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穿越小说 > 我的师长冯天魁 >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伪造疫区
  贺国光的变化,吓了唐式遵一大跳。

  “小山,贺参谋这是怎么了,完全没有当初缴共时候扯高气杨,指点江山的气派了,研究起什么土八路!”

  好不容易碰见私下和周小山见面的机会。

  唐式遵拿贺国光的变化当话题开头。

  “时代在变化,民众在觉醒,十八集团军已经不是昔日的土八路了,从华中到云贵川到陕甘宁一路长征,不仅选出了睿智的领导人,也打出了铁血之师。大帅锐利的眼光在抗战爆发的时候,就看见了人家的变化。川军哪怕抽调最精锐的三个师,在华北敌后坚持抗战,没有后勤,没有粮食,一切靠缴获,一切靠着民众,我们川军做的到吗?”

  “共党妖言惑众,我承认他们很会蛊惑人心!”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抗战是全国人心所向,化整为零的三个师光复了华北广袤的农村地区,最广泛的组织敌后抗战,今天三个鬼子,明天五个伪军,如火如荼,集腋成裘,把敌后的民众都拧成了一股绳,连我这次入浙的打法,也不得不学习十八集团军,你没看到吗?”

  唐式遵哑然,他没想过,自己瞧不上的十八集团军,不仅郭勋祺放下身段折节下交,连贺国光也无比重视,听周小山语气更是推崇备至。

  “小山,我对共党打土豪,分田地的做法很反感,不认同!地主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唐司令,可是你不得不承认,大地主,大军阀对土地的兼并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甚至扼杀了中华民族崛起希望,在陪都重庆,高墙大院里是莺歌曼舞,杯酒交错,纸醉金迷,可是在中原,在苏北,在青陕,多少农民一家人都凑不出每人一套完整的衣服出门,天灾人祸,饥荒来临,满大街都是卖儿卖女者,甚至易子相食。”

  周小山有些后悔,自己说多了。

  埋着脑袋的唐式遵也不得不承认周小山说的是事实,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小山,你的意思,马克思哲学会战胜三民主义?”

  “还三民主义,就浙赣战役来说,军委会哪一项决策是围绕三民主义执行的,某些人早就背弃了三民主义,眼里只能看见实实在在到手的物资,军火,大洋,还有黄金。”

  周小山的话,如若重锤,砸碎了唐式遵对国民政府获得抗战胜利后论功进爵,行政一方的最后幻想。

  他都蒙了。

  “这种局面下,川军必须要抱成一团,哪怕是为了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也要顺应天下大势,做出自己的贡献!”

  唐式遵本来想打破砂锅问到底,到了嘴边却变味了。

  他跟周小山的关系,远不如潘文华和郭勋祺跟周小山的关系。

  在特务横行的局面下,亲密如兄弟的战友间,也不乏告密者。

  话能说到这种地步,已经是两人的极限了。

  “你的意思,要我和潘文华摒弃恩怨,共进退!”

  唐式遵和潘文华恶斗多年,但凡潘文华赞成的,唐式遵就反对。

  说白了,都是为了在刘湘面前争取利益。

  甚至知道刘湘忌惮手下哼哈二将联手,他连潘文华推崇备至的周小山引进沿海实业入川都反对,投资也遮遮掩掩。

  这刘总司令都殉国了,习惯改不了啊。

  “都是袍哥弟兄,大敌当前,为什么不能共进退。刘文辉和邓锡候还是同学,二刘大战时候他这么埋怨邓锡候背叛,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也摒弃了恩怨,人家两人在缅甸携手抗战,关系比之前做同学还亲!”

  “小山,谢谢你,我也知道,今天你我推心置腹,你承受着很大风险,我发誓,绝不会出卖弟兄,踩在袍哥弟兄的肩膀上去获取将星,但是你们有什么决策,也不要瞒着我!”

  “你在埋怨依法治川的事情?”

  “不是,依法治川的事情,你干的很漂亮,老家来电报,街上多了好多物资售卖,老乡们生活也比之前好很多,可以吃饱饭了。我总觉得贺国光的变化,跟你有很大关系,这转折太突兀了!”

  周小山笑的很灿烂,唐式遵意识到了他和潘文华的恶斗,已经不管对错了。

  还有救。

  不妄自刘湘一直很器重他,也不妄自自己一直资助他们部分军饷军械。

  “小山,你和家烈帮我看着二十三集团军,我想回四川拜祭大帅!”

  沉思了一会的唐式遵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想知道,郭勋祺和潘文华对共党怎么看的,十八集团军有什么值得两人亲共,周小山说破天都是小辈,他不熟悉自己,还忌惮自己告密。

  “要不要通知潘司令?”

  “我亲自给他发电报,在成都大帅的墓前,请他和勋祺喝酒!”

  唐式遵要是摒弃跟潘文华的多年恩怨,争斗,花干戈为玉帛,这才是甫系川军的大喜事。

  周小山笑着调侃。

  “好嘛,罗军座本来都想回去,让你抢先了!”

  唐式遵哈哈大笑起来。

  “浙赣会战余波未了,我给周从化和邓子英发报,让家烈暂时代替我的职务!我待会给家烈说,欠他一个人情,等我回来,他就可以回永州了。”

  贺国光和罗家烈都没想过,唐式遵说干就干。

  听说他发电报给郭勋祺和潘文华请酒,两人都愣了。

  倒是周小山第二天一早,就让李卿霞的空飞专门跑一趟,把他送回了成都。

  本来准备回缅甸的贺国光和周小山,只能在广德呆着。

  “小山,回缅甸说话做事小心点,康泽还在缅甸,军委会对川军也很忌惮,我得到消息,中央军在昆明编练了部分部队,还邀请史迪威的米国顾问团协助训练,时刻准备开赴缅甸!”

  这小子胆子太大了,心眼也够小。

  贺国光之所以这么说,提醒周小山,如果要报复跟何应钦走的很近的杜聿明系。

  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还要注意自己安全。

  “唐司令这么一回家,没个二十天回不来,我们还是先把注意力放到太湖周边!我是这样想的,最近封闭的几个传染病村落病人都在好转,让人清路,移动两个到太湖附近隔离,并且对外宣城太湖爆发疫病!”

  “传染病都是鬼子搞出来,鬼子还怕这个?”

  贺国光正在沉思周小山想不战而屈人之兵,这种可行性。

  范明先发问了。

  “鬼子也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一样会得病,军队都是人口密集的环境,这种烈性传染病最难防的就是人多的地方!”

  “转移的弟兄恐怕有些危险?”

  危险的岂止是负责转移的弟兄,甚至沿途一些病人污染的衣物,触碰的物品也容易造成二次传染。

  “算了,我们干脆伪造隔离疫区和病人,说是前段一个病人跑到了太湖,连续几个村落都被传染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