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59章:看着碍眼,成为女帝
  正思绪翩飞的凰璃只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她被带到这里也没多久,也就差不多三个时辰,这个时候肯定还没有到晚上,进来的不会是月灵。

  该不会是哪个心思险恶的要对付她吧?她来这里全程都是昏迷状态,没有得罪谁吧?难道是月灵的敌人,看不得月灵得到“幸福”,所以才趁这个时候……

  可为什么她对这个心怀不轨的人有一种莫名地熟悉感呢?

  看不见外界的凰璃弄不明白。

  凰璃是看不见凤曦晟,但凤曦晟却清清楚楚看见了凰璃。

  一身的大红衣裳,怎么看都甚是碍眼!好想除去……

  想到做到,立即上前将红衣除去,看到里面不是一样的大红衣裳,有些不解,不过手里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

  自己的衣服被脱去的第一刻,凰璃感觉是恐慌的,是害怕的,但这恐慌和害怕就转为了喜悦与放松。

  凰璃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凤曦晟,除了凤曦晟,没有谁可以给她这样的熟悉感,也没有谁对她这么熟悉。

  可即使不是别人,是凤曦晟,凰璃还是感到害羞——凤曦晟想要做什么?有些期待怎么回事?

  以前凤曦晟最多就是抚摸自己的腰.部.以.上,然后就会果断停下,凰璃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虽然他们没有正式拜堂成亲,可是名义上已经是夫妻,却没有行夫妻之礼。

  凰璃想过认真坐下来和凤曦晟聊聊天,顺便……说说这件事,问一下原因。但是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让凰璃没有空娶想这件事,于是就搁置了。

  可现在,凤曦晟是打算——吃.了.她吗?

  凰璃不会不愿意,只是现在这样的状态,有些遗憾。

  可事实上,凤曦晟将凰璃的衣服.完全.褪去后,就马上拿出一件新制的衣裳给凰璃穿上。如果忽略掉凤曦晟通红的耳朵以及微红的脸颊的话只看他的动作,还真的会以为他对眼前的.美.色.无动于衷。

  事实上,凤曦晟的掌心都已经出汗了。

  刚才看到凰璃穿着别人的喜服,凤曦晟不高兴到了极点,可看在这又不是凰璃自愿的份上,有气没处撒。只有将这衣服赶紧脱下,心里才会好受些。

  动机纯良,可过程就难熬了!

  好不容易换好了,身上也出了一层汗,但是汗在溢出的时候就蒸发了,所以看起来没有现象。

  凤曦晟怎么会坐怀不乱,凰璃是他视作比自己还重要的宝贝,对宝贝,有欲望,但更多的是珍惜与爱护。

  凰璃如今只是人界的一个普通人,怎么会受得住他的神体。正是因为这个考虑,凤曦晟不敢真的碰凰璃。

  凰璃是看不到外界,也掌控不了身体,但是偏偏能够有感觉!感觉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被剥落,然后……又穿上另外的感觉更舒服的……

  重点不是衣服舒不舒服,而是凤曦晟居然对她的**没有动一丝邪念!这完全不正常!

  难道她对凤曦晟还不够有吸引力?可这不对啊!凤曦晟巴不得每天都粘着她,又怎么会……

  她也不是非要凤曦晟做什么,可是凤曦晟什么都不做,反倒是让凰璃不自在了。

  把凰璃的衣服穿好后,后退几步,凤曦晟站着透了会儿气。

  地上红白交错,红的是今天的喜服,白色的是里面的衣服,月灵脱不下的那些。

  等自己冷静下来后,凤曦晟才走到床边将凰璃整个抱了起来,走出门,离开灵殿。

  一路上守在灵殿的宫女太监本就不多,轻易就被凤曦晟弄晕了,出去的路上畅通无阻。

  只是好巧不巧,正好月灵的册封大典也结束了,又正好撞上了要抱着凰璃离开的凤曦晟。

  疲惫地坐在华贵的抬椅上,单手揉着太阳穴,行进中突然停下,月灵还以为已经到了,却没想到看见了这么和谐的一幕,有些晃神。

  凤曦晟给凰璃换上的不是男装,而是一件淡紫色的衣裙。如今暝渊国已经不复存在,凰璃也没有必要继续再人前做一个合格的暝王。

  月灵自然是没有见过凰璃女装的样子,如今见到,心里才会被惊艳到——真的很美!

