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42章:探望伤兵,月灵离开
  在前往安置伤兵区域的路上,谢老将军简要地解释了一下临沂城目前的详细情况,还有现在祁阳国的情况。之后还简单精要地分析了目前临沂城能够实行的应对措施。

  这是极其重要的信息,凰璃听得很认真,不敢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因为也许一个不惹人注意的细节,就可以反转一场战争的成功与失败。不容马虎!

  “到了,这里的安置的是伤得较轻的将士们,人数比较多,就是大多数需要包扎,这里大夫人手不够,他们就只能简单地相互处理。”

  道路两侧,将士们正相互包扎着,但是由于不是懂这些,处理地很粗糙,包扎带上鲜红的血液慢慢扩散着,有人发现谢老将军来了,叫了一声,然后其他受伤的将士们也陆续发现谢老将军的到来。

  “将军!”

  “将军!”

  “将军好!”

  ……

  “好,你们现在都感觉怎么样?”谢老将军应了一声,然后担心地询问道。

  “将军,我们没事!要是祁阳国再来,我们还可以上!”

  “没错!我们还可以上!”

  “我!我!我也可以!”

  “还有我!”

  ……

  坐在地上休息的将士们陆续站起来,扬着手臂,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可以一战,为临沂城,为暝渊国而战!

  “好好好!”谢老将军连说三个好字,心情也好了一些,“你们都是我临沂城的骄傲,也是暝渊国的骄傲!”

  “暝王殿下。将军!您旁边的这位是暝王殿下吗?”一位伤了手臂,已经包扎了的士兵大声问,声音里面有激动,也有一点不确定。

  “是。”谢老将军直接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复,同时侧头轻笑着对还在观察着两旁将士们的伤势的凰璃说,“你差不多已经一年多没有来临沂城了,这些将士们也已经换了好些了,都快不认识暝渊国大名鼎鼎的战神暝王殿下了。”

  “是啊!都一年多了!”凰璃感慨着,面露怀念,“以前的那一批将士们应该大多都回去娶妻生子了吧。”

  而听到谢老将军的肯定回复,那个小兵更加激动了。

  “暝王殿下!我叫赵文,是谢家军的一份子,我们都很崇拜你!”

  边上的将士们听到他们将军身边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年轻男人就是传说中的暝王殿下,都心情澎湃。

  “暝王殿下!我是……”

  “殿下!殿下!我是……”

  “战神!战神!我是……”

  “我是……”

  ……

  将士们纷纷自报家门,希望能够得到一点暝渊国战神暝王殿下的关注。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也许这一辈子就只有这一次机会可以见到他们的战神,他们心中的神,一定不能错过。

  凰璃倒是没有想到这群将士们得知她的身份后会如此的激动,毕竟这些人都没有见过她,都是第一次见。感觉就好像是明星的大型演唱会现场,被一群激动的粉丝们拥护着,呐喊着。

  这种情景凰璃不是头一次面对,可是每一次都会给她不一样的感觉。第一次的时候是诧异,后来不再诧异了,却又有了其他的感觉,好像那一刻,内心被填满了,感触复杂。

  在23世纪的时候,凰璃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那时人们对她最多的是害怕,是恐慌,是嫉妒,是憎恨,还有各种情绪,无不都是负面的,感激什么的正面情绪,少之又少。

  所以有时候,面对这样的情况,她总有一种“这不是真的”的错觉。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错觉,才让凰璃没有在发生多次后,面对多次后变得习惯,而是暗自感谢。

  “今晚援军就会赶到,只要撑到援军到来,祁阳国的阴谋就不可能成功。你们有信心做到吗?有信心在太阳落下前让祁阳国的军队踏不进临沂城吗?”凰璃提高嗓音大声喊道。

  “有!”

  “有!”

  “有!”……

  在场的所有将士们高喊着,单手握拳,一下一下捶向天际,满满的都是热血沸腾,被凰璃挑起的血性。

  “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到!是不是!”凰璃紧接着喊道。

  “是!”

  “是!”

  “是!”……

  又是一片高声的应和。

  “好了!坐下吧!好好休息,恢复好体力,待会儿还要继续战斗!保护临沂城,保护暝渊国。”

  之后又在谢老将军的引领下去看了伤得较重的将士,有些手臂无法再动,有些脚无法再走路,有些伤到了眼睛,还有其他地方,但都是无法再恢复正常的重伤,让人看着都不忍心,看着都悲恸不已。

  这些都是为了暝渊国而战斗的英雄,他们以后的生活可能就此会受很大的影响,但暝渊国会给他们最好的救助。而那些在战场上与敌人厮杀而死的将士,朝堂会安排给他们的家人一些银两,还有其他一些方面的便利。

  探望完伤兵后,又回了城主府,进了议事堂,商榷对策。

  祁阳国不会给他们过多喘息的机会,也许下一刻就会又开始持续的进攻。而以临沂城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撑到谢明泽带领的援军的到来,就算是所有的将士,包括伤兵都顶上,也无法做到。

  这一次凰璃也难办了。

  虽然临沂城地理位置特殊,易守难攻,可是临沂城周围没有大量的大石可以做滚石,也没有高大适合的树木可以做滚木,抵抗起来也只能靠人力,而这样显然是行不通的。

  怎么办才好……

  “谢老,临沂城城里有没有爆竹之类的东西?”灵光一现,凰璃突然想起爆竹这种在23世纪早已被淘汰的东西,不过因为爆竹的原料与炸药还是有相似之处,所有当时学习如何如何制作炸药的时候,顺便瞟了一眼爆竹的制作。

  “爆竹?那是什么?”听到凰璃这么问,谢老将军完全不知道的样子。

  “没有吗?”这下凰璃放弃了这个方法。连谢老将军都没有听说过,看来这里还没有这种东西。那就难办了,她暂时还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可以解决眼前的糟糕情况。

  这要是在23世纪,她根本不用考虑这些东西。只能说这里的某些技术实在是过于落后了些,按说爆竹也不是很复杂,难道是这里没有原材料?

