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4章:吃鬼怪物,江术恐女
  凤曦晟带着凰璃去“参观”地狱,茹韵在大殿中等待了片刻,确保凤曦晟和凰璃不会这个时候回来,才动身离开。

  她原以为就冥肃那样的德性,不会有关系要好的,但凰璃的出现打破了她对冥肃的原看法,还进行了刷新。她还真是小瞧他了!

  茹韵和冥肃是在人界相见并相识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为了一个鬼的去向而产生了争论。这个鬼在生前是一个富家子弟,年少的时候强抢良家女,还干过很多恶事,可偏偏这人头脑聪明,很会善后,还买通了官府的管事,往官府送钱,于是前往官府状告他的人都没能成功。

  中年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幡然醒悟,开始积善行德,救济灾民,广结良缘。行善可得善果,因为从中年至逝去都在不停歇地做好事,把身上的恶果低消了大半,致使身上的恶业不会引来地狱使者。

  人界中若是有人的恶业达到了可以引来地狱使者的程度,却没有死亡,也会在地狱留有记录。明面上的规矩是但凡在地狱留有记录的人死后都要被带去地狱接受应有的惩罚。

  可有一部分人,他们在恶业达到了在地狱留有记录的程度后,又经过积累善行抵消了一部分恶业,从而在死后恶业程度不足以吸引地狱使者,实际操作起来这些人一般不会进入地狱,而是进入冥界。

  (这样的人太多了,如果都要抓去地狱,这将会是一个庞大的工程。而且本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角度,这些人就被默认为可以不进地狱赎罪。)

  当时茹韵才成为地狱尊者不久,不懂这些没有摆在明面上的默认的规则,满腔热忱地想要把所有在地狱有记录的都抓捕回来。

  再加上对人界的好奇,就打算亲自去抓几个有记录的回地狱,顺便看看人界什么样。

  地狱尊者的身份肯定是不能用的,茹韵用了地狱使者的名头。

  她在去人界前已经确定了自己要抓捕的目标,一百个。前九十九个都很顺利,在即将完成最后一个的时候,遇到了冥肃。

  冥肃是去人界查探为什么本应进入冥界,然后投胎的鬼一下子消失了几十个。担心人界有了什么吃鬼的怪物,或是其他。

  好巧不巧,这个被冥肃怀疑的“吃鬼”的怪物,就是顶着地狱使者名头的茹韵。

  与茹韵一样,冥肃也没有用冥王的身份,而是用了鬼差的身份。

  看到茹韵要把一个应该进冥界的鬼收了,这么不懂业务,还以为茹韵是刚刚上岗。

  “你是新来的地狱使者?不知道什么鬼该收什么鬼不该收吗?”冥肃说话一向严肃冷漠,再加上这件事情确实是做错了,就更显得冥肃“咄咄逼人”。

  茹韵怎么会受得了被这样说,当即就回口:“要你管!你谁啊?!”

  别说,冥肃是第一个敢这么“责骂”茹韵的,茹韵能给冥肃好脸色看才怪。

  见茹韵没有听懂自己话,还顶嘴不听,冥肃作为冥王被违抗的不悦感立即就上来了。没有管茹韵愿不愿意,夺过了茹韵用来装鬼的器具,意识往里面一探。

  居然是这样!

  那些本应要进冥界,却突然消失的鬼,就在这里面。

  冥肃冷冷地看了茹韵一眼,直接把那些应该进冥界的鬼都抽了出来,把器具还给茹韵,转身头也不回地要离开。

  “你站住!”茹韵恼怒地大喊,拿走了她的劳动成果还给她甩脸子,还真当她是好欺负的啊!

  冥肃没有理会茹韵,直接当做没有听见。他还有其他很多事情要处理,没有功夫在这里浪费。

  见冥肃没有停下,依旧往前走,茹韵彻底怒了。抬起手,掌心凝聚起一簇地狱火,朝着冥肃扔过去。

  不忍心看接下来的惨烈的一幕,茹韵背过身,倒数十秒才回过头。

  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场景发生,发生的是她没有料想到的一幕。她的地狱火被这个可恶的男人抓在了手里,就在她看过去的时候,当着她的面把那簇地狱火给掐灭了。

  !!!