  她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这样的情景,只是说这个男人和凰璃真的很配,很配……

  “走吧!”月灵尽可能让自己不去在意,忽略掉心里的那一丝不舍得。

  就这样,没有交谈一句,越离越远。凰璃被凤曦晟抱着离开灵殿,月灵结束册封大典回到灵殿。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很普通,却又不平常。

  自此,月灵没有再见到过那个在她的心里落下深刻印象的“少年”。她接受了母皇给予的厚望,开始静下心来跟着母皇学习如何治理好一个国家。

  母皇告诉她,皇姐已经不是原来的皇姐了,她其实早就有感觉了,但是潜意识里不想面对。

  那是会有什么好东西都留给她的皇姐啊!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月芷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动手了,用自己暗中培养的势力开始逼宫,最后被月落一举击溃,没有一丝胜算。

  月落终究还是不忍心,毕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于心不忍,下不了手。可是又不能放过,最后决定将月芷终身监禁在她的芷苑,至死不可踏出半步!

  月芷被这正式监禁的那天,月灵忙着处理朝政,没有去看,也不想去看。谁会想到,曾经那么要好的姐妹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今日的她们,让她们渐行渐远。

  新任女帝登基总是要面对来自各方的考验,和各方的压力。月芷被监禁不久后,月落就传位给了月灵,并且没有等月灵反应过来就偷偷离开了皇宫,不知去处。

  所有能教的,月落都已经倾心相授,毫无保留,剩下的路要月灵自己去走。在她的羽翼之下,月灵永远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女帝。所以,月落选择了离开。她相信月灵会很快成长成为一个优秀的女帝,比她还要耀眼。

  在月落的人生目标中,统一五国是最终的目标,如今她已经达成了,并且没有想要继续为新的王朝付出自己不多的余生。她想去到处看看,去看看她没有见过的风景。

  月灵知道自己升级为了女帝是某一天早晨,正常起床洗漱,却发现了被搁在自己床头边的闪亮的圣旨,下面还压着一封母皇留下来的信。没有急着先打开圣旨,而是先拆开了信封,母皇的字迹。

  看完后,月灵也知道了,母皇走了,把这个她亲手建成的新王朝交付给了她。

  圣旨里面的内容月灵差不多已经知道了,虽然还没有打开看。

  这应该就是母皇留给她的传位诏书了,除了这个,也不可能是其他。

  打开一看,果然如她猜想的一样——传位诏书。

  前面一大段的冠冕堂皇的修饰语,直接跳过,最后写的就是传位给她。母皇的自己,母皇的口吻,没有什么可怀疑的,更何况还有母皇的亲笔信。

  月灵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她以后不能到处玩耍了!

  她可以忍着和母皇一起学习如何治理好一个国家,但也能够有时间出去逛逛,放松一下。可是当了女帝就不一样了,她不能随便出宫,否则会引发很多麻烦,她也没有了自己的空余时间,整天都要为了治理月朝而绞尽脑汁。

  月灵突然有些后悔了,她为什么要接任成为女帝?

  仅仅做了几天的女帝,月灵就已经累的不成样子了。为什么母皇就能够游刃有余地处理这些朝堂大事?她果然还是不太适合坐在这个位子上!

  于是月灵就想到了月芷,那个被禁足在芷苑的皇姐。

  仔细想想,其实月芷也不坏,只是被逼急了,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在月芷眼中,她抢了她的皇位,为了皇位,月芷几乎付出了所有。最后被她“抢”了去,心里难免会不平衡,然后一气之下做出不好的举动。

  去看看吧!

  要是月芷想通了,说不定她就看他解放了!想到这种情况,月灵心里终于没有那么沉闷了,轻松了一些。

  快点将今天的任务完成,这样就可以去芷苑看看她的皇姐怎么样了。也许是心里作用,今日的政务处理得很快,同时保质保量。

  却还是忙到了天色渐暗,太阳落山。没有急着吃晚饭,而是先去芷苑见月芷。

  到达芷苑外的时候,月灵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这是芷苑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墙沿上已经爬满了杂草,门上落了锁,没有人看守,很是萧索凄凉。

  因为月灵并没有和任何人说她要来这里,自然就没有人做样子。月灵看到的,就是月芷被永久禁足后的芷苑——风光不再!

