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从紫罗兰开始的无限穿越 > 122、身份被识破了
  这下,除了狂野猎犬之外,就有新的线索了。

  不过有关于那人的身份,路叶完全没有头绪。

  他为什么要毁掉那批货,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还是担心被人查出来?

  而且,如果毁掉药剂的那批人如果真的是药剂的制造者,那他为什么会选择跟伯利克合作,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伯利克发放药剂的对象大多都是安宁道的信徒,帝都的高层甚至都不知道这种药的存在,这么一弄逻辑就说不通了。

  不管是钱还是权,都是帝都的贵族和官员们掌握着,要卖也应该是卖给他们才对。

  要知道,安宁道的信众大多都是平民,路叶在当警备队队长的这段时间,也了解到了市民们的生活水平,帝都的税都收到二十多年后了,百姓都成穷鬼了,哪儿有油水可榨?

  还是说……因为药剂的副作用,所以需要一些人来试验?

  有太多的疑问没有头绪。

  路叶摇了摇头,有时候想得太多也不是个事儿。

  人类有个缺点就是做得太少,想得太多。

  与其在这里绞尽脑汁,不如早些养好伤,趁风头过去之后,再去安宁道调查看看。

  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新线索呢。

  细心的波鲁斯看到路叶摇头的动作,以为是打扰到他了。

  毕竟路叶现在的情况的确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过于嘈杂对于病人来说是有害的。

  “好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波鲁斯拿上空饭盒,准备离开。

  “哦……那你好好休息啊。”威尔也嘱咐道,“放心吧,队长接下来会想出对付夜袭的方法的。”

  众人离开,很快房间便恢复到了最初的安宁、

  就在路叶以为自己可以闭上眼睛再安心地躺一会儿时,又有人来了。

  那是兰,腹部受伤的他此刻也在这间疗养院之内。

  他看起来也不太妙,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腋下还夹着拄拐。

  不过从他已经可以下床行动这点来看,他的伤势恢复得还算不错。

  “怎么,想找人聊聊?”路叶问。

  “倒也不是,只是有些担心你的情况罢了。”兰一如既往地微笑,“鸡汤好喝么?”

  “味道很棒,不过我的情况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俩不都是肚子挨了一刀么,”路叶说,“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你这样下床走动,当心伤口又裂开了。”

  “你说的对,”兰说,“比起你来,我的伤要严重一些呢,毕竟昨晚那个金发女人可是对我下了死手,要不是我闪得快,被剖开的可就不是我的肚子,而是心脏了。”

  路叶闻言,眼神凝重了一瞬,然后看向兰。

  他听出了兰的言外之意,但并不敢确定。

  “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么?”兰反手关上门,一拐一拐地来到路叶床边,“介意我坐一下吗,这里没有板凳,站着的话有些难受。”

  “你随意。”

  路叶用双手撑着枕边坐起来靠在床上,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没有波动,但被窝下的右手却多出了一把银色舞者。

  他是趁用双手起身的时候从储物空间之中拿出来的,因为有被子的阻挡,所以兰看不见。

  兰的帝具叫做【万里飞翔·莫斯提马】。

  其能力是让使用者飞行,大幅提高机动性的同时,翅膀上的羽毛也可以发射,其穿透力能够轻易刺穿钢铁,要不是希尔的大剪刀帝具防御力极高,昨晚她跟雷欧奈俩人恐怕就等不到路叶抵达了。

  防人之心不可无……

  虽然兰现在身体受伤,但路叶并不能完全保证他不会突然暴起。

  这个距离拔出不死斩会受空间限制,但手枪不会。

  银色舞者里还有一发穿甲弹,足以将兰的大脑打出一个大拇指般大小的洞。

  “在开始谈正事之前,有什么想问的么?”兰说着,从床头柜上取下水壶开始倒水。

  “我不知道什么是‘正事’。”路叶说,“有话能直说吗,昨晚失血太多所以现在脑子不怎么灵活,猜不动谜语,也不想猜。”

  “失血不是很多吧,”兰喝了口水,微微笑道,“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真正被下死手的人可是我啊……那个长着兽耳的姑娘很重情义,在陷入了包围时先将她身边的同伴弄逃了,对于你这个带着她逃了一路的人,又怎么会下死手呢?”

  路叶叹了口气:“我算是知道了,当时你也在场。”

  “没错,看来你猜到了,”兰微笑道,“我看见你把那个女人从交织的线圈之中拉了出来。”

  路叶心说完了,卧底身份被识破了。、

  昨晚雷欧奈身处的位置很尴尬。

  三栋楼,身后是兰,身前是艾斯德斯等人,而雷欧奈刚好就处于中间的位置。

  路叶是依靠小巷墙壁上的管线攀爬上去的,当时情况紧急,可没有爬楼梯的悠闲时间。

  只不过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那个时间点雷欧奈刚好给予了兰重创,兰跪撑在地,所以路叶第一时间没有看见他,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雷欧奈与艾斯德斯身上。

  而他带着雷欧奈逃跑的时候,兰又恰好起身,目击了这一幕。

  “我的运气真是好不是吗?”兰说,“晚起一秒,或许就看不到你的脸了。”

  路叶没说话,只感觉手中的银色舞者蠢蠢欲动。

  ——必须将兰灭口,这是路叶现在的想法。、

  但是他没有,因为理性告诉他,他现在之所以还能悠哉地躺在病床上,享受着高级护理和队友们起早贪黑做出来的鸡汤,就证明兰还没有将这件事说出去,否则他现在躺着的不是床,而是牢房内的阴湿脏臭的草垫。

  至于兰为什么不告发自己的理由……路叶当然是不知道的。

  总不可能跟艾斯德斯一样爱上自己了吧?

  要是真是这样路叶觉得自己还不如去躺饮食脏臭的草垫。

  不对,在那之前应该先一枪把这货毙了再说。

  但是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或许兰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套话什么的让他伏罪,毕竟他昨晚只是看到了,并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说不定现在病房外面就有一大群人全副武装地等待着,只要路叶一说“呀,你怎么知道”,就冲进来杀了这个叛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