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18章:不期而遇,相谈不欢
  竖日清晨,凰璃醒来,穿好衣服,出府,上马离去。

  在两国使者到来前,她还可以回军营瞧瞧。昨天一天都没有管事,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生什么难以处理的事情。

  尽管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但又不排除会发生,还是去一趟为好。

  据探子回报,两国的使者最早也要等晌午后才能够抵达渊城,现在时间还早。

  此时两国的使者已然“不期而遇”,两对车马同时前进,一红一黑,红色的一边是祁阳国的,黑色的一边是南辕国的。

  坐着两国使者的马车相隔仅一米左右,马车的帘子并没有被主人拉开。

  “阁下是南辕国的太子燕启寒吧。久仰大名!”

  “不敢。你一定就是祁阳国的太子炎麟阳了!祁阳国有如此气势的也唯有你了。”

  帘子根本没有拉开,就说得这么,这客套话还真是“客套”。

  说是久仰大名,实际上完全没有交集,也没有什么突出的成就可以让人顶礼膜拜的。

  说是气势非凡,连人都没有见到,怎么能够看得出来。

  说白了就是官方版的“睁眼说瞎话”,说得文化一点,就是低配版的“商业互吹”。

  但是两人并没有将这放在心上,这种话他们已经听过无数遍了,早就麻木了,再听,已毫无感想。

  炎麟阳:“合作,如何?”

  燕启寒:“合作什么?”

  炎麟阳:“你知道的,暝渊国。”

  燕启寒:“不知。”

  炎麟阳:“你们想反悔?!中途退出?就算现在退出,也改变不了你们已经站在了暝渊国对立面的事实!”

  燕启寒:“不会。”

  炎麟阳:“呵!怎么不会!既然敢同意将今年的地点改为暝渊国,就应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都上了一条船,你们想要跳河吗?!而且我们此行的目的不就是去探一探它暝渊国真正的实力,你敢说如果暝渊国真的外强中干,你们会没有一点想法?”

  燕启寒:“父皇的决定,我不敢妄加揣测。”

  炎麟阳:“所以你们南辕国到底站在那一边?又或者你们想要保持中立,坐山观虎斗?”

  燕启寒:“不是。南辕国一向不喜征战,和气生财。”

  炎麟阳:“你最好说到做到!”

  交流就此终结,马车依旧并行,但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直到午饭时间,两人同时出马车,也没有进行任何交流,无论是语言上,还是眼神上。

  两队车马都停下休息,分别在官道两旁的树下,互不干涉,但又随时警惕着对方。

  虽然没有发生过两国使者在前往某国的路上相遇并暗下杀手的事情,但万事都有头一回,小心一些总是好的。

  休息好后,祁阳国的先动身出发了,南辕国等了一会才不紧不慢地继续前进。

  这下拉开了距离,更加没有了交流。

  祁阳国炎麟阳乘坐的马车中,此时坐着两个人,一个就是炎麟阳,另一个是炎麟阳手底下最好最信赖的谋士谢治。

  虽然炎麟阳的生母是皇后,出生就被封为了祁阳国的太子,但是也意味着他必须时时刻刻都小心警惕,因为想要把他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的不在少数。

  他之所以能够占着太子之位到如今,一大部分都是因为他母后的母族在祁阳国的实力强大,不可撼动,再加上他母后精于算计,步步筹谋,才能够在不得皇帝宠爱的情形之下依旧稳坐皇后之位,还确保他的太子之位不受其他皇子的威胁。

  谢治是祁阳国皇后送给自己儿子炎麟阳的十岁生日礼物。谢治可以说是祁阳国皇后的一大助力,在帮助她坐稳皇后之位的路上出谋划策过很多,每一次的效果都极好。

  将谢治送给炎麟阳的时候,她就告诉炎麟阳:“你必须学会并能够自己守护好自己的东西,母后总会有照顾不到的时候,也不能够永远都陪着你。”

  自那天起,炎麟阳就被迫长大。他不明白,为什么母后不再对他温声细语,不再关心他的学业情况,不再……

  后来真的长大了,懂事了,明白母后那么做全都是为了他好。

  这次出使暝渊国是母后给他的一次考验,他一定不能让母后失望!

  “老师,我们要怎么做?南辕国似乎不想与我们合作。”

  “太子殿下,这由不得他们。落子无悔,已经入了局,想要出局,也得问问布局人同不同意。有老夫在,一定让殿下满载而归!”

  “嗯。如果这次做得好,回去后能够得到母后的认可,本太子一定重重有赏!老师您想要什么,我好提前给您准备好。”

  “老夫没有什么想要的,也什么都不缺。只要能够将老夫毕生所学所得全部授予殿下,老夫死而无憾!”

  “老师,此行路途如此遥远,还要劳烦您陪我来,我真的愧对您!只是这次真的对我很重要,其他人我又信不过,只好让您老陪我一起颠簸。”

  “无碍。能够为殿下效劳,是老夫的荣幸。出发前皇后还特意召老夫,让老夫多提点你。”

  一阵沉默……

  炎麟阳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白发苍苍的老人,心里一痛。

  “老师,母后把您送给我的时候,您,是不是不情愿。”

  “没有。皇后对老夫有恩,她将殿下交给老夫教导,老夫感激都来不及,怎会心怀不满。”老人摇了摇头,面带微笑。

  谁会想到,看似和蔼可亲的老人,实则手段狠辣,计谋满怀。

  后面的南辕国车马徐徐而进,不快不慢。

  马车里面,燕启寒闭眼静坐着,脸色有些苍白。年仅十九的燕启寒,从小便身体虚弱,泡在药罐子里。

  本来这次可以不是他当这个使者的,但他要是不去,年迈的丞相就要去。

  如今丞相已经老了,已经经不起折腾。所以燕启寒自己请求父皇,让他去。

  南辕国皇帝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舍得,更何况燕启寒的身体虚弱,也承受不了这么长的路程奔波。但燕启寒态度坚定,南辕国皇帝也只好同意。

  不过为了保障自己儿子的生命安全,随行的御医就有五六个,还是燕启寒极力争取的最少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