  除了这个解释,也没有其他可以说明没有爆竹这种简单东西的理由了。

  这下,凰璃真的愁了……

  祁阳国那边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原本以为可以一举攻下临沂城,然后直接踏进暝渊国,直捣渊城,没想到在临沂城就被谢家军给阻止了计划,还损伤了好些将士。

  还真是真是小瞧了谢家军!

  还没有离开渊城的月灵也收到了自己母皇的命令“立即赶回”,那就意味着,她的母皇这一次真的不同意她的想法。而暝渊国皇帝也没有同意她的意思,月灵心里既是焦急又是失落。难道她真的帮不了暝王吗?

  “主子,我们该走了。”明珠对着发呆的月灵提醒道。

  主子都已经这样坐了好久了,外面的马车也已经等候了好久,要是再推迟下去,就该晚了。她何尝不清楚自家主子的心思,可是现在的时局不容许主子把儿女私情放在前面。

  “哦……好!”月灵语气失落,表情落寞。

  她真的得走了,这一次她不能任性。可是心隐隐作痛,她越是想要忽略,越是忽略不了,甚至在她的头脑里越发清晰。

  踏进马车前往暝王府的方向望了一眼,收回视线,进入马车。

  也许以后不会再来了吧……

  月灵心里知道,这是唯一一次机会,来暝渊国的唯一一次机会。以后真的来不了了,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主子……”明珠担忧地轻声喊了一声,想要安慰心情明显不好的月灵。

  “我没事。”月灵笑着说道,试图以轻松的姿态越过去这一坎。

  是啊!反正她也不能够嫁给暝王,管这些做什么。

  月灵不停地给自己心里暗示,忽略掉心里的痛意。

  “出发吧,回去。”月灵闭上眼睛,下达离开的命令。

  这一次,真的回不去了。

  “出发!”明珠将月灵的命令传达出去。

  然后马车满满开始起步,出发,回霓月国。

  听到他们已经到了城门口,月灵想要掀起帘子,再看一眼,手刚落在帘子上,停顿了一会儿,最后又放下了。

  还是不看了,省的多了念想。

  这些记忆,就让它满满沉寂,直到有一天再忆起,只会略微怀念地轻笑一声,然后再忘记。

  “主子,你……”看着这样的主子,明珠终归还是有些心痛,不忍心。

  “明珠,你知道吗?其实我知道我跟她不可能了,可是我还是担心。你说这一次,她会不会有事啊?祁阳国这一次明显是有备而来,也许早就已经谋划了很久,就等着这个机会了。可是我却帮不了她……”月灵向明珠吐露出自己的心声,她现在需要一个倾听者,她需要诉说。

  一路相处,明珠早已把月灵真心当做自己的主子,主子伤心了,她也很伤心,可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奴婢,做不了什么,帮不了什么。

  “忘了吧,以后主子你会找到一个对你好的公子。”这是明珠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安慰言语,一句对月灵未来的真心祝福。

  “嗯,明珠,你说得对。我以后会找到一个更好的……”接下来月灵说不下去了,她自己都不相信,骗不了自己的心。没有更好的了,这就是她见过的最好的,只是她们注定没有缘分。

  她还需要一些时间……

  这一刻,月灵心里很是复杂。自己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原以为会是一段良缘,没曾想连良缘都算不上。上天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她喜欢上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

  在知道暝王与她一样是女人的时候,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喜欢崩塌了。女人,她喜欢的居然是一个女人!呵呵呵!她从来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疯狂的事情。

  但是如今不管如何,都结束了,与她再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皇宫御书房,冥肃在仔细批改着今日呈上来的奏折。暝渊国和祁阳国开战,朝堂有三种态度。

  第一种是支持,同意打回去,最好把祁阳国的领土也占一部分过来,第二种是反对,希望能够派使者去调解,就祁阳国使者在暝渊国渊城被杀害一事给予祁阳国足够的补偿,然后两国不再短兵相接,最后一种是保持中立观望,也不表态。

  冥肃正在批改的这奏折里面除了一些其他的需要上报的问题,就是这三种立场的官员对自己立场维护的理由。

  对于这些,冥肃都没有太过在意,但凡是这些都被放在了一边,不做处理,因为在冥肃眼里,完全没有必要。

  暝渊国与祁阳国终会有一战,这早就是不可避免的。现在打与以后打,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至于为什么要询问朝堂里那些只用嘴皮子说说而已的官员,只是走一个过场,战与不战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现在临沂城什么情况?”冥肃一边手里写着,一边用平常的口吻询问。

  “暝王殿下与雪国使者已经到了临沂城,但是所带的军队要天黑才能够抵达。”御书房里响起影子独特的沙哑的声音。

  之后冥肃没有再问了,御书房又恢复了刚才的模样,好似刚才只是一个幻觉,不存在似的。

  南辕国的使者在可以离开的当天就立即起身离开了,燕启寒不希望南辕国卷入这场纷争之中。也许他的不表明立场,会让南辕国在这场纷争结束之后陷入不会的境地,可是那个时候毕竟还没有到,而到了的时候自会有办法的。

  南辕国总归是五国之一,纵使实力最弱,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被其他四国之一吞掉。除非五国被某国一统,南辕国绝不至于落到灭国的绝境,而只要没有到绝境,一切都是未知的。

  怀着这样的心态,燕启寒启程回了南辕国。这一次,祁阳国与暝渊国之间的纷争,南辕国不参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