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38章:真实身份,谁是凶手
  回去的一路上,凤曦晟在想着待会儿要如何向凰璃解释清楚她遗失的那段记忆。凰璃则吸收着刚才她不得不相信的事实。

  没过多久,就回到了暝王府,重新进了卧房。

  对坐在小圆桌两旁,谁也没有先开口。

  此时此刻,凰璃已经清楚地意识到,刚才凤曦晟之所以能够带着她飞上天,不是因为凤曦晟武功有多高,而是因为凤曦晟压根就不是人族。

  听刚才那两个魔族对凤曦晟的称呼——晟阳神君,那凤曦晟应该就是神族了。

  凰璃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一个百分之百的现实主义者,不信鬼神之说的人,不仅体会到了穿越到另一个世界的难以置信,还要面对这个新的世界除了人界还有其他各界的事实。

  怪不得她在凤曦晟面前就是一个渣渣,谁会想到,谁会相信,凤曦晟本质上就不是一个人类!不是人类就算了,还是传说中不可能存在的神族!

  凰璃只感觉自己受到了一亿点的打击。要不要这么悲伤……

  “所以……你不会说,我的本体是一株仙草什么的吧?”既然是已定的事实,凰璃接受力也还好,穿越这种离谱的事情都发生在了她的身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凤曦晟一介神君,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来人界找她一个平庸的人类,怎么都说不通。于是凰璃就大胆猜想,她该不会是被凤曦晟养的一株仙草之类的,因为某些原因才落入人界,成了现在这模样,有了现在的身份。这是凰璃能够想到的唯一能够解释凤曦晟一个神君亲自下凡找一个人类的理由。

  这下凤曦晟就有点纠结了,他到底要不要直接告诉凰璃,她的本体是一颗黑蛋,额,更确切地说是魔族魔姬。

  但是又想到,要是他现在不说清楚,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得不偿失。

  “你原本是魔界魔姬,被困在蛋壳里面无法出世,魔界应该是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成功帮你破壳,最后不得已就把还是一颗蛋的你混在了仙帝要送给我的宝贝里面,我当时一眼就探出你跟我有着深厚的缘分,就把你留了下来,其他的那些稀罕宝贝都没有要。

  在经过我的神力温养了一段时日后,你就成功破壳了。我们相处很融洽,之后因为某些缘由,你到了人界,成为了现在的模样,拥有了现在的身份。”

  凤曦晟尽量以最简短的语言,把凰璃忘记了的记忆大概表述了出来。

  等了半天,也不见凰璃说话,凤曦晟还以为自己所说的那些,凰璃没有听进去,也没有相信。

  心要开始落下去的时候,凰璃开口了,但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我以前是一颗蛋?我一个胎生的人类,怎么以前是蛋生的?那颗蛋是什么颜色?是什么种类蛋?”

  凰璃这一个一个问题砸过来,愣是把凤曦晟整得欲哭无泪。感情他在这紧张了半天,凰璃的注意点就不在那里……

  “暗黑色。至于品种……”,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啊,可怜凤曦晟对魔界的这些并不了解,“应该是魔蛋吧……”。

  魔界,魔姬,魔蛋……好像,很有道理……

  “暗黑色?不会吧?!”,凰璃脑补了一下,一颗蛋,暗黑色的……太不可爱了!她怎么会是黑不溜秋的,没有观赏性的黑蛋。

  虽然她对于黑色系列的颜色都不排斥,可这不代表她能够接受自己曾经是一颗丝毫不可爱的黑蛋这个不能美好一点的过去。

  “等等……你刚才说我是魔界魔姬?”凰璃才注意到了最重要的点,她的真实身份。

  “嗯。”凤曦晟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应。不过凤曦晟故意没有说凰璃还顶着一个魔尊未婚妻的名头,也不是怕说,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况且前几天莫殇自己都否认了这个关系,就更加没有必要了。

