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修真小说 > 梁月 > 第一百八十章-免战第一轮
  江南东道苏州同里古镇,秋风似水,人心如雪。
孟然没把自己的决定告诉计芙蓉,他没有把握能够在计家的比武擂台上大放光彩,也没有把握战至最后,所以不愿意给少女希望,因为他怕少女再次失望。
这一日,同里古镇某个不出名的小食肆里,坐了两个在未来名满天下的人物,皆是让江湖人难以忘怀的大风流。
吃完午饭,孟然与计芙蓉告别,姗姗而回。
同福客栈的门口,林姓刀客腰悬狭长佩刀,以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站在那里,眼角的余光不住地盯着街口的方向看。
在孟然出现的瞬间,林姓刀客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缓缓放松,少了一丝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孟然看到翘首以盼的人影,急忙加快步伐,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了林姓刀客的面前。
他对着林姓刀客歉然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有点事耽误了,你们吃饭了没?”
林姓刀客示意无妨,笑了笑道:“还没呢,都等着你呢。”
孟然挠了挠鬓角,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快进去吃饭吧,我刚才吃过了。”
说话间,两人已是来到了客栈的一楼大堂,其余几位都已经入座,静静地坐在那里。
众人见到孟然以后,一颗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随后便开始吃饭。
待吃喝完毕以后,已是午时末。
孟然在耿护院放下手中茶杯的时候,轻声说道:“耿叔,您下午有事儿吗?还去计家擂台那边吗?”
“哦?”耿护院不解地看着孟然,问道:“怎么?你有事儿吗?”
孟然犹豫了一下,随即将怀中的那块竹片拿了出来,说道:“我决定参加计家的比武,想问问您有没有时间去看。”
耿护院哑然失笑,道:“傻小子,我能有什么事,就算是天塌了,也不妨碍我去看你的比武。”
得到耿护院的确切回答以后,孟然腼腆一笑,说道:“那就这么说好了,我休息一会儿,到时候咱们一起去。”
耿护院微微颔首,道:“去吧,养精蓄锐就在此时。”
等孟然上楼以后,樊无忌怪眼一翻,问道:“大哥,孟小子不是说自己不参加计家的比武招婿吗?怎么忽然改了主意?难道他相中了计小姐的美色?不会是要做那喜新厌旧的无良公子吧?”
耿护院瞪了口无遮拦的樊无忌一眼,斥道:“孟然如何行事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只需静观就是,休要多言。”
樊无忌碰了个硬钉子,倒也不以为意,挤眉弄眼地说道:“你说孟小子刚才是不是去私会计小姐了?”
耿护院乜了自家三弟一眼,心里暗暗忖道:“三弟这家伙何时这么聪明了,竟然能一语道破真相。”
早就看不惯樊无忌言行无状的林姓刀客径直站了起来,语气轻蔑地说道:“樊护卫是太闲了吗?若是觉得日子清闲,林某倒是想讨教一番,看看是你手中的短矛快,还是你的嘴皮子厉害。”
如此刺耳轻辱的话,自是把脾气火爆的樊无忌气的火冒三丈,他一拍桌子,大声喝道:“好贼厮,安敢看不起你樊爷爷,且看爷爷取你狗命。”
听到一个‘贼’字,本就与林姓刀客同一战线的林冲、花荣兀自站了起来,齐齐瞪着樊无忌,大有一言不合,就将这个聒噪不堪的家伙杀了,换取一份安静祥和。
耿护院在桌子上轻轻拍了一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樊无忌,你现在立刻回房,罚你面壁思过,若是有半点松懈,就不要怪我下手无情。”
樊无忌听到这道命令以后,身躯微微颤了一下,似是回到了在北地军营之中的场景,那个时候,自己的大哥耿护院就是这般训斥自己及那些违反军纪的兵卒。
他清楚记得自己大哥下手有多重,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条件反射地回道:“是,樊无忌谨遵将令。”
在其他人疑惑不解的眼神中,樊无忌慢慢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脸忐忑不安地看着耿护院,好似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以眼神祈求大人的原谅。
耿护院摆了摆手,示意樊无忌回房面壁思过。
待樊无忌走后,耿护院将其他三人按回座位,略有歉意地说道:“我这位三弟,在人情世故方面很是懵懂混沌,若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三位兄弟多多包涵。”
林冲与花荣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会与这粗人计较的。
倒是一向沉默寡言的林姓刀客忽然开了口,声音冷冽地问道:“樊无忌那厮可是边军出身?”
