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修真小说 > 从女装开始修仙 > 第二十一章 大道忌水(下)
  一道破空声传来,迅疾异常,是那青衣男子手中的断剑。

  青衣男子并非一般江湖高手,依叶小墨推断,这人至少是固元境元武者,对于火符这种小手段,他就没指望能伤到青衣男子,所以叶小墨当机立断,逃。

  只不过青衣男子既非庸人,见叶小墨动作便料到二人要跑,避开火符后,朝着二人落脚点便全力掷出了断剑。只可惜当时虽是避开了火符,可火符激发后的火浪却是影响了他的视线。

  “什么仙术,不过是江湖骗术而已!你们还楞在这作甚,还不赶紧给我追。”青衣男子气急败坏吼道。

  叶小墨抱着陈以沫跳下墙头的那一刻,险些没有站稳,忍着大腿内侧传来的剧痛,手中一紧,便举足狂奔。

  陈以沫自被叶小墨抱起后就未发出任何声音,不是不疼,是不敢。她咬着牙,紧贴着叶小墨的胸前,一手捂住腹部,一手紧紧扣住叶小墨的脖子。

  “喂,你能不能别吃我豆腐?咱们好歹男女有别!”借着夜色,叶小墨穿梭于错综复杂的巷弄,听着后面有些远的追赶声,心情稍稍放松几分。

  男女有别?她不知道我也是女子么,可是我之前明明当着大家的面说了自己的身份啊,难道她没听见?

  想到这种可能,陈以沫却是在这种逃命途中笑了起来。

  难怪不喜欢我跟你亲近,那我……偏要!陈以沫毕竟十四岁年纪,这时也起了玩闹之心,不仅没开口解释,还将原本捂住腹部的小手挪到叶小墨的胸部揉了揉。

  嗯……真平啊……陈以沫有些尴尬。

  你还来劲了?叶小墨差点被陈以沫这个举动气得直接扔掉他。

  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毕竟他是立志做大侠的人,区区委屈算得了什么!

  不过这么逃下去不是办法,他本身不过是锻体境的基础修为,刚刚打了一架耗了不少体力不说,还负了伤。

  须得找一处地方躲一躲。

  转过一处巷角,前方出现一座很大的院落,里面彩楼林立,灯火通明,丝竹寥寥,人声鼎沸。

  就这了!

  一个兔起鹘落,叶小墨便抱着陈以沫落在了院中,这里是后院,没什么人,倒是方便叶小墨找一处地儿躲藏了。

  叶小墨大致看了眼方向,随意挑了座小楼,便潜了过去。

  一路上,小桥流水,彩石花卉,假山锦鲤,华丽至极。

  叶小墨默默念叨了几句,有钱的有钱的,叨扰了叨扰了。

  ————

  一间屋子的窗户,无声被打开,然后便是咕噜咕噜两声外加一声哎哟,有两人翻滚进了屋内。

  屋内无人,是间女子寝室。

  叶小墨站起身关上窗,随后两人转头打量房间。

  屋内香气迷人,粉帐红床,一桌两椅,桌上有酒有茶,反扣青杯两只。墙上油灯几盏,皆是红纱遮面,光线绮丽。左面梳妆台胭脂水粉不计其数,凌乱不堪。右边叶小墨打开衣柜,里面被衣裙塞得满满的,大多是衣不遮体的纱裙。啧啧嘴,他又看了看床底,好家伙,这什么女人啊,脏鞋臭袜全在里头,还有些酒壶,都落灰了。

  俗!

  叶小墨绕至床后,见一熟悉之物。

  又是浴桶,一见浴桶或者浴池他准碰不到好事!还有,这女人咋这么懒,浴桶都搁在寝室里!

  叶小墨走进瞧了瞧里面,水面不高,刚到一半,两个人进去水都不会溢出来,水面之上飘着几片花瓣,热气寥寥。

  “小墨,你受伤了?”跟在身后的陈以沫瞧见叶小墨裤腿处的血迹,讶声说道。

  便要上前查看。

  “你别过来,没事,小伤而已,我自己可以应付!”当然不能让他查看,这伤口可以在他很重要的部位旁边,万一看出个啥,岂不是完蛋!

  陈以沫看她如此神色,肯定又是计较男女有别了,她笑了笑继续走上前,就准备撩起叶小墨的裙子。

  不料还未动手,就被叶小墨抱起扔进了浴桶,不待她出言问询,叶小墨自己也跳了进来。

  “嘘,有人来了!”叶小墨一手捂住陈以沫的嘴,另一手举起食指在自己嘴边道。

  听闻有人来,陈以沫自然不敢再出声,两人蹲在浴桶里,幸好两人身材娇小,水位没有上升到高处,还够他们将头露在水面上,同时不被桶外之人看见。

  片刻,果然有说话声想起,而且离着房门越来越近。

  “宝贝,沐什么浴,公子我都快等不及了,何不先云雨一番,事后再你我二人鸳鸯戏水,岂不美哉?”

  “哎呀,你真坏,连沐浴的时间都不愿意等。”

  “小翠,你就依了本公子吧,本公子实在是等不及了,来来来,你摸摸这!”

  “呸,死色鬼,谁要摸,好了好了,依你便是。”

  房门被打开,随后又被关上。脚步声到了大约床边便停了下来。

  然后就是一阵淅淅索索的脱衣声。

  浴桶中叶小墨还在为两人沐浴不沐浴担心,与他面对面的陈以沫早已满脸通红。

  叶小墨见其模样,不明所以,以眼神询问怎么了。

  陈以沫憋了片刻,终是开口无声说了两字,青——楼。

  叶小墨一怔,随后反应过来,不禁也是臊得面红耳赤。

  只是他们能如何,现在出去?

  自然是不可能的!一方面两人没这脸,另一方面出去被发现,人家大喊大叫引来附近的黑衣人与青衣男子不是死定了。

  现下只能盼着二人完事后早些入睡,他们好悄悄溜走。

  房内,木床摇晃声不断,还夹杂着男女沉重的呼吸声和偶尔女子的呼喊声叫骂声。

  两人度日如年!

  陈以沫还算好,毕竟她年纪比叶小墨大一岁,身为公主也懂得多一些。不过为了缓解尴尬气氛,便准备做点什么。她望了望水下叶小墨大腿处渗出的一片猩红,缓缓伸手靠近准备去帮叶小墨捂住伤口。

  叶小墨瞪大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一边在水下伸手阻拦,一边无声开口道:“你干什么!”

  陈以沫笑了笑,握住叶小墨另一只手往自己胸口上一按,顺便带着她的手抓了抓。

  “我是女子,嘻嘻。”

  这一抓直接将叶小墨定身在了当场,女人?那你干嘛女扮男装!

  同一时刻,陈以沫的另一只手也捂住了他的下身大腿处,只是靠着感觉伸手,到底位置还是偏了……

  这手感……不是大腿,是啥……,陈以沫有些懵,瞪着水灵灵的眼睛望着面前“倾国倾城”的脸。

  叶小墨痛不欲生,生无可恋。

  “可惜了,我,是,男,子!”

  那你干嘛男扮女装!

  夜幕间,纸醉金迷的青楼,涟漪阵阵的房间,水温渐冷的浴桶里。

  一个男扮女装的男子,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就这么僵在那小小的桶里,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默默无言。

  我就知道,遇见浴桶准没好事!早知道宁愿熏死也要躲在床底!

  是了,老子大道忌水!

  大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