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33章:自我妥协,目光幽怨
  第二天清晨醒来,凰璃没理会还“没醒来”的凤曦晟,直接出了营帐,去处理今天的军务。

  虽然现在她的假期还没有结束,但是她不想闲坐着,那样她又会不由自主地去乱想。她不想,也不希望自己变成自己都讨厌的那种人。

  假寐的凤曦晟在听到凰璃已经出去了的声响后,才睁开眼睛。

  昨晚能够留下了已经是意料之外了,不能够逼得太紧了。

  一上午凤曦晟都安静地待在营帐里面,没有出去。凰璃早晨离开后,也没有回去看看。

  经过一晚上的冷静,理智告诉凰璃,她这次做的真的很过分,她不应该这么对待凤曦晟。可是心里又很别扭,同时还隐藏着深深的不安。

  对于凤曦晟,她除了知道他是雪国使者,其他的完全不知道。不知道他家里有什么人,不知道他在雪国身份地位,也不知道他以前经历过什么,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她,即使顶着“入赘”的名头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不高兴的情绪。

  没等凰璃继续胡思乱想,中午日头高照,宫里传话,要凰璃和凤曦晟去皇宫,也没说是为了什么。

  想到凤曦晟还没有离开,还在她的营帐里,就命人牵了两匹骏马过来。

  手里握着两根缰绳,走到自己的营帐前。

  “陛下让我们现在去一趟皇宫。”

  正在发呆神游的凤曦晟听到这声音,一时间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不敢相信外面真的有凰璃在,脚步却不由自主地向外走去。

  然后真的看到了两手各牵着一马的凰璃。

  见凤曦晟出来了,凰璃没再说话,直接将一直手里的缰绳朝着凤曦晟扔过去,转身就利落地骑上自己手里留下的马,绝尘而去。

  没有等凤曦晟的意思。

  缰绳被扔过来时,凤曦晟伸手,刚好接住。缰绳打在掌心,有些重,但对凤曦晟来说,没什么。

  翻身上马,立即追上去。

  一路上,两匹马一前一后快速奔跑。距离总是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最后有一段路不能够骑马进去,只能够步行。

  于是两匹骏马就被留在了原地,被训练的马是不会随意走动的,而且待会儿会有宫里的太监来把它们牵去暂时管着。

  凰璃在前面慢走,凤曦晟在后面紧随,但不靠近。

  就在马上要到了的时候,凰璃突然转身朝凤曦晟走去,没有征求凤曦晟的同意,直接拉起凤曦晟的手,快步前进。

  是的,凰璃妥协了。她跟自己怄什么气!

  要是凤曦晟真的欺骗了她的感情,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戏弄她,她不介意将凤曦晟绑起来,只能够一直待在她的身边。

  实在不行就废去他一身的武功,让他无法逃离,如果凤曦晟不想留下的话。

  凰璃自认为不是一个好人,做不到将凤曦晟放走,自己黯然神伤。

  短短的几分钟,不知觉间,凰璃就将情况最恶劣化了。这也是她在处理事情,完成任务时的习惯性思考方式——考虑最坏的结果,做最坏的打算。

  不是凤曦晟对凰璃不好导致她心里不安,相反,是凤曦晟对凰璃太好了,以至于凰璃在自己的思维里不敢相信。

  被凰璃拉着的凤曦晟安静地跟着,他能够感受到,凰璃对他没有那么排斥了。原本堵堵的心也瞬间舒畅了,心情也好了起来。

  其实这两天,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平静。

  最后,凰璃拉着凤曦晟到了后花园,后宫最大的花园。

  此刻冥肃正和月灵坐在荷花池中间的亭子里,池中荷花开得恰好,荷叶在微风中摇曳,水下还有各种品种的观赏鱼自在地玩耍。

  老远看到这么一幕,凰璃想到了一个画面——才子会佳人。才子当然是她家皇兄陛下了,至于那位佳人,好像是上次和凤曦晟一样说要嫁给她的另一个。

  她是谁来着?

  霓月国的使者,月灵。

  凰璃终于从自己的记忆中翻出来了月灵的身份信息。

  月灵,月沁。

  都姓月,要不是不在一个世界,她都要怀疑月沁也是霓月国的一个皇女了。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可能,但是她真的好想月沁。

  也不知道那个死丫头把她的身体怎么处理了。

  顺着水上的曲折的桥廊,到了冥肃所在的亭子。

  已经到了目的地,凰璃放开抓着凤曦晟的手,刚放开,凤曦晟就立刻把凰璃的手又抓了回去,力道尽量控制在既不能挣脱,也不会太痛之间。

  挣脱不开,凰璃也由着凤曦晟去了。因为被握着的是右手,凰璃坐了左边的石凳,把右边的留给了凤曦晟。

  凤曦晟也顺势坐在了凰璃右边的相邻的石凳上,扣着凰璃纤纤细手的大手没有要放开的打算。

  刚坐下,凰璃就收到了两束诡异的目光,还夹带着丝丝幽怨。

  寻过去,这目光的主人就是对面坐着的月灵。

  凰璃心里纳闷,这女人为什么这么看着她?她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啊?

  “月使者怎么如此看着本王?本王不记得有做过什么不太好的事情。”

  听到凰璃这么说,月灵看着凰璃的幽怨程度直接升了一个等级。

  “你们陛下刚才告诉本皇女,暝王是女儿身。这话要是别人说的,本皇女绝对不会相信。可这话是暝渊国皇帝,暝王的皇兄说的,其真实性让本皇女不得不信。所以本皇女希望暝王能够亲口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女儿身!”

  说完,月灵紧盯着凰璃的目光,幽怨中夹带着一丝浅浅的期望,期望这不是真的。

  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第一次春心萌动,对象竟然是一个女人!

  听完月灵的话,凰璃终于明白这女人为什么会这么看着她。尖锐的目光朝着另一边坐着的冥肃射去,像是在逼问为什么要把她女儿身的事实告诉一个才认识几天的,还是其他国派来的使者!

  冥肃不自然地撇过头,他这也是无奈之举。

  那天宴会结束后,他就告诉了月灵,他会给她暝渊国的皇后之位,作为补偿。

  只是月灵一心只想着为什么暝王宁愿选择一个男人也不想要她。怎么也想不通的月灵就一直追问冥肃,冥肃实在是被缠的不行了,才一时口快说了出来。然后又被追问是不是真的。

  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主要是月灵太锲而不舍了,冥肃不忍心这么一个好好的姑娘对凰璃的外表陷得太深。

  而且她即将成为他的皇后,纵使没有感情,她也有资格知道真相。

  凰璃也想过迟早有一天,她的身份会瞒不住。但是没想到第一个“出卖”她的居然是她的亲亲皇兄陛下。

  凰璃始终坚信一句话,一个秘密,知道的人越多,那么这个秘密离被揭晓已经不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