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穿越小说 > 京途 > 第八章:求诗
    楚轩其实是无奈的,哪怕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却也从未想过在这里要怎么样,他只想带着三子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赚点小钱买套宅子,取几个老婆,逍遥快活的过完自己的第二世就可以了,不管上一世的自己还是这个世界的自己都从未有过什么野心,所以当这些权贵频频向他示好的时候他是恐惧的,上一世他也看过不少小说和电影,心里深知卷入这些权贵纷争中的危险,至少人家还有主角光环,而自己呢,开局一个乞丐,其余全靠自己努力,这压根都不能相提并论好不好,况且他也从未觉得自己会是什么主角,哪怕在他保留着前世的记忆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给自己找的理由也不是什么主角穿越,而是他怀疑自己的孟婆汤没喝干净!

  “楚兄,我只是拿你当朋友,我自小在京都长大,身边之人大多对我畏惧,你是第一个和我平辈论交的朋友,我不需要你能回报给我什么,这间宅子就当我对你和三子的一点心意可以吗,况且以婉蝶姑娘之姿色,你若无实力,当真以为别人不敢动你?”周自允语气真诚,楚轩竟然无法反驳,神色变换之间咬了咬牙,伸手将那地契拿了过来,其实最重要的是楚轩想到了吕博瀚,想必许家兄弟不会骗自己。

  “那我就谢过周兄了。”楚轩轻声道谢,周自允见楚轩收了地契,也露出了如负释重的微笑,竟然是怕这楚轩不接,让人不知何意。

  楚轩三人收拾完毕便朝院外行去,倒是楚轩不让三子抱着那只箱子了,将箱内银票清点整齐,百两一张整好八十张,楚轩揣在怀中鼓鼓的一坨,待三人出门,楚轩方见街边停着一辆马车,车厢确实与他之前看电视见的不大一样,前世所见马车只是很小的一个箱子,与轿子一般无二,而眼前这辆马车身后则是犹如一间屋子一般大的车厢,让楚轩啧啧称奇,并且拉车的也并不是一匹马,而是三匹,一匹在前,两匹在左右各两边,可见这车厢分量。

  待三人上车后坐定,车厢之内居然有一张床,而窗边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着一个个的孔槽,想必是用来固定茶饭之类的物件的,而桌旁则是各有着四张椅子,腿身连着地板开出来的槽孔,竟是可以活动,而腿部则是有着三角一样的卡扣,可以固定住椅子,楚轩可算是长了见识,但是并未表现出来太多的惊奇,毕竟咱们也不能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不是,好赖咱们现在也算是个才子了,要有风度。

  正当楚轩和周自允闲聊之际,车外有些嘈杂,车外一护卫此时敲打着车厢,周自允掀开帘子,门外护卫对着周自允说道:“公子,有人拦路。”

  三人将头伸出车窗朝前看去,只见一群身着麻衣的壮汉推着一辆辆的手推车,人数大约在二十人左右,挡在了马车之前,周自允看了看说:“估计是送货的穷苦人,靠边听下,让他们先过去。”

  车外护卫闻言将车赶到了街边停好,这里本不是主街,道路并不宽敞,所以只得使马车一面贴墙,另一边才堪堪腾出一三人身宽的缝隙,用来过这些手推小车倒也够了,车前的哪群苦工打扮的人们见车停下,便挨个从马车给他们留出来的道路穿过,待队伍刚刚行至一半,中间的一壮汉一声爆喝,那群麻衣壮汉纷纷从身前车下抽出了一把把明晃晃的长刀,将马车包围起来,周自允其实只带了四个护卫,其中一个还在赶车,其余三人见状抽出腰间长剑迎着那群汉子扑了上去,不知这周自允是什么人,身边护卫端的是好生了得,以三敌二十竟然生生将他们阻挡在了马车之外,竟无人能靠近分毫。

