒弟,我裴师侄,非常的有钱。”
萧莲看了他一眼,脸呢,这就裴师侄上了?
清凉散人是有些奇异的,此人神出鬼没,昼伏夜出,平日看起来总是一副被人吸走了精气的样子,可一旦遇到与驱魔有关的事情,却会迅速精神和专业起来。萧莲、方玄二人是以驱魔为职业,他则是以驱魔为生命。
见清凉散人一直盯着徒儿看,萧莲难免问“怎么了?”
清凉散人又摇摇头,淡淡道“无妨,先开始搜魔吧。”
方玄道人来了精神,把他昨天弄到的那撮红毛拿了出来“来,我们先以此布阵吧!”
清凉散人又呵了一声“方玄你别搞这些没用之物了,既然咱们仨都在,摆搜魔阵吧,速度点。”
搜魔阵是一种极其庞大强大的阵法,只要发动,方圆百里内大小魔都会被惊动,被搜索前来。只是耗费灵力巨大,比萧莲的大弥渡法更为损耗精力,非三个化神修士不可。
萧莲道“我施大弥渡法来做阵眼吧,你们二人外层护我。”她看向裴无缺,“无缺你外层站好,好生护着自己就行,千万别轻举妄动。”
三化神修士飘至麒麟山庄上空,分两侧结印,萧莲盘腿居中,发动搜魔阵。
很快,庞大的灵力团集结,半空中显出一个更为浩荡的莲花纹,将整个麒麟山庄笼罩其中,萧莲三人维持如此庞大的灵力支出,也是脸色骤然发白。
很快,整个世界突然如黑云笼罩,天地磅礴黑暗。雷电交杂,远处的深空传来巨吼。
同时,这麒麟山庄的上空,竟也浮出一个若隐若现的阵法来。
“九阴引魔阵!”萧莲突然道,方玄和清凉对视了一眼。
清凉说“麒麟山庄庄主在引魔!”
“先别管他,不管是不是魔教奸细,反正也跑不了!”方玄说,“这反应,肯定有化神期的大魔在此!”
“搜魔!”萧莲最后结印道。
顿时整个世界宛如变成洪荒血海,波涛翻涌,黑色的高山四起,宛如来到了魔渊的血腥场景。洪涛袭来,萧莲三人执武器而起,看到无数初阶、中阶的魔向她们奔涌而来。
他们也不客气,抬手就斩。
这些都是幻象,是有高阶魔在对他们发起进攻。
这类进攻,攻破要找阵眼。
萧莲不再纠缠于低阶魔,提起徒儿给她用的神兵――枯荣剑有些损坏,在没修好前还不能用。猛地在天地间一划,霎时灵光震荡开来,她终于看到了一个阵眼,立刻飞上前去。
瞬间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此人十分奇特,一身黑袍,瞳色赤红,一头辫子成束,竟还生得有几分好看。眉骨奇高,眉心有一月牙形状。身后还带有一半月弯刀。他静默地看着三个化神修士。
萧莲脸色大变!
是月魔!
月魔当真在此!
她找了月魔这么多年,天魔体现世,他果然伴生而出!
“月魔在此,天魔体肯定在附近!”方玄精神一振。
月魔突然张唇,用粗哑的嗓子说了两个字,紧接着瞬间在三人面前消失不见。
萧莲脸色难看,立刻道“我去追月魔!”
方玄、清凉二人道“我们去找天魔体,萧莲你自己小心!”
他们都是熟人,知道萧莲跟月魔有很深的仇怨!
萧莲也不再多话,迅速飞身而出,掐动法决放出一丝红线,随着这丝红线迅速追踪向月魔的方向。
远处突起巍峨大山,幻境中魔物如海出现。萧莲脸色不变,拔剑就杀。
宛如当年她刚得知师门之事,杀入魔渊,用枯荣剑平荡血海。
也是这般的杀戮!
剑意如涛,魔物不过是幻象,是月魔的手段。
这般杀戮,月魔也忍不住了。魔物无穷无尽,全是他的功力所化。萧莲毕竟是鬼谷子的徒弟,而且心中想着师门之事,全然是疯了般在杀魔。
“萧莲!”半空中他浮现身影,道,“住手!”
萧莲却站定喘息,看着他冷笑“你终于肯现身了?”
月魔半瞌红色眼瞳“我是来寻找天魔的,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这又是何必!你现在受伤了,根本打不过我,你知不知道?”
“打不过也要打,即便我拼了性命,也不会放你走。”萧莲冷笑道。
看着月魔,仿佛再度看见师门喋血的场景。
那些噩梦一般,她一直都没有忘记的场景。
她提起了神兵“月魔,我找了你八十年。八十年前青渊门灭门之仇,你可还记得?”