  月灵没有在原地等所谓的管钥匙的过来开门,直接叫随行的侍卫将锁砍断,门被服侍在身边的嬷嬷推开。

  踏进去,刚才的感觉更加明显。

  院子里已经杂草丛生,石板路上也布满了灰尘。月灵没有让人跟着,自己独自进去。

  寻着记忆,来到了月芷的住的房间——整个芷苑最大最华丽的地方,如今看起来黯然无光,甚至还有些破败。

  隔着一扇门,月灵能够清楚地听见里面的怨念。

  是她想的太美好了,母皇说得很对,皇姐已经不是皇姐,是月芷,一个企图谋反的犯人。

  本来月灵还想着,要是月芷已经改过自新,她将这个皇位还给她。可现在看来……

  月灵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恶言恶语站了许久,心情也在这恶毒的言语中慢慢变得平静。

  不在乎了,情绪就不会为此起波澜。

  此后,月灵没有再去芷苑,也没有下令制止宫里那些喜欢落井下石的人的行径。再一次听到月芷的名字,是听到月芷的死讯,那也是最后一次,但是月灵听到的时候,心情没有任何波澜,已经不在意了,不关心了。

  “灵儿,月芷是谁啊?她为什么死了?”十岁的小若琴仰着头好奇地询问。

  “她是灵儿的皇姐。”

  “皇姐是姐姐吗?”

  “嗯,小若琴真聪明!”

  噔噔噔,本来端正坐着练字的小若琴跑到月灵身边,抱住她。

  “怎么了?累了?不想练了?”月灵抱着小若琴温柔地询问。

  “灵儿是不是很伤心,以前小若琴养的小猫死的时候,小若琴哭了好久。”

  “小若琴这是安慰我吗?”

  “是啊!这么明显,灵儿都没有看出来,真蠢!”

  “有你这么说你娘亲的吗?”月灵捏了捏小若琴的鼻子稍作惩罚。

  “爹爹救我!娘亲坏!”小若琴瞥见进来的爹爹赶紧告状。

  “你爹来了也没用!他只会帮我!”月灵“狠狠”地说。

  进来的某人听到这话,心像是被撞了一下,这么久的努力没有白费,不是吗。

  “小若琴过来,不要欺负你娘亲。”

  “沈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想到自己刚才的话可能被听到了,月灵就感觉尴尬极了。

  “该听到的都听到了。”沈汐似是没有看见月灵的尴尬,笑着说道。

  月灵的脸很明显地红了。

  “娘亲,你的脸好红,是生病了吗?”小若琴懵懂地担心让月灵的脸更加红了。

  “沈汐!你也不管管!”这下月灵真的恼羞成怒了。

  “小若琴乖,先自己出去玩会儿。”

  “爹爹是要给娘亲治病吗?”

  “额……是……”

  “那爹爹要治好哦,不然娘亲会很痛的。”

  “嗯,去吧!”

  然后小若琴就不回头地跑出去了。

  小若琴一出去,沈汐就没有顾忌了,反正这里只有他和月灵两个人。

  被沈汐抱在怀里,月灵还是很别扭,但心里还是抑不住的愉悦。

  小若琴并不是月灵的亲生女儿,是月灵一次偷偷溜出去救回来的。刚救回来的时候瘦弱得不像样,被养了好久才养的白白嫩嫩。

  至于沈汐,是在救完小若琴后在回去的路上捡到的,然后就跟了回来。月灵赶来几次,沈汐走了,又回来,月灵也就放弃了。

  之后就是沈汐耐心的照顾月灵以及对外人防备的小若琴,然后……就成功地……

  沈汐会跟着月灵回皇宫也不是一见钟情和偶然,也是有一定渊源的,这又是另一段故事。

  月灵和沈汐相处很好,沈汐很照顾月灵,两人几乎没有吵过超过一个的架,更没有冷战过。因为考虑到小若琴和其他各种原因,他们没有要孩子,只有小若琴一个。

  小若琴自然也成为了下一任的女帝,接下月灵的任务,继续治理月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