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47章:压榨价值,制造假象
  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装扮的精致的面容,洛琉璃的神情有些恍惚。

  兜兜转转还是又回来了……

  没有被凰璃带走前,洛琉璃已经做了春香阁的好几个月的头牌,这几个月里,除了在三五之夜需要出面表演一番,其他时候只需要露个面便可。

  现在又回来了,虽然依然还是春香阁的头牌,却隔天就需要露面表演,这是她回来依旧做头牌要付出的代价,为了生活,她必须承受,也不得不接受。

  柳妈妈同意所赚的银两四六分,条件就是洛琉璃不能够再向以前那样一月只跳一支舞,必须增加露面和表演的次数,最后商量好的结果是隔一天一次。

  看似是柳妈妈亏了,可实际上,柳妈妈是在榨取洛琉璃最后的价值。既然不能够全身心为她创造价值,那不如毁掉!

  “琉璃,好了吗?外面的客人们都等不及了!”柳妈妈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喊道,催促着。

  “柳妈妈,再等会儿,马上就好。”

  洛琉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媚人的眼波,盈盈一握的腰肢,雪白的肌肤,半透不透的纱衣,勾人的曲线。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个她自己都厌恶的样子。

  敛下心中的苦涩,最后整理了一下妆容与服饰,确保无误后,准备上台表演,今晚是她的“专场”,她必须出去表演,并且让为她而来和其他的客人满意。

  洛琉璃何尝不知道柳妈妈是在榨取她的最后价值,可那又如何,她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的新鲜感保质期延长,让大多数的恩客不会对她疲乏。

  不过洛琉璃明白,迟早有一天,她不会有今日的吸引度,到那个时候,她又该何去何从?

  她不知道……

  “琉璃!在想什么呢?该上台了。”柳妈妈再次催促道,脸色也没有以前那样好。

  “好。”洛琉璃回神,应了一声,便去上台跳舞。

  她今晚要跳的还是她的成名舞——霓裳。

  所有为她而来的客人最想看的舞蹈,也是她最熟悉,跳的最多的舞蹈。

  她不是没有尝试过跳其他的,可最后的效果都不是很好,收益也自然不显著。

  这样,柳妈妈怎么会愿意!于是洛琉璃便只能跳霓裳,为春香阁吸引更多的恩客。

  在洛琉璃不知道的暗处,一位身姿与她相仿的姑娘正在学着她的舞姿步伐走位,如今已经学到了五六成,再过不久,差不多就可以彻底将洛琉璃取代。

  这一切都是柳妈妈的安排。她需要一个听话的为她赚钱的,而不是洛琉璃这样的不能够完全控制住的。

  重复频繁的表演同一种舞蹈,没有进步,不仅观众会看腻,表演的人也会麻木,最后会失去最初的感觉,而这些都会无形中感染下面观看的观众,加快腻烦的速度,缩短腻烦的时间。

  洛琉璃很努力地想要让自己愉悦起来,这样跳出来的霓裳才是效果最佳的,可是她快要做不到了。

  一舞罢,群场为琉璃姑娘疯狂,向台上砸钱,以此来表示自己对琉璃姑娘的爱。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能够持续多久……

  洛琉璃疲惫地回到房间,卸下身上的服饰,换下这这挡不住风光的衣裳,趴在精致的梳妆台上,小憩一会儿。今晚还没有结束,她还要出去走走,穿着与刚才脱下了的衣裳相差无几的纱裙,陪今晚出价最高的恩客喝酒。

  不用陪.睡,却会被占便宜,还不能够反抗。

  洛琉璃当然可以和柳妈妈说她不愿意,她不做了,然后离开。可离开之后呢?没有收入,该如何维持日常的生活?

  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洛琉璃总会回想以前。

  那个时候她要是没有跟着暝王殿下走,留在春香阁,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样难?如果接住她的绣球的不是暝王殿下,她的命运是不是又会不一样?