  “公子,我带您冲出去,您坐稳了。”赶车的护卫名叫司空明旭,他们四人都曾是京都的城防军队长,此次七皇子离京也是安排的他们护卫,说实话,城防军在京都就是个摆设,其最大的作用就是充当这些皇子皇孙们的保镖,城防有护城军,城内有律政司的执法队,而京都不远处则驻扎着十万人由黄老将军统帅的卫京军,他们城防军平时的任务也就是在皇宫站站岗,可这不代表他们就是一群混吃等死的废物,能被选入城防军的都是各个军中百里挑一的好手,所以此时这种场面并没有让四人产生一丝慌乱,分工极为明确的护住马车的三个方向,而司空明旭只等前面的赵思年将这些贼人清理掉,便准备驾着马车冲出去,至于身后这些人自会有人解决。

  赵思年前方有七人,只因车门是朝着车头方向,这也是这群人主攻的方向,自家少爷可是交代了,车内的人断掉双腿,砍掉双手,而车外这些杂碎他们并未放在眼里,毕竟自己人多还怕他们区区四人不成,可是随着王贵与前方那名青年交上手便暗道不好,王贵按照梁国的等级算得上是五星高手,而梁国武道分为九个境界,从一到九,九星之后便被尊称为大宗师,而王贵眼前的赵思年起码也是七星高手,而他们这群人修为最高也才堪堪六星,念及至此王贵便无心再战,只想抽身,可赵思年好似看穿了王贵的想法,招招朝着王贵攻去,眼见赵思年要杀到自己眼前,王贵咬牙拉过身边一人挡下赵思年刺来的一剑,转身向着身后逃去,而被王贵丢下的那些人仿佛理所当然一样拼命拦着赵思年不让他追去,王贵只得将身前之人一一解决,随即一腿踢上身边的手推车,只见那车飞出去撞开拦着在马车前的三辆装满了砂石的手推车,司空明旭立刻驱车离开。

  “周兄,这些人你知道是谁吗?”楚轩待马车开出老远,狂跳的心才刚刚平复下来,刚刚那群人发难之时楚轩便因好奇发生了什么事而掀开帘子朝外望去,刚一掀开便见到一护卫提剑朝着那群汉子冲去,那名护卫他认识,正是给他和三子送衣服的那个,而当他看到方才还人畜无害的给他送衣物的护卫,转眼之间便提剑将一名壮汉的脖子划开,那汉子的脖子仿佛被切开了一个大口的水管,血喷出老高,脑袋朝着后面仰去似是整个头都被切下一般,只剩颈椎骨还连在一起,看的楚轩面色苍白,赶紧将帘子放下。

  “现在还未可知,让我手下的人调查一下再说吧。”周自允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不确定这些人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人,若是他们的人,那也未免太过心急了一点,这不明告诉自己他们就在这青州城内吗?

  而楚轩则是想着这些人会不会是吕博瀚的人,毕竟若是以小都督的名义,这件事未必不能办成。

  二人各怀心事,皆是低头不语,只剩三子一个人抱着上车前周自允送他的一罐子香果吃个痛快,刚刚发生的事情并未让三子放在心上,况且他刚刚想去掀帘子瞅一下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却还被楚轩一通训斥,让可怜的三子深感委屈,原本想着将好吃的香果留给他一些,现在看来我自己都吃了好了,凶自己恩人的人是不配吃这么好吃的香果的,三子一直以自己为楚轩的恩人自居。

  “公子,到地方了。”车外的司空明旭开口道,刚刚赵思年已经骑马追了上来,而另外两个兄弟则是一个去联系城外驻扎的弟兄,要多带几人过来,而一个则是去青州府衙处理善后了,毕竟现在这个年头当街杀人不是小事,哪怕是皇亲国戚也不会法外开恩,这点算是大梁朝最得民心的部分,一切以律法为准,而今天发生的事情可能是对方已经发现他们了,不管这群人是不是他们,保险起见都要再抽调几个人,今日来的贼人大多都是五星六星,谁知道之后来的会不会有七星以上的呢。