月魔却睁开眼说“当年你杀入魔渊,也是要找我问此事。只是那时我不想见你,但是――”
他看着萧莲“萧莲,我身为魔渊大魔,做过无数伤天害理之事,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你的师门之死,与我无关!”
萧莲却根本不信他的话“除了你,再无旁人,今儿我就是要同你结算的――!”
她一剑挥出,天地间灵光浩荡,月魔闪身躲避,见萧莲的剑意再度逼上来,实在是锋利至极,他也只能躲闪。
他终究是心中对这个当年满门被灭,仅剩一人的姑娘有些于心不忍,毕竟看到过她当年发癫狂的样子,连他身为魔,都能感觉到一丝绝望。
他继续说“萧莲,我的确去过你的门派,但是是为了别的事情。我去的时候,你门派里的人本就全死了。我看到也十分惊讶。如果你实在不信,那我告诉你一件事!”
他突然显出魔体,一头狰狞的血狮幻象铺满了天际。
萧莲抬头看去。
那幻象上有一道伤疤,几乎将他的幻象劈成两半,这伤看得出已经很久远,百年未愈。
他道“你看到我的魔像了吧?这是我一百年前所伤,在这一百年里我功力减半,根本打不过你师父。再者即便我功力全盛,也不过跟你师父相当,我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屠你师门满门,又不被人发现呢!萧莲,你自己清醒点,你不过是想找个人报仇罢了!你想想,我能这么轻易杀得了你师父吗!”
萧莲突然跪地喘息,看着那道裂纹,深深的喘息着,忍受不了了一般,紧紧闭上了眼。
她的声音极低“不是你……还会是谁?”
月魔道“我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你追查是没有结果的,不要再查了。我是来追随天魔体的,不想对你动手,这里对你来说非常危险,你好自为之!”
月魔说完,身影又在原地消失。
萧莲却很久都没反应过来,用剑驻地,浑身颤抖。
如果不是月魔……那究竟是谁,究竟有谁!
师门究竟是怎么没的,为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
她追上去想再问月魔,可是月魔已在这环境中不见了踪影。
一个身影轻柔地落在她前面。
萧莲不用抬头看,就知道是裴无缺。
他半跪下来,将手放在她的肩上,像是在安慰她。
裴无缺道“我刚才听见了,月魔说他不是杀师祖之人。”
他知道萧莲追了月魔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个结果。现知道不是,肯定是受不了的。
萧莲无奈地笑了笑。其实……她也明白月魔不太可能,即便他功力全盛,也不过和师父相当。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了青渊门满门。只是她势必是要问一问的。她抬起头,说“无缺,有的时候,师父就是找不到人去恨……”
裴无缺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她从未有过的羸弱,心中实在难受,将师父缓缓搂在怀里。“我明白。”
萧莲此刻心神动摇,抓着裴无缺的衣襟,感受徒儿的默默陪伴。
即便师门不再,她还有徒儿,还有裴无缺。
她必须要坚强起来。至少,她还有一个徒儿要去保护,还有青渊门众人也需要她保护。她还是要担起青渊仙境正道魁首的职责。
裴无缺道“师父,我一定会替你找出真相的。”
萧莲道,“好,那师父等这一天到来。”
她不过是软弱了一会儿,又坚强了起来,毕竟此事已经过去了八十年,她再留恋,也总得先把眼前之事解决了。然后再慢慢去发掘真相。
“罢了,找月魔问清楚,也不过是师父的夙愿罢了。”萧莲说,“眼下先把天魔体找出来,完成正道任务吧……”
此时,引魔阵幻境重山叠嶂,苦海无边,天际不远处,突然传来阵阵隐隐的吼叫声。
似腐非腐,似人非人。
萧莲感觉了一下,脸色猛地一变。
这吼叫声……是化神期的血尸魔,而且不止一只!
这周围……起码埋伏了五只血尸魔!一只她尚能战胜,可是化神期的五只血尸魔!她如何能抵挡!
心中已是下沉,知道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儿了。萧莲突然平静道“无缺,你先回去吧!师父一个人留在这里找就是了。你在这里反而碍手碍脚。”
裴无缺也听到了动静,风声起兮,带着一丝血腥气,脸色也变得不好看。
“师父,我知道周围有大魔潜伏。”他说,“你别试图赶我走了,你现在重伤在身,根本对付不了这么多血尸魔!”
