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48章:成功逃脱,被拒门外
  外面看守的听到里面的大动静,也只是在心里感叹“玩得真嗨”,也没有要进去一探究竟的念头。这样的事情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时候进去就是打扰,还会妨碍里面的那些人做事。

  于是里面正在发生着的混乱没有制止的趋势,反而越演越烈,好多人都已经挂了彩,但明显原来这里女人和男人更加惨。

  也是,对于这些女人和男人来说,这只是一次任务,就算失败了也就是面对一场严厉的责罚,可对于少女和少年来说,却是自我拯救的唯一机会。

  看到所有人在自己的影响下都开始激烈反抗,凰璃松了口气。至少不用全部由她来,可以省些力气面对接下来的事情。

  凰璃是仔细分析了做这一行的心里,也知道外面有人守着。但是她敢确定,守在外面人一定不会站在门口近处,而会自动选择离得远一点,否则听到里面的声音,怎么能够受得住!

  也是因为知道这样,凰璃才敢大胆出手。要知道,现在她只能够使出拳脚功夫,内力完全不能够发挥出来,纵使她的功夫足够到家,算得上精通,可是春香阁这种地方,敢做这样的事情,绝对会请一些武功高强些的人确保一切“正常”。

  凰璃从始至终担心的都是这些人,以她目前的状态,要是碰上,肯定赢不了,那就意味着之前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而且被再抓回来的话,就要面临更严重的危机。

  可即使是这样,总不能听天由命吧?凰璃可做不到这样,她更喜欢把命运牢牢的抓在手里。

  大不了,赌一把!

  过了好一会儿,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地上倒着一个一个刚才还自信满满,搔首弄姿的女人和男人,站着慌张发愣的是与凰璃一样的“新生”。可能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做,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做了,现在看到这样一幕,又开始后怕,也开始恐慌。

  安静的空间里,人们最容易多想,更何况是现在……

  他们死定了!

  他们该怎么办?

  恐惧逐渐爬上他们的脸庞,刚才只是图了一时痛快,可接下来呢?他们会面临什么?

  没管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小屁孩,凰璃越过一具具躺在地上晕了过去的难看至极的肉,来到门前。从窄窄的门缝里观察外面的情况,看情况再做打算。

  视线所到之处,只有两个人守在外面不远处,因为无聊在谈论着什么,还时不时把眼睛往这边瞟,似乎是在羡慕着什么。因为离得有些远,凰璃也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所以也得不到更多的信息。

  心下一沉,仅仅片刻,凰璃就想到了很多种出去之后会面临的情况。

  这些无不在一个前提之下——屋子里的所有清醒着的人都配合她,她设法让外面的看守将门打开,其他人帮忙一起把外面的看守都打晕,并且全程保持安静,尽量不造成大动静。

  这一次凰璃没有选择,如果她不带上这些人,独自逃走,她绝不可能逃得出去。估计还没得她摸清楚出去的路,这些人就也一窝蜂地没有头脑地逃跑,然后打草惊蛇,所有人都跑不了。

  而且她要是自己一个人独自逃走,这些人中也可能会有人去揭发她的逃跑计划。

  这是自己“活不了”,也要拉别人下水的邪恶想法,凰璃不能保证这里面不会有这样的人。

  “如果你们想要成功逃出去的话,就听我的。”凰璃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挑明自己的目的。

  听到可以逃出去,所有人都没有犹豫地点头,他们不想留在这里。

  “好。如果想要成功出去,就必须让外面的看守将这门打开,然后将他们引进了,立即敲晕。

  目前我只看到了外面有两个看守,但不排除还有我没有看到的。所以在打晕进来的看守的同时,我们还要将外面的看守制服,因此我们的速度一定要快。

  我可以负责解决外面的一个,在场的所有男人都随时待命,如果外面不止有两个看守,你们一定要快点解决。

  然后说一下怎么样把外面的看守骗过来,并且让他给我们开门。

  所有人等会儿先把地上的这些全部弄到边上去,不要让看守刚开门就发现了这些,那样我们所有的计划都将没有用处。

  接下来要一位女子向外面求助,声音要尽量害怕和恐慌一些,让外面的看守听见之后不会有疑心。就说这里有人晕倒了,往严重的说,人在危机关头的时候头脑都会跟不上身体。

  在门开了后,就开始接下来的行动。

  我这么说,你们都清楚了吗?”她都已经说得这么清楚明白了,不会还有人听不懂吧?要是真有,她干脆拿块白豆腐把自己撞死得了。

  “可以。”

