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穿越小说 > 京途 > 第六章:就叫太白吧
“凝香蝶名满江南,

 貌压百花青城川。

淡月相知秋色静,

遥寄相思与东山。”

  此诗又引得一片叫好,至于好在何处却无人去提,在座的皆知这吕博瀚是何品性,那些不喜的自然不会去牵强附会,而那些叫好的则是一些不知所以的城外人士,单看诗句确实不错,将思念痴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别有一番滋味,而楚轩则是听着这让人发寒的嗓音有些不舒服,吕博瀚好似嗓子里卡着沙子一样,语调奇怪,让楚轩听得直起鸡皮疙瘩。

  “吕公子才学过人,婉蝶在此谢过吕公子。”婉蝶听完此诗之后声音似乎有些雀跃,好似很喜欢这首诗一样,至于真假却是只有婉蝶自己知道。

  “婉蝶姑娘不必客气,本公子一直期盼与婉蝶姑娘秉烛夜话,畅谈古今,还望姑娘让在下如愿。”吕博瀚似是听出婉蝶语气中蕴含的欢喜,心头一动话便顺口而出,心中觉得今晚能进婉蝶房内的似乎非他吕博瀚莫属了。

  “吕公子说笑了,若是公子才学过人婉蝶断然不会拒绝。”只听婉蝶在帐后一声轻笑,缓缓说道。

  “不知楚公子准备的怎么样了?”未等吕博瀚回话,婉蝶便开口朝着楚轩问询。

  “婉蝶姑娘,我从未见过你,你让我以你为诗我怕是做不出来呀。”楚轩歪头望着账内那朦胧的窈窕身影,缓缓开口,此言一出全场皆惊,纷纷猜到莫不是这楚公子要弃权?

  “公子可当真会说笑,难道公子作诗还要看人?”婉蝶在帐后嘴角微翘,双手扶着栏杆似是在透过这罗帐与楚轩对视,

  “那是自然,既让在下写你,又不让见你,那在下即便是写出来了,你又如何可知我写的是不是你?”楚轩面露讥诮,说实话他最烦这种遮遮掩掩的了,若是带面轻纱还可以接受,这在身前挂块罗帐还万分自信的让别人以她成诗,按照楚轩的话就是猪鼻子插葱,那是装象了!

  “公子之言倒也不无道理,既然如此那奴家便把这碍人的物件撤了。”婉蝶此刻倒是很好奇这楚公子究竟是何许人了,其实她也不是没有在公共场合露过面,在她出道的第一晚就在凝香楼内为众人弹琴唱曲儿,而第二次则是她当选魁首,在街上出游,而今天则是第三次,楚公子既说见到自己才会作诗,于是便吩咐身边清音将这罗帐卷起,待帘子缓缓升起众人立刻将双眼望了过去,这可是婉蝶姑娘啊,青州城中无人不赞这婉蝶姑娘的美貌,然而大部分人却从未见过婉蝶的真面目,而今日楚公子短短几句话便让婉蝶姑娘以面示人,众人不由暗暗钦佩。

  

    随着罗帐升起,只见一个年方十八的少女俏丽在众人眼前,清秀雅致的小脸上桃腮泛红,一双温柔的眼睛好似泛着水光,小巧的嘴角泛着笑意,而身着一件纯白的水袖长衫将那窈窕的身躯包裹,腰间用金丝缠绕扎了一个蝴蝶结,白衣胜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众人盯着那似画中又似从天上走出来的白衣仙女,竟是让场内众人呆滞了几分。

  婉蝶对这场面倒是见怪不怪,仍是微笑的瞧着楼下的楚轩,婉蝶所站的地方是厅内戏台的正上方,而楚轩的包厢则是正对着戏台,所以二人此时的视线极好,楚轩则是瞧着婉蝶打量起来,楚轩倒不是被这婉蝶的容貌迷住,而是突然发现她很像一个人,很像前世的一位明星,楚轩不由得笑了,这婉蝶能在这青州有这么多的追求者是不无道理的,楚轩忽然觉得一首诗很适合她。

  “楚公子因何发笑?”婉蝶有些不明所以,楚轩的脸绝对是属于耐看型的,浓密的剑眉配上一双明亮乌黑的眼睛,搭配上刀刻斧凿的脸丝毫没有厅中众书生的柔弱样子,阳刚之气分明,婉蝶视力极好,忽见楚轩对着他发笑则是有些不明所以,于是开口问道。