“那你一定小心,打不赢赶紧走,千万别管师父,知道吗!”萧莲立刻说。
来不及等师徒二人说太多,此时两道如山般大的血尸魔突然现身,浑身赤红。这类魔物都空有修为,智慧不高。但立刻成群,朝两人攻击过来。
萧莲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已是一片坚定。同时她一跃而起,神兵并出,她顿时对上这两只血魔,杀得昏天黑地,一片血红。萧莲毕竟伤势未愈,对战一只血魔可以,但是同时对付两只,还是觉得精力实在不济!萧莲正想先发大招,杀掉其中一只再说!
只是就在这瞬间,她后背传来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危险逼近!
又来了一只!
突然传来锵的一声,一股清凉气息到了她后背,竟生生将那血尸之攻扛了回去。
萧莲回头,竟看到是裴无缺提着一把剑,将血尸挡了回去。是一把闪耀白光,极其夺目的神兵!
又是一把神兵……
也没啥,就是徒弟真有钱。
萧莲来不及说太多,只道“你快退下,这血魔乃是化神期,十分危险!”
裴无缺只道“赶紧打吧,现在也没有办法了!”
裴无缺提剑上前,顿地就砍。
血光剑影杀成一片,萧莲发动了枯荣剑招式“枯荣生辉!”顿时剑光成羽,羽化成刀,疯狂射向那血尸。血尸拿刀硬扛,但这玩意儿毕竟只是魔物,即便是化神期也不如人族化神期,很快不敌,处处受伤。
萧莲再飞身上前,手指捏决,再度发动“枯荣生辉!”
两招之下,顿时血雾弥漫!
两只血魔都被萧莲杀了!
若是平日,一次性杀两只化神期血尸魔实在是丰功伟绩。但眼下这关口,还真不是时候。
萧莲跪地驻剑,抬头看裴无缺,他虽是元婴修为,但萧莲总觉得他这修为十分诡异,提着一把神兵,竟将那血尸压得死死的,浩瀚灵光波开,庞大的灵气冲击而下。他薄唇一张,道“天光无极!”
手中神兵瞬间发出亮得刺目的光,一道凌厉剑意打出,那血尸在层层剑意之下,被抵在山上疯狂嘶吼,但血肉仍被层层剥去。很快变成一具骨架,落在地上成为一滩萎靡的血与骨。
裴无缺收剑回头,萧莲正想笑着夸他。
她徒儿竟能独立杀一只血魔!
可此时,她脸色再度微变。
“萧莲。”突然一个粗哑的声音说,“你以为杀了血尸魔就算完吗,今天,倾尽魔渊也要杀了你!”
萧莲突然站起来,冷看周围“出来!躲背后算什么,有本事杀出来跟我对打!”
她不知道魔渊为何非杀她不可,化神期血尸难道是什么常见货吗,一个魔渊也就十只左右。
那人怪笑,突然之间,七八道魔物身影出现在萧莲面前。其中三只血尸魔,两只赤色白头魔,还有三只是炼尸魔。
都是化神期的魔物!
萧莲心中正在疯狂自我怀疑,魔界疯了吗,派这么多化神期的魔来杀她!她有这么天怒人怨吗。
萧莲并不相信另外两个人也遇到的是同样阵容,七八个化神期魔物在开玩笑吗,这绝对是倾尽某个魔渊的力量了。
此时方玄道人和清凉散人走在一起,他们遇到的引魔阵幻境是一片沙漠。
一轮红色圆日挂在头顶,发出淡淡红光。这浩荡的沙漠间仿佛什么都没有。
一阵风吹过,突然有细碎动静传来,两人立刻警备起来,各自拿出法宝,却只见是一只沙蜥蜴,蹭的一声再度钻进了沙子里。方玄和清凉对视一眼。收起法宝。
此时终于传来魔的低吼声,两人精神一振,立刻找去,却见的确是一只化神期的血魔。
“哼,竟有如此血魔在此,这麒麟山庄果然不简单!”两人强攻血魔而去。
此时,萧莲被那么七八个化神期的魔包围着。
她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这些魔铁了心就是要除去她。
萧莲挡在裴无缺身前,对他说“徒儿,今天可能要交代在这儿了。”
裴无缺微低头,看着她的侧脸,无奈道“师父……”
萧莲继续说“师父会保护你的,你尽量逃命,好吗?”