  凤曦晟这一应,凰璃没再怀疑这是一个玩笑。

  不久前的那两个奇怪的魔族说她是他们的魔姬殿下,当时还以为是认错了,现在看来,没有认错,她真的就是魔界魔姬。

  这么一来,她是魔界魔姬,就是魔族,而凤曦晟是晟阳神君,是神族。可是,好像神族和魔族一向是不和的,敌对的,那就意味着不能够在一起。这可如何是好……

  凰璃不担心凤曦晟会因为其他人的眼光和言论而放弃她,抛弃她,但是她怕麻烦。而身为魔族的她和身为神族的他在一起,就必定会造成麻烦,而且按正常规律来说,还不会消停。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不是,我,魔族,你,神族,而我们在一起了?不会有什么麻烦吗?”凰璃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凤曦晟,表达出自己的担忧,忧愁。

  “不会。”

  “为什么?一般来说,不是不允许异族在一起吗?况且我们还一个是魔族,一个是神族,明显就不对头。”

  “他们不敢。”凤曦晟说这话的时候,底气十足。他也确实有这个实力,所谓的“他们”,也真的不敢。

  “……”她没有什么疑问了。

  安静了一会儿,凰璃突然想起一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她一个魔界魔姬,会变成暝渊国的暝王。最重要的是,她为什么没有凤曦晟所说的那一段记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由。

  千万不要告诉她,是所谓的下凡历劫提升修为什么的,简直蠢极了。

  “你是被算计了,我当时没有及时找到你,知道的时候,你已经被扔下了堕仙台,之后就是你知道的了。”凤曦晟没有隐瞒凰璃是被算计才变成这样的,毕竟这仇还等着她自己去报。

  “该不会是你的死忠粉干的吧?居然还成功的算计了我,看来是一个狠角色。是她太强了,还是我太弱了?”凰璃继续追问当时的细节,她想要知道自己怎么就败了,还这么惨。

  “死忠粉?”凤曦晟一脸迷惑,死忠粉是什么?以前璃儿口里就老是蹦出好些他不懂的词句,原先他还以为这是魔界的特有语言,去了魔界几次,才隐隐感觉,这不是魔界的,至少他还没有听过。

  “唔……就是暗恋迷恋你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的女人,当然也可能是男人。不过我绝对相信你的魅力,一定可以男女通杀!对就是这样!”觉得自己说得很对的凰璃还再次肯定了一番。

  不过凤曦晟的魅力这么大,真的好吗?要是让他的粉丝们知道她把她们的男神给收了,不知道会不会被她们的怒火给烧死。凰璃绝对相信,她以后的情敌,只会多,不会少。

  不过有再多也没事,反正凤曦晟始终只会是她的。

  “那,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凰璃瞅瞅自己,肉体凡胎,她现在就是一个实打实的凡人,要是来一个神族的情敌,她岂不是直接被秒杀了。

  不行!绝对不行!光想想就接受不了。

  “你暂时只能待在人界,等过完这一世,去冥界,应该就可以恢复以前的样子了。”对于这方面凤曦晟也不是很了解,但是据他所知,八九不离十了。

  既然确定了暂时只能维持现状,凰璃也不担心了。担心也没用,又解决不了问题,还伤心伤肝,百害无一利。

  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先解决眼前的问题,才是正道。

  祁阳国的使者在暝渊国渊城被杀害,无一生还,看来这一场阴谋就是冲着暝渊国来的。

  虽然她已经封锁了消息,但她清楚地知道,这消息马上就会传到祁阳国皇帝的耳朵中。

  要是让暝渊国皇帝知道自己的儿子,祁阳国的皇太子,在出使暝渊国后被残忍杀害,绝对不会罢休,会向暝渊国讨个说法。若是暝渊国没有给个满意的答复,两国之间的战争将一触即发,这并不是凰璃想要看到的。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幕后黑手,尽可能在这个坏消息泄露出去前找到。