耿护院叹了口气,并没有遮掩樊无忌的出身,直言道:“不错,三弟曾效力于北境虎贲军。”
林姓刀客对着一旁的空气呸了一声,喝骂道:“果然是在畜牲堆里待过的,不仅没良知,还没脑子。”
耿护院的脸上多了几分难看,他对着林姓刀客平静说道:“我也是出自虎贲军。”
林姓刀客愤恨难消,斥道:“那又怎么样?”
耿护院摇了摇头,淡淡道:“在边军之中,杀良冒充功之事屡禁不止。我并非是为这些人辩护,但林兄弟要学着释怀,要慢慢淡忘那些仇恨,不然的话,你这一辈子就完了。”
林姓刀客凄然一笑,道:“我这辈子还有指望吗?家破人亡,谁能抚平我心底的伤痛?武道境界徐徐跌落再无寸进。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
耿护院一脸同情地看着林姓刀客,宽慰道:“当年的那些人,死的死、走的走,想要在茫茫人海之中再寻到他们的踪迹,谈何容易,不如趁现在还年轻,做一番事业,也好过余生活在痛苦之中。
你的家人泉下有知,定然不会希望你每日愤恨难平,他们的愿望肯定是要你好好生活,而不是如今这般颓唐懈怠。”
林姓刀客没有接话,拿起桌上的茶壶对着嘴巴就是一通灌,好似喝酒一般。
茶壶空了以后,林姓刀客面无表情地说道:“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当务之急自是把孟然平安送至无量山,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不过我要说一句,若是姓樊的那厮再出口无状,我定会拔刀相向。”
耿护院点了点头,道:“放心,我会约束他的,不会让他胡说的。”
此后四人无言,在一楼大堂里静坐无声。
......
等孟然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是到了未时过半。
他用冷水胡乱洗了一把脸,便与耿护院几人匆匆忙忙地赶往计家擂台。
一行人到了擂台附近以后,那里已是站满了人影,比上午的时候更显人多。
幸运的是,因为报名的人不少,所以比赛尚未开始。
孟然一行人在人群里挤了一阵,便听到擂台之上的计家三爷计道政开始讲话。
“感谢各位朋友莅临,我代表计家向各位表示欢迎。”
“我计家悟园自修建以来,已经历三百多年的风雨,在这期间,计家兴荣繁盛过,也曾衰颓不振过,但还是延续到了今日,实为我计家的幸运。”
“今日,是我计家三百年来第一次举办比武招婿,各位年轻俊彦能来参加比武,是我计家的幸运。”
计道政说完几句客套话以后,话锋一转,开始提及比武招婿的重要话题:“我本以为报名的年轻俊杰不会太多,但直到刚才,在最后一位少年郎报名结束以后,我才知道来了多少年轻俊彦,报名人数共计二百六十一人,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与老祖商量了一番,决定将我脚下的擂台一分为四,每次可上场八人进行比武。
至于比武的规矩,和晨间提过的一样,相邻的两个号码进行对决,即一号和二号进行对决,三号和四号进行对决。
胜者进入下一轮,败者若是想要继续参加比武,可在败者组中进行角逐,若是获胜,同样进入下一轮。
今天下午的时间比较有限,所以先进行第一轮的比武角逐,明日辰时开始第二轮的比武。
鉴于参赛的总人数为单数,我将在比武正式开始之前,随机指定一位朋友说出一个号码,让那个号码的拥有者直接进入第二轮的人选。”
随后计道政对着台下随意指了一人,那人一脸雀跃,想也没想就喊了一个数字。
计道政听到以后笑了笑,大声道:“好,直接进入第二轮的参赛者为八十一号,请持有八十一号竹牌的参赛选手明天早上准时参加比赛。”
此话一出,台下唏嘘声此起彼伏,纷纷为那中得头彩的家伙欢呼,也为自己没能有这等好运气而叹息。
计道政接着说道:“现在比武正式开始,请一号到八号参赛选手上台。”
在一阵喧闹声中,数道人影缓缓上了擂台,在计道政的指导中,前往各自的对手跟前。
随着一声锣响,八位少年打斗了起来。
耿护院朝着擂台瞥了一眼,便再无兴趣观看,他转身看着孟然,轻声问道:“你那竹牌还在吗?我记得你是八十一号吧?”
孟然笑了笑,说道:“正是,看来我来早了,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看看其他人的身手,也好让我心里有点底。”
耿护院一脸欣慰地笑了笑,说道:“不错,还算沉稳,比同龄人多了几分稳重大气,也比少年人多了几分谦逊。”
孟然腼腆一笑,继续看向擂台上的人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