  “姑娘,你长得很像一个人。”楚轩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当楚轩缓缓开口吟完,厅内的场面竟是出奇的安静,众人皆立在原地望着一身白衣的婉蝶,就连婉蝶身边的侍女清音也是望着身边的小姐,在众人眼中站在栏杆后面的婉蝶搭配上这首诗仿佛真的升华了一般,只感觉一股出尘的气质扑面而来,周自允不禁喃喃重复着楚轩嘴里的诗句,心中暗叹不虚此行,竟在青州结识如此出类拔萃之人。

  “公子身具八斗之才,出口成章,不知公子可否上楼一叙。”待众人缓过神来,婉蝶方才朱唇轻启,语中竟是有些祈求之意,场中众人明白第五轮不用比了,这楚轩,当之无愧。

  “大哥,这等风华绝代之人为何以前在我青州从未听说过。”许温纶朝着许志望去。

  “此人乃是人中之龙,往日或是不屑与我等为伍,然而今日之作四首皆是佳品,定然是要一朝化龙啊。”许志自然也是对那尚未谋面的楚轩心悦诚服,毫不客气地说刚刚楚轩的那首清平调纵使给在场众人十年时间,恐怕也作不出来如此贴合此情此景之作,无人可望其项背。

  “陈旭,等这姓楚的下船,给我断了他两条腿,我要让他爬着出这青州城。”吕博瀚有些气急,原以为自己一定可以赢得这婉蝶的芳心,方才吕博瀚只是惊鸿一瞥,饶是他阅女无数也是瞬间被婉蝶吸引,当即发誓今晚必要让这婉蝶在他胯下承欢,可楚轩的横空出世击碎了吕博瀚的美梦,这如何能不让他气急败坏。

  “是,公子。”这陈旭既然号称吕博瀚的头号狗腿,自然是对吕博瀚言听计从,原因无他,只因多年以前吕博瀚的父亲,吕志虎曾救过他一命,从此他便成为吕家那最忠实的一条忠犬,而吕志虎只有吕博瀚这么一个公子,哪怕这小都督的要求再怎么过分,他眉头也不会皱下半分。

  “婉蝶姑娘,我是为我这兄弟才与众位才子斗诗的,现在既然我赢了,那你便陪我这兄弟吧。”楚轩懒洋洋的声音在场上响起,惊得众人目瞪口呆,连他身边的周自允都恨不得打上他一巴掌,这楚轩貌似还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竟是想要婉蝶姑娘去陪自己的朋友,难道他觉得婉蝶姑娘是那窑子里的娼妓吗?

  “小姐,我早就说他是一个粗鄙之人,你怎的还要选他,你看吧,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轻浮,竟..竟想要你去做那陪客的..”

    

  “闭嘴。”未等清音将话说完,婉蝶便开口喝到。

  清音似乎有些委屈,我这可是为小姐您打抱不平,您怎的还要凶人家,婉蝶看也未看身后的清音,只是朝着楚轩的方向欠了欠身。

  “楚公子见笑了,我这丫鬟头脑简单,有些不谙世事,口无遮拦,还望公子莫怪,待下奴家自然会惩罚与她。”婉蝶语气真诚,让人听着如沐春风一般,而楚轩本就是不拘小节之人,自然不会怪罪。

  “姑娘不必客气,你那丫鬟我刚刚见过,挺可爱的,罚就免了吧。”楚轩却是未在看婉蝶,纵使婉蝶再怎么花容月貌,前世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影都看多了,自然也就有了免疫力了。

  “多谢公子,既然公子是与友人一起来的,那不如二位公子一同上楼一叙如何。”婉蝶接下来的话惊得众人瞠目结舌,婉蝶竟是坏了自己的规矩,不过细想之下若是楚轩这等人物,规矩坏了也就坏了,场中之人基本都很大度,毕竟自己得不到的,如果是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人得到又有什么不好呢?加上众人皆有些结交楚轩的意思,自然此刻无人阻止。

  “周兄,你觉得如何?”楚轩转头向周自允问去,他想的很简单,如果周自允和婉蝶看对眼了他便下楼自己喝酒,要是婉蝶看不上他那他们权当追星了。

  “听楚兄的。”周自允自然不知楚轩的想法,所以表现得很是乖巧,在周自允眼中这楚轩简直就是个活神仙,看看人家说的什么,为了他斗诗,婉蝶那等姿色之人站在楼上请这楚轩过去人家都不去,还要让与自己,这简直就是菩萨再世啊,周自允现在已经决定必须要把楚轩拉拢到自己手中,此等大才之人,本殿下必要与他结实一番。