  “好。”

  ……

  有一个人同意了,后面都陆陆续续表示赞成。

  都同意了就好,凰璃在心里默念,要是有人不同意,但凡有一个,他们都不可能会成功。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晕倒了!好多血!流了好多血!”一个挺身而出的少女使劲地拍打着门,语气中的害怕与恐慌一点不少,若不是凰璃知道这是在演戏,没仔细分析的话,也可能不会怀疑。

  接下来就是群演。

  “怎么倒在地上了?”

  “不会是死了吧?”

  “啊啊啊!死人了!死人了!”

  ……

  少女们拼命地叫喊着,让造就的假象显得更加真实。

  凰璃带着所有的少年潜伏在门的两侧,伺机而动。

  “那边什么声音?”里面的动静惊动了外面的看守,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还能是什么声音,不就是**,又不是没有听够。”另一个看守明显不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

  “可是这一次好像有点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不就是动静更大了点吗?可能是新来的不配合,然后被训了。别管这些,我们只要守着就好。”

  “可是,里面……”

  “可是什么可是?如果你想过去看看就去,反正我是不想过去。只能听不能做,迟早会被憋死!”

  “……”看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想去看看,他有没有听错,他明明听到了“救命”,“那,我去看看,要是没有问题就回来。”

  “去吧!去吧!从来没有出过问题,难道这次还能见鬼了不成!”

  怀疑的看守靠近屋子,然后就听清楚了里面的声音,不是以往的暧.昧.声音,真的是求救的声音。

  要是里面的人真的死了,他们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来不及思考其他,赶紧拿出放在他身上的钥匙,往门上的锁上一插,扭动半圈。

  咔嚓一声,钥匙将锁解开了,然后就是铁链被拿开的声音。

  凰璃示意另一边的少年们准备就绪,马上行动。

  看守刚推门进来,就被少年们拉到了一边,直接狠狠敲晕,那力道——这人一定很酸爽。

  本来只敲了一下,这看守就晕了过去,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多敲几下为好,少年们又敲了几次。

  他们不得不承认一点,在下手之后的确很痛快。

  外面的看守见同伴这么久都没有回来,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回头一看,门开了,同伴也不见了,那么,同伴一定是进去了。

  可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该不会在里面乐呵上了吧!

  这种事情怎么能一个人自己独享呢!

  朝着屋子走去,他也要加入。

  凰璃原本计划出去把外面的看守制服,不过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岂有不收的道理。

  屋子里依旧是嘈杂的声音,无一不是在说着那个凰璃编造的信息。

  走进后,看守自然也听清楚了里面为什么动静这么大,同伴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出来。

  赶紧跑进去。

  又一个落网……

  这下外面应该没有了吧?

  凰璃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出去,看看情况,没有人,安全。于是放心地走出去,招呼其他人都出来,最后凰璃把房门的锁又重新锁上了。

  完美!

  (蠢作者:你为什么不留一个?

  凰璃:留一个干什么?

  蠢作者:可以问路啊,或者直接要他带路。

  凰璃:……

  蠢作者:你不会忘记了吧?

  凰璃:胡说!一个没有留,那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

  蠢作者:怎么个没有必要法?