  想到这里,洛琉璃就对暝王殿下有了怨恨。如果不是暝王,她也不至于轮落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一种人,别人帮了他一把,回头还怨恨别人帮坏了。洛琉璃显然就是这种人之一。凰璃帮她把卖身契从春香阁中要回,对她来说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还妄想成为暝王妃,又在自己自甘堕落,选择重新回到春香阁,处境不好之时埋怨凰璃当时不该带她离开春香阁。

  人啊,总得找一个理由,一个靶子,让自己的所有选择与行为都合理化,要是有什么不好,都是别人的错。

  而凰璃就明显成了洛琉璃合理化自己的靶子,躺着中枪。

  被关在房间里面一天多了,凰璃除了知道绑了自己的是春香阁,其他的都没有打听到,这里的所有人也不清楚现在他们是在春香阁里面,还是在外面的什么地方。

  外面的人除了吃饭的时候会送饭进来,其他时候都不会给他们开门,也不让他们出去。

  纵使再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接下来他们又会被怎么样,也没有办法。

  不过凰璃知道,被送去春香阁,除了去服务那些客人,满足他们的特殊需要,没有其他选择,有的话,只能是被折腾或者死去。

  这满屋子的人都要面临那样的命运,即使凰璃不忍心,看不下去,也帮不了,救不了他们,她自己现在都自身难保,更别说管别人。

  凰璃会选择救人,但这只建立在她的重要利益不会受损的情况之下,她又不是圣母,做不到普度众生。

  也不知道凤曦晟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有没有在找她……

  凰璃已经失踪了一天多了,还是没有消息,就像是销声匿迹了一半,又好像凭空消失了。

  可凤曦晟绝不相信,璃儿不可能凭空消失不见,最可能是遇到了危险,只是好在他能够感受到璃儿暂时是安全的,性命没有受到威胁。但也可能在下一刻就会面临生死,这谁都保证不了。

  凤曦晟安静地坐在凰璃卧房的床榻上,额头抵着相交的双手,看着下面出神。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这是极致的紧张和极致的恐慌,还有疲惫。

  这一次,他又没有护好她……

  御书房,冥肃依旧在尽职尽责地处理着政务,好像明没有因为亲妹妹的失踪而感到担忧与焦急。

  不是好像,确实如此。

  自一天前凤曦晟来找冥肃,冥肃派了影卫去找外,便没有了其他行动,照常吃喝睡,照常上朝忙碌,与平时一般无二。

  不过这些都是片面的,冥肃之所以不着急,是因为——他了然于胸。

  冥肃知道,凰璃不会有事,凤曦晟也会成功地找到凰璃。

  转眼又过去了两天,凰璃终于听到了动静。外面的人说着“是时候了,该送过去了”,凰璃明白过来,他们这是不在春香阁,但马上就要被送去春香阁了。

  接下来他们将会面对什么,凰璃不敢去想。

  在春香阁,长得普通又如何,长得丑又如何,只要黑了灯,都一样……

  “凤曦晟,你什么时候来就我啊……”凰璃在心里默默地向凤曦晟求助。

  至于为什么凰璃不向亲皇兄冥肃求助,当然是有原因的。亲皇兄冥肃身为皇帝,本就每天都忙个不停,哪里有时间去看看他的亲妹妹有没有失踪。而且他们之间十天半个月不见面也是常事,凰璃要指望着冥肃发现她失踪,至少得半个月,找到她还不知道要多久,所以不予考虑。

  凤曦晟自是感应不到凰璃的求助,整个暝王府都不知道凰璃失踪了,凤曦晟没有公布,但暝王府的靠近主院的下人们都感觉拔凉拔凉的,可又不知道为什么。

  在出小黑屋前,凰璃和其他所有的人都被蒙上了不透光的黑布,看不见外面的光景。

  然后他们就被送上了马车,马车驶动后一直前进。

  凰璃原本计划靠嗅觉问一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可以帮助她知道自己的大概方位甚至是位置。