  随着楚轩与周自允二人上楼,舫中不知何时出现了许多朱唇柳腰的女人,穿在场中陪着众位公子喝酒吟诗,其实在婉蝶宣布结束的时候这些人便已经在下面了,只是见婉蝶姑娘与那楚公子还未商量好,便未出声,此刻见楚轩上楼,顿时厅中人声鼎沸,醇酒美人好不热闹。

  楚轩和周自允二人来到三楼,便被清音带到婉蝶的门前,只是看清音样子颇为不愿,楚轩也知道自己刚刚和三子确实吓到他了,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小姐,楚公子与周公子到了。”清音在门前轻声询问,随着里面人应答,方才将门推开,侧身让二人进去。

  楚轩和周自允二人进房以后清音便轻轻将门给关上了,而楚轩想象中的这婉蝶躺在床上酥胸半露的模样并未出现,而这房内连床都没有,不禁让楚轩有些失望,当楚轩将头转向右边时才见到墙上似乎是有一道帘子,再一细看原来那面墙是个隔断,“乖乖,这还是个套间,高级啊。”

  “二位公子请坐。”未等楚轩细看,端坐于桌前的婉蝶站起身迎着二人而来,将两张凳子摆在桌旁招呼二人落座,而楚轩好不容易停止了他的胡思乱想,坐在桌上看着婉蝶与周自允。

  只见婉蝶给二人沏好了茶,随即福身行礼在二人身前道:“婉蝶见过二位公子。”

  “客气客气,姑娘你也做,你和周兄聊就成,我不打扰你们,如果你们觉得我打扰就说一声,我下去就是。”楚轩此刻看着婉蝶犹如看着古风版的那位,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又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周自允是有些无奈,而婉蝶则是一怔,随即掩面轻笑:“公子可当真会说笑,即便奴家真的是个风尘之人,也断然不会如此轻浮,公子可莫要再取笑奴家。”

  楚轩笑容一顿反应过来,讪讪的坐在凳子上不再言语,只是端起茶杯不断地抿着,婉蝶见那杯茶杯楚轩两口喝完,便拿起壶给楚轩续了一杯。

  “姑娘,楚兄乃是济阳人士,而我则是从京城而来,我这兄弟逍遥惯了,方才来青州不久,有些不知礼数,还望姑娘见谅。”周自允终是忍不住开口替楚轩解释道,他怕在不开口拦住楚轩,谁知道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毕竟楚兄是连庙堂上内位都敢编排的。

  “周公子言重了,奴家倒觉得楚公子为人不拘小节,倒是难得的率性之人。”

  “婉蝶姑娘,方才我听你所奏的江南调音律动人,不知可否再作一曲,让我兄弟二人一饱耳福。”

  楚轩有些坐立不安,他在这里不知为何,就是浑身都不自在,婉蝶与周自允在一边聊诗词歌赋,自己却不懂这些,根本插不上话,这种感觉让他极其不适应,倒不如让他和三子上山抓鸡撵兔来得快活,可是见婉蝶与周自允聊得兴起却又不好意思打断,当真是如坐针毡。

  “楚公子,方才你与我所作之诗可有名字?”待二人聊到刚刚楚轩那首诗,婉蝶似是才反应过来一样,随即转头问道。

  “啊,就叫太白吧。”楚轩正低头思索如何找借口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婉蝶开口问自己诗名,可是楚轩当时看到婉蝶的时候刚好想到前世一个电视剧的剧情,李白正在为杨贵妃作这首诗,至于名字剧中却是未提,或者说就算提了他楚轩也想不起来了,于是便开口胡掐道,反正李白的字为太白,也不算乱说哈。

  “太白,果然是好名字,婉蝶在此谢过公子。”婉蝶思索一下便站起身,郑重的向楚轩行了个大礼,楚轩看着婉蝶如此行事,连忙站起来想要扶她起来,要说这古礼虽好,却也是在是麻烦了些,就像现在楚轩都还没搞清楚就被人拜,确实是让楚轩这个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三好少年极为不适。

  “楚公子,奴家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公子答应奴家。”婉蝶抬头望向楚轩,身子却还伏在地上,饶是楚轩再怎么努力竟是无法撼动半分。

  “婉蝶姑娘,你有什么话先起来说。”你跪我像什么话,楚轩则是有些慌乱,从小到大都是他跪别人,何时被别人跪过,况且他没死,更受不得别人跪他了。

  “公子若不答应奴家,奴家便不起来。”婉蝶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坚定地说道。

  楚轩将目光投向周自允,希望这个今晚才认识的冤大头能够帮他出出主意,可谁料周自允竟是将头偏了过去,目光紧紧盯着墙边挂着的一幅古画,似是画中有什么事物吸引了他,对楚轩的目光视而不见。