  然而,对于什么人会做这样冒险的事,在暝渊国的渊城动手杀使者,还全身而退,凰璃没有丝毫头绪。

  她只有几个猜想,凶手的身份有几种可能,所有可以从中获利的都可能是幕后黑手。

  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祁阳国。尽管被杀的就是祁阳国使者,其中甚至包括祁阳国的皇太子,可是不排除祁阳国为了实现目的将此次的使者作为牺牲品。要知道,祁阳国的野心一向是各国都有目共睹的。牺牲一个皇太子,换得一个光明正大地向暝渊国开战的理由,很划得来的。

  毕竟在皇家,皇太子想要换一个只是分分钟的事,谁坐在那个位置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够带来最大的利益。

  也有可能是一直在旁边笑脸旁观的南辕国,那个燕启寒虽然是一副病秧子的形象,可是直觉告诉她这个人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羸弱不堪。相反,这样的人生在皇家,能够活到现在,没有一定的手段,说出来,谁都不会信。

  而且在诡异的凶杀案中,这样的人往往才是最可能作案的嫌疑人。你以为他做不到,也不可能会做,其实就是他做的,利用人们的同理心和正常思考死角,成功地摆脱被怀疑的可能。

  至于霓月国,也是有可能的。这月灵没有这个头脑,可是她那个母皇就不一定了。早些年凰璃就听说了霓月国女帝的雷霆手段,这件事如果是她做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先借用两国交好的名头,将自己安置于暝渊国的这边,然后又设法除去祁阳国的使者,使得暝渊国和祁阳国关系彻底恶化,最后趁着两国交战都没有余力之时,坐收渔翁之利。她相信,以霓月国不亚于原来没动乱前暝渊国的实力,完全有能耐一口吞下两个。

  至于雪国,可能性最小。她不否认其中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凤曦晟的身份是雪国使者。但是凰璃也没有到色令智昏的地步,这样说也是经过一番推理的。

  首先,雪国一向没有想要称霸的野心,如果真的有,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其次,额……好吧她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了……

  反正呢,四国都各有杀人动机,现在就看谁先耐不住性子了。

  “凤曦晟,对于今天下午的事,你有什么想法吗?”凰璃想要听听凤曦晟这个智商爆表的会怎么想这件事,说不定他能够发现她没有发现的玄机。

  “今天下午?”

  听语气,凰璃就知道这男人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其实不怪凤曦晟,他来这里的唯一理由就是凰璃,其他的事情他没有兴趣,不想费心去关心。所以在凰璃认真地安排应对措施的时候,凤曦晟的视线虽然没有离开过凰璃,可是也没有把发生的事和下达的安排放在心上。

  “祁阳国使者全部死了。”凰璃耐着性子说道,等待着凤曦晟对这件事的看法。

  没想到,凤曦晟就回了一个“嗯。”,凰璃觉得要是一直这样和凤曦晟交流,她迟早会被一口老血噎死。

  “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吗?又或者说,你认为谁最可能是真正的凶手?”

  见凰璃如此认真地征求他的想法,凤曦晟也收起了玩戏的心,根据自己已知的信息,细细思索了起来,然后得出来一个结论。

  “祁阳国。”

  “你也觉得是祁阳国!我也认为祁阳国的动机最大。只是这祁阳国的皇帝也是够狠的,连亲生儿子都随便当做诱饵,真是被野心蒙住了猪心。”凰璃愤恨地骂道,“不过,在皇家本就没有亲情可言,这炎麟阳看起来也不坏,就是摊上了一个身为祁阳国皇帝的老爹,最后还搭上了性命,年纪轻轻就这么死了。”

  “别气。”凤曦晟伸手摸了摸凰璃的头,安抚道。

  凰璃明白,凤曦晟意思是为不相干的人生气没有必要。只是想到她也是被算计在其中,心中的不满就抑不住往外冒。既然敢算计到她的头上,就要准备好承担她的愤怒的代价。

  对于这些,凤曦晟也不擅长,就只能在旁边陪着凰璃,在她累的时候,让她可以靠一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