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玄幻小说 > 一世劫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纯净无暇
前有四把飞剑拦路,后有三把飞剑堵截,这一切只是在眨眼间完成,梁睿身为天狐族离魂境初期巅峰的修士,这一瞬间也是乱了心神。

“你究竟是谁,你绝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梁睿开口道,他内心已经将天狐族的天才小辈想了个遍,都想不出此人是谁,这七把飞剑每一把所携带的威力都足以媲美灵婴巅峰的威力,绝对不是普通修士可以施展出来的。

子墨冷笑一声,“梁睿,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拖延时间,有这个心思,你倒不如想着怎么死得舒服点。”

心念一动,七柄飞剑嗡的一声,化作七道长虹,似乎刺破了空间,出现在了梁睿的身前。

梁睿面色一瞬间苍白无比,冷汗淋漓,这七把飞剑他不可能全部躲过,他计算了至少五种躲避的方式,都会被刺中!

可是让他头疼的是,只要是一把刺中了他,那么他也要遭受重创,如此一来定然是凶多吉少!

“看来只有使用那招了!不过如此一来我的修为就要跌落了,那也比死在这里强!”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这些念头只是在一瞬间从梁睿脑海中闪过,他就做出了此刻最为正确的决定,那就是从上方逃离!

梁睿也是果断之人,他目露狠色,大吼一声,“天狐断!”

只见他本来五条雪白的狐尾其中一条直接从他身上断裂,然后在空中炸裂开来,化作一团血雾。

这团血刚一出现就包裹住了梁睿的全身,然后化作一道红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上方逃离。

他的速度虽快,可还是被子墨的两把飞剑刺中,不过并未刺穿梁睿的身体,只是让他在半空中洒落了两口鲜血。

梁睿整个人如同厉鬼,眼窝深陷,大口喘着粗气,他看着子墨和红豆眼中露出怨毒之色,“桀桀桀,七件本命法宝又如何,还不是被我逃走了,下次再见,我定然会取你性命,不管你是谁!”

子墨仰头看着梁睿,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他用手遮住头顶炙热的阳光,淡淡开口道,“何必下次,这次做个了结岂不是更好!”

梁睿不明白子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他心中的那种生死危机的感觉并未消失,所以不敢多做停留,周身血雾已经散去,他要尽快逃离疗伤,否则定然会被人斩杀,就算不被眼前这个诡异的小子斩杀,碰到别人也是天大的麻烦。

他刚想到这里,就听见子墨幽幽开口道,“鬼魅!”

一道紫光一闪而逝,从陈瑞头顶落下,在他只是来得及飞身出去一丈距离之后,有死无生剑好似瞬移一般,依旧是从他的后背直接穿透,巨大的威力将他整个人的身体钉在了地上,梁睿趴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直至没有了丝毫的气息。

意识消失前,梁睿脑海中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不是七把,而是八把飞剑!”

有死无生剑经过这些天的沉睡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威力,只是剑灵还未醒来。

子墨来之前就将四把飞剑放了出去,体内只留了四把,当他算计到梁睿走入他必杀范围之时,前四把飞剑佯攻,后三把飞剑封住退路,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留下一个破绽,让梁瑞觉得他可以从上方逃走的破绽。

最终的必杀一击,其实是以鬼魅法决发动的有死无生剑,从计划开始到结束,子墨没有出现任何的纰漏,唯一意外的就是,梁睿居然愚蠢到自降修为来逃离,本来他还计划若是自己无法得手就让猰貐从空中拦截,现在看起来,是自己多虑了,梁睿比自己想象中差劲的多。

子墨走上前去,将梁睿的储物手镯取下,神识探查了一番,发现里面并未有什么让自己惊喜的东西,不过上千块的黑符石还算不大不小的收获。

当子墨转过身去看向红豆的时候,身后本来已经死透的梁睿小腹处缓缓蠕动,随之,一个和梁睿样貌有八分相似,巴掌大的婴儿飞出,然后向着远方急速遁走,正是梁睿的灵婴!

“他跑了!”

红豆正好看到子墨身后梁睿的灵婴逃离的情形,她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子墨神色微微一变,他倒是忘记了此事,虽然灵婴脱离了修士的肉身之后非常脆弱,但是速度却是能够比本体更快,甚至于一些灵婴还能够施展秘法攻击。

可是有一点,灵婴若是不能及时寻找修士夺舍,会慢慢衰弱,直至消失,除非是有天材地宝一直蕴养才可能维持灵婴消散,可是这种天材地宝无一不是价值不菲之物,就像是子墨此次寻找的三元妖莲就是其中之一。

单纯的灵婴,对于修士以及灵兽的诱惑极大,某些邪恶的秘术甚至于可以使用灵婴炼制丹药,或者有些魔修可以直接吞噬灵婴来增长修为。

灵兽自不必说,对于他们来说,灵婴所蕴含的天地精华,乃是它们最渴求的东西,更是可以直接吃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一个修士最好不要将灵婴脱离肉体,除了上述所说,灵婴一旦被灭杀或者没有找到修士夺舍,抑或者夺舍失败,那么将会永世不得超生,永远失去了轮回的可能,这也是为何修士宁愿是死,也不愿意将灵婴脱离肉身的原因。毕竟轮回还有一丝重新成为修士的机会,神魂俱灭则是永远消散在天地之间。