  凰璃:危险系数太大。

  蠢作者:呵呵……)

  【本书首发在起点,请各位书友体谅一下蠢作者码字的辛苦~】

  出去的一路上,他们小心翼翼,但好在路上人不多。

  可能是因为现在是白天,春香阁大多数人都在休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那样的地方,有脑袋的都不敢放在人多眼杂的地方,那样会招来祸端。

  所以就算他们是被带进了春香阁,也是被带去了春香阁最偏的屋子。

  出去的路很好找,凰璃一下子就找到了,所有人都出来了

  可是接下来凰璃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么多人都想要报答她,为她当牛做马(也就是希望跟她回家,给口饭吃)。这样的报答,她可以选择不要吗?

  结果就是一路尾巴回去了,从春香阁到暝王府的路,她还是认识的。

  没想到的是,还没走进大门,就被拦住了。

  然后被问了一句“你有通行令牌吗?如果没有,烦请离开,暝王府不招待闲杂人等。”

  ……

  她?是闲杂人等?!!!

  后面的尾巴们也惊呆了,为什么他们的新主子来了暝王府,还要进去?难道是暝王府的什么人?

  虽然被拦住了,可能是没有带可以表示身份的东西。

  进暝王府要通行令牌,这还是好几年前凰璃自己弄出来的,为了避免无关紧要的人借有重要事情的名义混进暝王府,同时避免真的有事的人来了被拦在外面。脸熟的几个就算不带令牌也能够刷脸进去,至于那些脸不熟的就只能出示令牌,或是要门口的守卫进去通报,核对身份后再做打算。

  身为暝王府的主人,凰璃自然是刷脸进府,可她现在顶着一张易容后的脸,难怪会被拦住。

  这下脸丢大了!

  不过好在没有人知道她就是暝王,暝王府的主人。

  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凰璃后退几步,正对着大门中央,大喊三声。

  “凤曦晟!我回来了!”

  “凤曦晟!我回来了!”

  “凤曦晟!我回来了!”

  喊完这三声,也有些费劲,喘了口气。

  守卫见这位公子这么喊,吓得赶紧将这位公子赶下去,让他不要再喊了。

  暝王府有规矩,暝王府内外不许无故喧哗,违者必严惩不贷,在旁边未阻止者要连坐,只是不会那么严重。

  若是被徐管事听到了,他们可能就要换一份差事了!

  凰璃从来没有被这么对待过,即使她理解他们这么做的缘由,可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心里还是不高兴。

  “凤曦晟!快出来接我!”凰璃决定喊这最后一声,要是凤曦晟不来……哼!

  凤曦晟没有离开暝王府,一直都待在凰璃的卧房里,等影卫的消息,但等到的都是一个结果,没找到。

  他听到了凰璃的三声喊叫,不过他以为是自己幻听了,凰璃失踪的这几天里,他没少幻听过,最后都是失望。

  这次凰璃叫凤曦晟,还连喊三声,凤曦晟恍惚一下,然后本能的觉得这是幻觉,连回音都有……

  可是他又听到了!

  刚才……不是……幻觉?

  不是?

  不是。

  不是!

  回来了!

  凤曦晟立即冲出房间,朝着声音的方向移去,甚至还无意识地动用了一点神力。

  到了暝王府门口,凤曦晟终于看见了自己担心了好几天的人。

  凰璃也没有想到,再见凤曦晟,他会如此狼狈。

  衣服和发型都没有凌乱,可是眼睛却充斥着血丝,他不会是再她失踪后就没有再睡过觉吧?

  这张脸不是璃儿的脸,可这是气息是璃儿没错!

  还没得凰璃反应过来,就被凤曦晟拉进了怀里。

  不仅是凰璃被吓了一跳,她带来的尾巴们和门口的守卫们也满脸不可思议,云里雾里。

  这是什么情况?

  “我没事。”凰璃安抚地说道,用了自己的声音。

  这下马甲要掉了。

  “王爷?”

  “王爷!”

  一个疑问,一个肯定,守卫们已经猜到了凰璃的身份。毕竟有这样的声音,还被凤曦晟抱着的,也就只有他们家王爷了。

  “嗯!”凰璃点头示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