  楚轩三人下车只是便见到了赵思年,此刻赵思年正牵着马立在马车之前,见周自允下来立刻俯身在周自允耳边说了什么,只见周自允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赵思年便牵着马站在了车厢后面,不再言语。

  司空明旭将马车交给赵思年,便随着楚轩三人进了这凝香楼,这凝香楼不愧号称江南第一大青楼,木质的楼体竟是足足七层,将近二十余米高,而此刻哪怕是白天,来往于楼内的宾客也是络绎不绝,楚轩张望了半天,也没找到他脑子中那些站在门口招呼过路人的姑娘们,别说姑娘,连个龟公都没有,不由得让楚轩略感失望。

  待四人走进楼内,便有一旁等候的小厮上来轻声问询:“请问是楚公子与周公子吗?”

  听到小厮的话,楚轩有些愕然:“你认识我?”

  小厮轻笑了一声随即答道:“婉蝶姑娘一大早便交代了,若是见到楚公子来,小人要给公子带路的,所以小人一直在这门口等着公子。”

  楚轩听罢心中了然,也难为这小厮了,虽说他们与婉蝶下船时间相隔不长,可若是算算他去换衣服的时间,再加上路上耽搁的时间也将近两个时辰,现如今已时至正午了,也算难为了这小厮,于是楚轩伸手向着胸内掏去,掏出了一个布袋,楚轩倒在手上是四粒白花花的银子,本来楚轩有二两积蓄,加上昨晚周自允赔给楚轩的二两银子一共四两,小厮见到楚轩掏出银子眼前一亮,刚要伸出手去便见楚轩又把银子揣了回去,伸手在胸口摸索半天摸出来一串铜钱,小心的解开串着铜钱的绳结数出来十枚,又将绳子仔细的系上,将那串不过剩余五六枚铜板的钱串收好,伸手将手中的十枚铜钱递了过去:“呐,赏你的,这一上午辛苦了。”

  小厮见状赶忙伸出双手将铜板接了过来,努力的挤出他自认为很灿烂的笑容:“多谢楚公子赏,那楚公子咱们上楼吧。”

  楚轩显然对小厮的道谢极为受用,至于身后周自允的古怪笑容他权当没看见,地主家也没余粮啊,更何况他现在还只是个贫民,当然要省着点了。

  四人随着小厮沿着楼梯蜿蜒而上,只见这楼内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一路行来看着这来来往往的阔绰公子哥们与身边一堆莺莺燕燕,不禁暗自思考这种烟花之地,会不会有一丝真情。

  待四人行至楼顶小厮便退了下去,这七层显然要比下面幽静的多,而那股刺鼻的香粉气味也大大减轻,让楚轩的鼻子稍微好过了一点,小厮退下之后便由一个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过来给四人带路,楚轩看着前面少女的婀娜身姿不仅想到现在的小姑娘发育都这么好吗?

  少女将四人带到一扇房门前,轻轻叩了叩门,只见里面传来一声慵懒华贵的声音,少女推门侧身站立,示意四人进去,待四人进去之后便从身后将门带上了。

  楚轩打量着室内的一切,布局大概和画舫中婉蝶的房间差不多,只是大了许多,而中间也有了扇绣花屏风,屏风后面隐隐约约能看见几道人影,待四人走到屏风面前,那道慵懒的声音再度响起:“来人可是楚公子?”