  这么可能?!

  她的地狱火怎么会这么弱?!一掐就灭?!

  就在茹韵震惊地消化这个事实的时候,冥肃没有继续留下了,走了。徒留茹韵在原地,像是一个笑话。

  等茹韵回过神来,冥肃已经不见了身影,更是气煞她。

  她这是被蔑视了?

  不可饶恕!

  不还回去,她出不了这口气!

  于是茹韵就跟冥肃杠上了。

  为了明白冥肃为什么要抢她的劳动成果,茹韵特意召来了最近的一个地狱使者,问清楚了情况。

  知道实情后,茹韵没有气消,反倒更加不高兴了。

  她第一次做,不熟悉业务,不了解内情很正常,好好更她说就是了,摆着一张臭脸是要干什么,给谁看呢!

  因为不知道冥肃是什么身份,也不知道冥肃去了哪里,茹韵就想到了冥肃会出现在她面前的原因,心上一计。

  于是冥肃刚回冥界,踏进冥殿,想要休息一下,就收到消息,又有鬼失踪了,与之前的状况一模一样。

  冥肃下意识就想到了茹韵,毫不怀疑,这事八成就是那个新来的地狱使者干的。地狱现在是缺人吗?连这种蠢货都可以成为地狱使者?!

  明知道这事就是茹韵干的,冥肃这一次没有自己亲自动身去解决,而是派了刚空闲下来的鬼将江术去办。

  鬼将江术:我才坐下来啊!呜呜呜呜……

  冥王都已经吩咐了,再累也得去做。

  茹韵特意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等候冥肃的到来。掌心凝聚着比上次大好几倍的火焰,眼神恨恨。

  她就不信这一次还会拿那个可恶的男人没辙!

  地狱火感受到主人的心情,热烈地跃动着,好像也很兴奋的样子。

  江术感知着目的地,朝着那个方向赶去。解决完了一定不能马上回去,在路上多逗留一会,还可以休息一下。

  越走江术感觉越是怪异,这一片地带很少会有鬼愿意来,因为实在是太荒芜了,鬼都不愿意来。

  可是没错啊?就是这里。

  突然间,危险感袭上心头,前面有他不能够处理的危险。

  江术打算回去要冥肃自己来解决,这不是他可以处理的了的,连接近都不想接近,太危险了。

  “你是谁?他不敢来,叫你来了?”茹韵闪身出现在江术的面前,手里还把玩着炙热的地狱火。

  江术被吓得赶紧后退,令他感到颤抖的就是那火焰。究竟是什么火,连他都感到莫名地恐惧。

  这小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可以毫发无伤地玩火,还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还有,“他”是谁?不敢来?难道是说冥王?不会吧?

  可让他来这里的确实就是冥王,这……

  冥王该不会欠下了情债,然后不想见人家小姑娘吧?

  他也就想想,而且这也不太可能。冥王那样的性格,实在是想象不到和小姑娘在一起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温柔吗?估计冥王根本就不知道温柔是什么东西。

  可是整天严肃地板着脸,哪个小姑娘会受得了?

  “喂!你听到了我说话吗?”茹韵朝着江术走进几步。

  地狱火的威胁与炙热令江术回过神来,赶紧后退几步,才好受了些。

  “听到了。”这么大的声音,这里也就他们两个,能不没听到吗?

  冥王大人,你这是坑我呢?!

  天知道江术最不会和女人打交道了,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江术恐女。

  只要性别是雌性,女性,甚至是女鬼,江术都会避之不及。所以江术从来不会去接会跟女人有接触的任务。

  冥王大人不会不知道,可是现在明晃晃摆着,就是冥王大人要他来帮忙“应付”这个小姑娘。

  (茹韵不小,只是看起来嫩。)

  天啊!杀了他吧!

  “他怎么没有来?”茹韵就想知道冥肃的下落,报仇解恨,否则她心里不舒服。

  “冥……他没有时间!”