一丝渺茫的希望,永远是人心中最强大的动力。

之前子墨灭杀修士,从来都是利用自己飞剑的种种特殊能力将其直接灭杀,甚至于就连灵婴也不能幸免,这一次倒是没有想到有死无生剑并未将梁睿的灵婴灭杀,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如此果断,直接遁出了灵婴。

梁睿这次真的怕了,他只想赶紧逃走,再也没有丝毫报仇的念头,此人根本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他只求自己可以找到家族长辈,再为他寻找一个合适的身体夺舍。

子墨体内飞剑飞出,向着梁睿的灵婴激射而去,如果此人灵婴跑了,还真是有些麻烦。

可是有死无生剑只是紫光一闪,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追上了梁睿的灵婴,梁睿只觉得自己的灵婴忍不住战栗,他回过头来就看到了一把紫色飞剑散发出嗜血之色,还有对于他灵婴的无形压制力,让他心如死灰,这种感觉好像是灵婴遇到了天敌。

“你既然不放过我,那大家都别想好过!”

梁睿一看逃不了,灵婴尖锐的叫声传来,紧接着他的灵婴散发出一阵危险至极的气息。

“不好,他要自爆!”

子墨身形急闪,向着后方退去。

然后又拿出来了几件防御性法宝布置在身前,免得遭到波及。

身后的红豆脸上也露出恐惧,向后退出数十丈远。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梁睿灵婴附近,硕大的脑袋露出一丝贪婪,好像看到了美味无比的食物一般。

它向着梁睿的灵婴用力一吸,本来即将自爆的灵婴好似被放缓了速度一般,再也自爆不出来,然后向着它的口中飞去。

“不!”

梁睿最后一声惨叫传来,紧接着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那头凶兽将梁睿的灵婴吞吃之后,还发出一个心满意足的饱嗝,不过显然它有些意犹未尽,看了看远方的红豆。

有死无生剑盘旋在那头凶兽的身侧,发出嗡鸣之声,似乎非常不满意它抢走了它的猎物。

而红豆则是看着半空中那头龙首猫身的怪物,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她虽然不知道这头凶兽是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它的对手,甚至于连逃跑都不可能。

“知命大哥,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

子墨长舒一口气,笑着说道。

这头凶兽自然就是猰貐,只不过称它为凶兽并不合适,应该是神兽才对。

猰貐知命庞大的身躯飞向了子墨,他传出神念道,“我看你自己能应付,就没出手,实在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敢遁出灵婴,倒是让我饱餐一顿。”

“那他真是自己找死了,对于灵婴我或许有办法,可是也比较麻烦,不过有你在,灵婴还不是有多少你吃多少。”

子墨嘿嘿一笑,也没有神识传音,直接开口道。

猰貐知命硕大的脑袋很是人性化的点了点头,赞通道,“这是自然。”

这时,有死无生剑飞了过来,绕着猰貐一直转,似乎对于刚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你要那灵婴有何用,你也不能吃。别闹了赶快回去。”

子墨笑骂了一句,然后拿出一块元气石晃了晃。

有死无生剑这才欢欣雀跃地钻入了子墨的体内。

子墨握着元气石一边吸收其中的元气,一边看向红豆,眼中满是笑意。

猰貐则是蹲在子墨身侧,打了个哈欠,一股困意来袭。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红豆,还不知道道友怎么称呼?”

红豆小心翼翼远离了猰貐,娇滴滴开口道。

“我叫白羽衣,红豆姑娘不必客气。”

子墨看着此女的双眼,轻声开口道。

之前因为距离太远子墨还没有注意,现在近距离观察下,子墨才发现,她的眼睛黑白分明,瞳孔漆黑无比,眼珠则是洁净无瑕,搭配上水润的光泽,让子墨觉得内心出奇地平静。

子墨从她的眼中没有看出来一丝的敌意以及防备,只是看出了她对于猰貐怯怯的害怕,她的双眼的纯净,似乎能够让你直视她的内心,又似乎能够直视自己的内心。

子墨从踏入修真界开始,从未有见过这样的眼睛,这种眼神是装不出来,只有发自内心的纯净,不带一丝的杂质才能拥有,好像她对于世间万物都充满了善良,美好,他实在无法想象在这个尔虞我诈见利忘义的修真界怎会有如此的纯净的一个人。

想起之前此女说的那些幼稚话语,子墨现在有些明白了,那不是她在说谎,她说的都是真话,只不过梁睿没有当真,包括子墨也没有当真。

怪不得她出手一直都没有下死手,也没有杀机,原来是这样。

纯粹善良到如此地步,让子墨汗颜。内心对于她也有些可怜,严格来说,她并不适合修真界,或者说修真界不配拥有她,不管如何,善良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扭曲的世间。

如果梁睿当时放走了她,子墨甚至于能够想到,她肯定会在见过白长生之后回到这里,然后闭上眼甘愿赴死。

所以子墨并没有忍心骗她,直接说出了自己现在的名字。

红豆甜甜一笑,开心道,“我觉得你不像天狐族,反倒是像我们人族!我也知道你对我没有杀意,是真的想救我,谢谢你!”

子墨心中一震,久久无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