  “好,你先起来,我答应你。”楚轩见周自允不理自己,只好无奈地转身开口,不管怎么样先将眼前这位安抚起来,心里却想周自允这家伙居然对他的求助无动于衷,等下定要再点上几壶酒,定要让他出出血以解我楚某人心头之恨。

  婉蝶见楚轩松口也站了起来,脸上因为激动而飞上了几朵红霞显得分外可人,起身先将楚轩扶回座位,对着楚轩开口道:“楚公子,婉蝶今年已是二八年纪,再过两年便到了及笄年华,那时无论身形亦或容貌都将一落千丈,而婉蝶又不愿去做那陪酒之人,还望公子垂怜帮婉蝶赎身,日后婉蝶会奉公子为主,我会照顾公子生活起居,无论是给公子做丫鬟亦是做妾....”说着说着婉蝶一抹红霞顺着粉白的脖颈窜了出来挂在了脸上,婉蝶娇羞的低头不敢再看楚轩,却半响不见楚轩应声,低头接着说道:“公子放心,婉蝶虽身居凝香楼,可至今依然是白壁只身,从未与客人做过什么出格之事。”

  婉蝶以为楚轩担心她的清白,连忙开口解释。

  “婉蝶姑娘,我问一下帮你赎身的话,要多少银两。”楚轩怔怔的说道,他将婉蝶所言听明白了,婉蝶是怕再过两年便会被打发去做楼下的那些陪酒之人,这对她现在的身份来说确实是天差地别,楚轩却想的是如果答应了帮她赎身要多少银子,毕竟他现在全身家当不过四两银子,而婉蝶作为凝香楼的魁首,怕不是要好几十两银子,若是这样的话要不找周自允借点?

  “公子不必担心,为婉蝶赎身只要八千两即可。”婉蝶的话犹如一道惊雷响在楚轩耳边,方才还在想要是五十两银子的话便朝周自允借一点,然后自己让婉蝶跟着周自允便好了,反正这小子喝顿酒便能花上几十两想必不在乎这点银子的,可万万没想到竟是要整整八千两白银,这话炸的楚轩有些晕,险些没从椅子上跌下来,楚轩心中算了一下,按照青州的房价来算,帮婉蝶赎身的钱竟然是要花掉一百六十套宅子的钱,果然土豪的世界楚轩不懂。

  “婉蝶姑娘,我也很想帮你,可是我实在是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楚轩不禁苦笑道,若是几十两银子楚轩还能考虑下,即便周自允不借,按照他现在的赚钱速度,最多半年便能凑够,可是八千两的话楚轩就没办法了,哪怕他不吃不喝的打猎五十年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公子莫慌,婉蝶自己这一年也攒下一点积蓄,足够帮自己赎身了,若公子不弃我便将钱财取来交于公子。”婉蝶忽然的一番话让楚轩有点摸不到头脑。

  “婉蝶姑娘,你既然够帮自己赎身,为什么还非要我给你赎身,你自己不就可以吗?”楚轩不知所以,于是便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不瞒公子,我一个弱女子有谁人可以依靠呢,奴家早年父母双双过世,只剩下一胞弟相依为命,为了生计迫不得已卖身与这凝香楼,现如今我胞弟已然成亲,而我一个弱女子,若不找个依靠,即便自己赎身了这天下又有谁能护住我呢。”婉蝶似是双眸含泪,声音哽咽,似要哭出声来。

  “姑娘莫哭,不瞒你说即便我同意帮你,可是我也是一介平民也护不住姑娘不是,更何况我现在还与一小兄弟住在城南七里处的一间破庙,难道你要和我去住破庙?”楚轩连忙轻声安慰婉蝶,一五一十将自己现在的处境如实告知,他认为自己够真诚了。

  “奴家相信公子,以公子之才只要时机一到,定会功成名就,况且奴家自己有些积蓄,除了帮奴家和清音赎身,还剩下一些足以在青州置办一套宅子,这些都不是问题。”婉蝶望着楚轩坚定地说,而楚轩则是深感无奈,他发誓自己没有给这婉蝶下药,可这婉蝶就和吃了迷魂药一般非要赖上他了,甚至还要倒贴钱给自己买房子,并且还赔一送一,莫不是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只要虎躯一震便会有无数美女以及能人异士对他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