  但在进入马车的那一刻,这个想法就被放弃了。

  马车里面充斥着浓浓的熏香,这熏香的种类用的也是常见的类型,无法给凰璃足够的有用的信息。而且因为车里面的熏香,导致凰璃没有办法闻到车外面的味道。

  这手段,绝不是只做了几单就可以想到的。在她之前,应该就应该有很多人都被弄了进来,送到了春香阁。

  不知走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他们被一个一个带下了马车,然后被带到了一个大屋子里。

  被推进大屋子的那一刻,凰璃感觉到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被解开了。凰璃立即将双手解放出来,迫切地揭掉遮住眼睛的黑布条。

  然后映入眼帘的是十多个没有穿衣服的少女少年,可看他们的的样子好像已经适应了这种状态,对于自己的躯体被露在别人眼前,没有半点害羞和紧张。

  凰璃猜想,这些人应该都已经被驯化了,认命了,习惯了。

  她不会也要……她不要!!!

  这下凰璃是真的害怕了,她不知道如果她在这样的地方向这些人一样待上一时半刻,她回去以后要如何面对凤曦晟。

  就算凤曦晟不介意,她自己也无法接受。

  立即找个角落蹲下,护住自己,保持警惕与敌意。

  直到听到一个前挺后翘的女人说他们的衣服暂时不会被扒掉,但也仅限于三天内,这三天是他们的适应期,凰璃的心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可马上就提了起来。

  如果这个女人是为了骗他们放松警惕的呢?她可不相信在春香阁这种肮脏的地方,还会有这么“人性化”的规矩。

  他们不会无缘无故被扔进这间屋子,里面也不会无缘无故有这些未.着.寸.缕的女人和男人。

  凰璃猜想,这些女人和男人在这里的任务应该就是“教导”他们这些刚进来的“新生”,让他们变得更他们一样,堕落,成为欲望努力,成为春香阁的“货物”,为春香阁盈利。

  再仔细数数,凰璃发现了一个更坏的信息。这里的女人和男人如果和他们这群刚进来的男女匹配的话,刚好的一男一女,连最小的那个小女孩都算上了!

  凰璃想起,她现在是一副少年装扮,那就意味着,教导她的是一个女人……

  凰璃此刻不知道是庆幸,还是不幸。

  可那又如何,都在这间屋子里,会发生什么,有什么区别……

  凰璃正分析着现况,一声魅惑的女声称前面传来。

  “小弟弟,姐姐我会教你怎样服务好我们的客人的~”

  顺着声音望去,入眼的是两个庞大的雪白的**,凰璃立刻被吓得往后退,可后面就是墙壁,已经退无可退。凰璃闭上眼睛,不去看这辣眼睛的一幕。

  女人也没想到凰璃会是这个反应,难道不应该是被她的完美的身材和勾人的脸蛋征服,然后败于她的脚下吗?对于自己的这副皮囊和身材,女人还是很自信的。这自信不是盲目自信,而是成功的积累孕育的。

  但是没有想到这个长得没有达到她的标准的少年没有折服与她的魅力,还害怕地往后缩。

  她有这么可怕?!!!

  她就不信,这个小屁孩还能不拜倒在她的脚下不成?哼!

  还没等女人动手,凰璃就出手了。

  将这个女人拉过来制住,点住女人的哑穴,摁住痛穴,防止这个女人大喊大叫和挣扎。

  在其他人看来,就是凰璃迫不及待想要**,这些都是凰璃故意造出的假象,但是时间久了也会被看破,那时免不了一番恶战,她得保存体力。

  就像凰璃预料的那样,很快就有个男人发现了她这边的不对劲,要过来看看。

  等这个男人过来,凰璃寻着机会就将被自己制住的女人扔开,把男人狠狠地撂倒在地,然后又狠狠地往男人的膝盖骨一踩,断了。

  痛苦的喊叫声撕心裂肺在屋子里想起,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啊啊啊啊啊!!!”

  看到这边的情况,与凰璃一起进来的所有人似乎是找到了勇气,都反抗了起来,不要命一般。

  屋子里乱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