她已经拿出了临走时,殷白衣给她的那个小药瓶子,倒出一粒,眼疾手快地吞下了,裴无缺连阻止都没有办法。
此药丸一服下,萧莲浑身泛起一阵红光。
此时那些魔也不多等,立刻扑上来厮杀。
萧莲也不客气了,直接掐动法决,发动“枯荣幻灭――”
顿时天地间狂肆起风,魔物身体凝滞,但毕竟是大量化神期的魔,没有办法一次性斩杀。
萧莲提着枯荣剑上前拼杀,在枯荣幻灭招式的影响下,她再度斩杀两头化神期魔。喘息未定,此时,三头魔围攻向她,萧莲提剑阻挡,但毕竟体力消耗得太厉害了,其中一头竟伤了她的肩!
她方才杀两只化神期血尸已是耗尽体力,现下又强行催动大绝招,被魔所伤,终于再度旧伤复发,再也支撑不住,从半空落下。
裴无缺飞身向上,将她接住。
萧莲只看到徒儿瘦削的下颌,和他眼中的怒意。
“无缺……”她轻轻唤他。
裴无缺则用手覆盖了她的眼睛,轻轻说“师父,睡吧。”
他用了些魔功,萧莲很快神色一顿,闭上眼睛在他怀中睡过去了。裴无缺继续对她说“接下来的交给我。”
他将她轻柔地放在地上。同时,不再压制天魔体的封印。
浩荡魔气冲天而起,裴无缺的瞳色一片赤红。他根本不再压制,长发无风而舞,盯着对面几只魔,露出了冷酷的笑容。
炼虚期!
只要恢复天魔体,他是炼虚期的修为!
天魔体现世了。
他终于,彻底地出现在世间。无数的深渊大魔都感觉到了,他们朝着昆仑仙境的方向跪拜。
那几只化神魔神志不足,但天魔体乃是众魔之主,它们立刻感受到了压制,马上想要跪地求饶。
但是太晚了,裴无缺手掌伸出,一把浑身上下,毫无光泽的剑出现在他手上。磅礴魔力被他引动。那几只化神魔转身想跑,被他恢弘魔力砍出,一剑砍成两半!
“魔主!”突然有人激动而来,跪在他面前“魔主,您终于出现了!您何必杀他们,他们都是您的子民!”
“他们必须死!”裴无缺语气十分冷酷,“让开,否则连你一起杀!”
“魔主,我们也是来寻您的!”那人急切说,“尊者说了,天魔体的根源在萧莲身上。我们才来围攻她!实在不知道您就在她身边,而且是她徒儿,这……”
“闭嘴!”裴无缺并不多说,再度掐动法决挥剑。
浩荡魔力使得人耳膜震动,嗡嗡作响,一时天地间让人觉得什么也看不到,一片暗色笼罩!
等此人再度睁眼的时候,就看到几只化神魔已经没有了。
他道“恳请魔主同我们回去,一统魔渊。您留在正道,正道迟早不容您。不如杀了萧莲,我们……”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裴无缺一剑洞穿了胸膛,他瞪大了眼。
裴无缺收剑,表情一片漠然。
想杀师父之人,一个人都不能留在这世上。
正道他没感觉,而魔道则更令他厌恶。
他们找天魔体,难道真是为了供奉他上位,一统魔渊?开什么玩笑,他前世就同这些人打交道,实在是太熟悉他们凶残的本性,诡谲的内心,贪得无厌的性格。
天魔体,一滴血便足以让任何魔恢复身体。他们真正要的,的确是倾覆正道,让魔渊再度侵占世界。可是他们心中真正疯狂渴望的,却是他的血肉。这是多么的令人恶心!
今日他现出天魔体也实属无奈,如此一来,整个昆仑仙境的魔恐怕都有感应。
可他若不现,也无法保护师父。
待人消失,裴无缺才回过头,落地将师父抱起。
天魔体也在心中欢喜地低喃,不住翻腾,仿佛也在围着这个喜欢的人转悠“师父、师父……”
裴无缺离开萧莲,是因为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本质就是对师父充满爱欲,和独占欲。无法忍受别人喜欢师父,无法忍受师父会有半分想要离开他的念头。所以才会牵动天魔体。
天魔体不是祸根,他才是。
但是现在他明白,只要是能保护师父的东西,一切都是好的。他和天魔体,从来都是共存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保护师父,让师父永远留在他身边。
自此一刻,心魔消失。
看着她柔和的脸,再看着她柔和的嘴唇。
苍白,有略微失血。
他终于忍不住,缓缓低下头,在萧莲的唇上,落下极其轻柔的一吻。
而睡梦中的萧莲,仿佛觉得回到了玄青山,她在桃花树下睡觉。
桃花树上正好飘下一瓣花瓣,轻柔地落在了她的唇上。
她也喜欢这片花瓣的触感,和熟悉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