  呼~好在及时改口,没有暴露冥王大人的身份,否则他就真的死定了。

  他绝对相信,如果他搞砸了这件事,冥王大人会把他毫不犹豫地丢到女鬼堆里。

  “明?他叫明?明月,明?一点都不好听!哼!”茹韵傲娇地昂起头,一副不屑的样子。

  明?……她不知道冥王大人的名字吗?

  好在刚才没有说漏,不然就死惨了。

  误会就误会了,跟他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他只是没有解释。

  “他在哪里?”居然不来,那她去找他好了,反正最后的结果一定不会变。

  “……”

  江术看着茹韵手掌上空悬浮着的火焰,头皮发麻。他可以说不知道吗?

  “你要是不说,我就用这个烧到你说为止。提醒一下,我可不确定会产生什么后果。”

  意思就是,不死也得烧焦一层。

  “……”

  他现在逃跑还来的及吗?

  冥王的身份肯定是不能暴露的,不然他回去交代不了。可是不说,他现在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这让他怎么选啊!

  (江术:我可以弃权吗?我不想掺和,太恐怖了!

  蠢作者:不能。

  江术:可不可以换一个,不要是哪个可怕的火。

  蠢作者:你想要女人?

  江术:……!

  蠢作者:二选一。

  江术:我……选三……

  蠢作者:哦,那就是选一。

  江术:我不是!我没有!

  蠢作者:呵!

  江术:就算我是一个连男配都不是的路人,也不能对我这么狠吧?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蠢作者:不会。

  江术:……)

  偷偷的往后移,妄图逃离这个地方。

  不过茹韵立刻就看透了江术的举动,江术后退一步,茹韵就前进一步。一进一退,相当于没有变。

  “我回去叫他过来。”为了自己的安危,江术最后决定出卖一下冥肃。被女鬼包围总比毁容好,江术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接受来自女鬼的……

  (江术:胡说!我没有!

  蠢作者:我说有就有!

  江术:那你刚才还说选项一。

  蠢作者:这话你也信?

  江术:你……你……

  蠢作者:你什么?

  江术:呵呵……没,没什么……

  蠢作者:嗯,回去吧。)

  “呵!你当我这么蠢吗?你要是走了,肯定不会回来,也不会叫他来。”茹韵轻笑一声,逼近江术,吓得江术连接退了好几步,还差点因为绊着自己而摔倒。

  “那你想怎么办?”江术都快哭了,他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样的事情,还随时面临魂飞魄散的危险。

  “带我去找他。”茹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是最能保证她可以找到那个可恶的男人的办法。

  带路?!!!

  江术不停地摇头,拒绝这个建议。冥王会直接灭了他的,这比暴露了冥王的身份的后果还要恐怖。

  就不能好好愉快的聊天吗?

  “突然感觉有点手痒了,这个东西你帮我拿一下吧?”茹韵将手掌心凝聚的地狱火递给江术,用“商量”的口吻问道。

  江术立刻把手缩到身后,依旧摇头拒绝。

  这要是接过了,他还有命在吗?不用说,肯定是没了!

  “唔……这样。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告诉我他是谁,我自己去找,要么你带我去找他。二选一,不难吧?”

  “……”这不是就是要他选死法一和死法二吗?都是死,有什么区别?

  “有……第三个选择吗?”江术弱弱地没有底气地问道。

  “唔……有啊!第三个选择就是我要见到他。”

  噗!这跟前两个选项意思不是一样吗?都是要他去死。

  “还有其他选择吗?”江术还想挣扎一下。

  他不会在这里就挂掉吧?

  “呵呵呵……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就想见他一次,很难吗?”茹韵被江术视死如归的表情逗笑了。

  “很难。”江术小声嘀咕,他不想死,又不能透露冥王大人的信息,可不是很难吗。

  早知道会这样,他休息的时候就应该躲着不让冥王大人看到,这样就不会在这里,还要面对这样的死局。

  沉默许久后,茹韵开口。

  “算了,你走吧!我总会有办法让他出来见我的!”

  听到这话,江术如同被大赦了一般,迅速离开,以最快的速度,生怕茹韵会反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