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25章:各自出发,宴会开始
  “各国使者现在出发了吗?”凰璃漫不经心地整理自己今天隆重的衣着服饰。

  奢华倒是奢华,可耐不住穿在身上一点都不舒服,又重又热!希望今天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正常进行,早点结束,否则她真的不介意把她的爱刀拿出来秀一秀!

  “都已经出发了,再过一会就到宫门口了,王爷。你要现在出发吗?马车已经备好了,在王府门口。”徐管事认真回答,手里捧着一把收起白色折扇。

  “既然都已经准备好了,哪就出发吧。”挥袖,右手微握置于身后,左手顺手拿过徐管事手上的折扇,流利地甩开,朝外走去。

  今天她只是一个看戏的翩翩公子,折扇这种东西当然必不可少。要是能够嗑瓜子就更好了,可惜这种正事又严肃的场合,不会又这种普通又广泛化的小吃食。

  悠悠踏上马车,收起手里的折扇,坐进去。

  看见小桌上摆着几盘精致靓丽的甜点,舒心一笑。

  徐管事就是懂我!

  将手里的折扇放在一边,捏起一块奶白色的长方体,微微一咬,细细品尝。

  嗯~李记的白酪,正宗的味道。看来徐管事有心了,回去得好好赏赏他。

  又品尝了其他盘子里的小东西,果然,也是其他的正宗甜点。

  凰璃最是清楚,这些甜点在渊城是有一定名气的,而且都是每天限量,但每天排队等候的人依旧被吸引过去,络绎不绝。

  能够买到已经是幸运了。如果徐管事以暝王府的名义去买的话当然可以优先购买,但凰璃早就明确说过,绝不允许暝王府任何人以暝王府的名义出去享受优先或是打折甚至免费的权利。所以这几盘新鲜的甜点一定是今日一大早排队买来的。

  凰璃在赶往皇宫的马车里享受美食,各国使者也在前往皇宫的路上,凤曦晟则已经到了皇宫,此刻正在和暝渊国的皇帝冥肃下着棋,实力相当,不相上下。

  “我知道你在让我,但是我不需要。你拿出全部的实力,才是对我最大的尊重!”将手里的白子落下,冥肃严肃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说着严肃的话。

  听到冥肃的话,凤曦晟拿起一颗黑子,落下,抬眸说道:“我输了。”

  你输了?什么?

  冥肃立即看向面前的棋盘,刚才还输赢未知的一局棋,现在已经泾渭分明,输赢已出。

  表面上的确是他赢了,可实际上他输得彻底。

  凤曦晟没落这最后一子还好,这一落,冥肃一眼望去,知道这盘棋全程都在凤曦晟的掌控之中。

  想来,如果他们继续走下去,最后也会是他赢。但是他刚才他那么一说,凤曦晟干脆落子让棋局结束,他赢了。可凤曦晟也变相地承认他之前的确是在让冥肃。

  这样反倒是让冥肃哭笑不得了。

  “怕我输了,然后心情不好,就不配合待会的事?”冥肃转眼就看透了凤曦晟的小心思。

  棋艺上冥肃的确远不如凤曦晟精湛高超,但看人看事方面,冥肃透彻着呢!

  “嗯!”凤曦晟直接应了下来,今天的事他预谋了这么久,一定不能有任何差错。

  “真的不后悔?”冥肃还是有些怀疑,虽然凤曦晟真的很坦诚,他也能够看到他的深情,可谁说感情没有变数,更何况这人这么强大。真的会甘心从此被牵制,无法获得常人都想要的高权厚禄?

  即使得到了凤曦晟的誓言,冥肃总是还有点担心。

  “不后悔!永远!请放心。”

  “好!如果有一天你伤害甚至背叛了她,我会让你承受这世上最痛苦的刑法,绝对痛不欲生!”冥肃故意恶狠狠地警告。

  “不会有那么一天。如果真的有,我自己也不会饶过我自己!”凤曦晟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陛下,四国使者都已经到了,暝王殿下也到了。”小德子在外传话。

  冥肃再瞧了一眼棋局,以及端坐着的凤曦晟:“走吧。我们也该入席了。”

  说完便先一步起身离开。凤曦晟跟在后面,不紧不慢。

  大殿上,所有该来的差不多都已经到了,也在宫娥的带领下入了已经安排好的各自的席位。

  凰璃的席位在皇座的右下方最近,她的右手边依次是雪国使者席位,南辕国使者席位。

  皇座左下方由近及远依次是霓月国使者席位,祁阳国使者席位。

  暝渊国目前没有新任丞相,原任丞相早又已被罢免,故丞相之位至今还空缺着。而瞧着暝渊国皇帝冥肃的意思,并不打算提携谁为新的丞相。

  也是,之前的宫变,原任丞相就有着很大的“功劳”,为避免悲剧重演,还是不要丞相为好。

  其他靠后和靠远的席位,坐着的分别是各大官员,职位由高到低,席位由远及近。

  冥肃从殿外进来,凤曦晟紧随在后。

  为表尊敬,殿内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行礼。

  冥肃坐上皇座后,示意免礼。此刻凤曦晟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席位,刚好是凰璃的旁边,最近的席位。

  凰璃刚刚还纳闷,她旁边的位子怎么是空的,难不成多设了一个?可这不太可能,这么重大的场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纰漏。然后就看到了凤曦晟跟在她的皇兄陛下的后面进殿,还到了她的旁边。

  这下凰璃知道了为什么旁边的席位空着,原来主人还没有来。可是按排布说,这应该是雪国使者的席位,怎么会是凤曦晟的?

  各国使者一般都是各国的太子或是丞相级的人物,凤曦晟不姓雪,那肯定不是雪国皇室中人,而且雪国太子雪流珏就在那里。但如果凤曦晟是雪国的丞相,那她绝不可能不会不知道,这么年轻的丞相,几乎没有哪国的皇帝敢这么用人。

  “各国使者能够到我暝渊国,是我暝渊国的荣幸,朕代表暝渊国敬各位一杯!”冥肃双手举樽而起,客套一番。

  各国使者陆续站起,各捧一杯酒,回应暝渊国皇帝。

  “今年本应是我祁阳国来办这五国交流宴,奈何天灾人祸实在是太过凶猛,才不得不请求将今年的交给贵国来主办。实在是愧疚!”炎麟阳说出先前已经打好玩的腹稿,脸上挂着歉意,好像真的很愧疚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