  “正是在下,敢问您是?”楚轩未见到婉蝶,不禁有些疑惑。

  “呵呵,这楼里的人都称我为香姐,不过楚公子你嘛,可以叫我香凝。”随着一声娇笑,屏风被人从两边拉来,众人终于见到了香姐的模样,只见香姐邪坐于桌前,一手撑着头一手随意的敲击着椅子把手,楚轩看这香姐年纪大概二十五六岁,保养的算是不错,身着一件大红色锦袍,颇有华贵之风,最重要的是香姐竟然长得十分漂亮,比之婉蝶都毫不逊色,这让楚轩有些意外,原本他脑中对于香姐的想象是四五十岁脸上盖满粉底的老鸨模样,而眼前这位如果拉出去站在楚轩面前跟他说他是老鸨,楚轩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楚公子这是怎么了?难道对于我的样貌很惊讶?”见楚轩有些发愣,香姐忍不住开口问到,其实这些年见到她发愣的人有很多,可眼前这位楚公子眼神清澈,并未看出丝毫别的男人面对她之时的贪婪,好似还有些惊讶一番,不仅好奇的开口问询,其实若不是婉蝶早上回来之时给她带回来的那四首诗,香姐断然是不会同意婉蝶赎身的想法的,可是当她看到婉蝶手中的诗句,以及婉蝶开口绘声绘色的给她讲述舫上昨晚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她的心便松动了,若是婉蝶真的找了这么一个好人家,也不失为一件好事,香姐只后悔昨晚未亲自登舫,不过还好此刻还能见一见这位楚公子的绝代风华。

  “惊讶谈不上,只是香姐你和我想象中的样子有些差距。”楚轩很自然的说道,并未因为香姐漂亮就化身八戒,昨晚对于清音他只是醉酒状态,不然也不会失态的。

  “哦?那我在公子印象之中,该是个什么样子。”花姐似是好奇又似是很平常的询问,两只水缠雾绕的眼睛紧紧盯着楚轩,似是要从气势上将他压垮。

  “我想象中的凝香楼主人,大概是一个四十岁的大娘模样,身形消瘦,脸上盖着层层的脂粉,嘴巴毒辣,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楚轩如实答道。

  “噗....公子真会说笑,若我真是那样,倒还不如找把刀,自己抹了脖子算了。”香姐以手掩面笑的花枝乱颤,胸前的凶器随着笑容一上一下的微微颤动,楚轩看的竟是有些陶醉,眼前这幅景象他好似在哪看过,貌似是某网站小视频,甩出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楚轩觉得自己有必要正视香姐,毕竟能在这偌大的青州城中,置办一个号称江南第一楼的凝香楼,这种女人的手段可不会差,在楚轩眼中这是一场交锋,他若想将婉蝶赎出来自然不会如此简单,毕竟谁会放弃自己的摇钱树呢,哪怕过两年可能会有比婉蝶更优秀的人出现,那也只是过两年,而现在这婉蝶依旧是这凝香楼的招牌,这香姐又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将自己手中的招牌卖出去,楚轩已经做好了香姐漫天要价,而他坐地还钱的准备。

  “香姐,咱们直说了吧,我今天来是想为婉蝶赎身的。”楚轩开口打断了香姐的娇笑,他发现香姐笑起来的威力太大了,饶是他阅遍天下小视频也有些遭不住眼前的美色,身体竟然羞耻地起了反应,主要是香姐的凶器抖起来的样子,太过震撼,当真是温香艳玉在人间。

  “楚公子,你可知道婉蝶为我凝香楼的魁首,你这开口就要给婉蝶赎身,叫我怎么舍得,我与婉蝶可是情同姐妹呀。”香姐见楚轩直入正题,也慢悠悠的开口道,她要让楚轩知道,想要在她这将婉蝶要走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香姐,你开个价吧。”楚轩有些不耐烦,他从进这楼内到现在一直未见到婉蝶,已然有些不快了,哪怕不想让自己给婉蝶赎身,人总归要让自己见一见吧,这算怎么回事。

  “云想衣裳花想容,

    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

    会向瑶台月下逢。”

  香姐并未回答楚轩的话,反而慢悠悠的开口吟起了诗,楚轩则是有些不明所以,他不知道香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香姐慢悠悠的将整首诗念完又继续开口说道:

  “楚公子,价格婉蝶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你放心,我是不会开口加钱的,但是你若是想把婉凝带走,我却是有个要求,既然楚公子能做出如此文采斐然之句,想必不会介意再作一首,小女子不才,也想让楚公子为我作诗一首,想必对于楚公子来说,不难吧。”香姐那张娇媚的俏脸上挂满了笑意,说完便望着楚轩笑而不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