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6章第十九层,不速之客
  回忆越是美好,茹韵就觉得当时自己是多么笨。

  当初发生了那件事情后,她就决定不再与冥王再有任何联系。当时也因为气不过,还把冥界与地狱间相通的地狱路给布满了地狱火,直接斩断了冥界与地狱的通道。

  冷静下来后,也意识到自己这样的行为很不妥当,可是这个时候去把地狱火收了,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于是地狱火就在地狱路上一直待着,茹韵也没有去收。

  (冥肃也做不到把充斥着地狱火的地狱路恢复原状,而且为了防止冥肃,茹韵还故意做了其他事情)

  冥肃确实是被地狱使者带进了地狱,就在他踏进地狱的那一瞬间,把地狱使者给打晕了。

  地狱的路,冥肃还是认识的,上一次来虽说已经是很久以前了,但一般大概的格局没有变化,只是变动了一小部分。

  没有走错路,直接就抵达了正殿,不过当时茹韵恰好出去了,没有在正殿。

  冥肃在正殿耐心地等了许久,茹韵才缓缓从外面进来,疲惫的样子,明显是刚刚在处理地狱的事情累的。

  由于冥肃没有站在正殿中间,茹韵一时间没有注意到,径直坐到了地狱之主的尊位上,闭上眼睛休息。

  自从地狱与冥界的路被她弄了地狱火,隔断了以后,地狱里的那些鬼东西就经常闹事,时不时就给她整出给问题。

  茹韵被这事给弄得心烦疲惫,不是没有考虑过去把地狱火给收了,但是最后都没有行动。

  看着茹韵这般疲倦,冥肃很心疼,茹韵应该是快乐的,笑着的,而不是这样。

  一个可以减轻身体疲倦感的术法施展,投映到茹韵的身上,大大缓解了茹韵的疲惫感。

  熟悉的感觉,茹韵立刻就知道这是冥肃,他,来了。

  抬头,朝着那个方向望去,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脸,还有以前的记忆,悲的喜的,全部涌上心头。

  可笑她还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他,已经把他放下了,再遇见不会再动摇了。

  这一刻才明白,都是自己欺骗自考罢了。不是忘记了,而是故意不去想,这样又怎么可能放下。

  然后茹韵没说话,直接朝冥肃出手了。

  但是这一次,冥肃没有还手。他知道,以茹韵的性子,他要是这个时候跟她打起来,他们永远也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对于冥肃不还手的行为,茹韵诧异了一秒,然后还是硬着把冥肃关了起来。

  还来找她!不还手?!

  呵!

  眼不见心不烦,把冥肃关起来后,茹韵就没有再去看冥肃一眼。

  其实也算不上强制关押,那地方根本关不住身为冥王的冥肃,茹韵本意也不是要把冥肃关起来。

  茹韵只是希望冥肃能够识相一点,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来她面前碍眼。

  凰璃和凤曦晟到来,提起冥肃,已经忙到忘记了冥肃的存在的茹韵终于打算去看看冥肃还在不在。

  冥肃被遗弃在了地狱第十九层,没有任何刑罚,只是没有鬼能够去第十九层。那里有大片的地狱火,茹韵把冥肃扔在了地狱火蔓延不到的安全区域。

  “已经离开了吧?”去第十九层的路上茹韵轻声自语。

  凰璃无聊地坐在正殿里数着凤曦晟头发,茹韵应该是去找冥肃了,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有那么一秒,凰璃甚至在想,她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哎!

  冥肃都为了见心上人把她给买了,她还一醒来就屁颠屁颠跑到这里来,找罪受。

  地狱里没有什么好看的景色,满目都是红,十八层地狱里关着的又都是活着的时候恶贯满盈的恶鬼,一个一个都难看至极。

  可是做事情半途而废不是她凰璃的风格,好在还有凤曦晟陪着她。

  凤曦晟没有凰璃心情复杂,对他来说能够安静的待在一块就很好,即使什么事都不干,就这么无聊的坐着,在凤曦晟的眼中也很好。

  但这就为难凰璃了,她都已经躺了难么久了,现在不想无聊地坐着,可又没有什么事情可干,最后只能沦落到数凤曦晟的头发。

  一根,两根,三根……

  茹韵“平静”地踏进第十九层,来到之前留下冥肃的地方。

  不在了。

  果然已经走了。

  你还在期待着什么呢?上一次的教训还没有够吗?

  呵呵!

  茹韵的眼神越来越冷,像是要把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心里硬生生抽离。

  “你来了,我没走。”冥肃磁性的声音从后面传进茹韵的耳朵,把抽离的进度条暂停了,然后取消了。

  茹韵没有忽略掉在听到冥肃声音的那一刻她心里涌现的愉悦欢喜。

  看吧,又功亏一篑了。

  “冥王大人,你不回去,冥界不会大乱吗?”茹韵使用讽刺地语气,和强烈的敌对感来掩饰自己,保护自己。

  她不能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

  “我们谈谈,可以吗?”冥肃柔声问道,没有因为茹韵对自己的态度而被激怒。

  “有什么好谈的?冥王大人请回吧!你很闲,但我不闲,没有这个时间去跟你好好谈。而且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说的,该说的不都已经说完了吗。”

  冥肃敛下心中的苦涩,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走到了这一步。

  “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个叫凰璃的来找你,说你是她皇兄。不要继续待在我的地狱,回你的冥界!还有,地狱路上的地狱火我会去收,一切都会回归原样。”

  把话说完后,茹韵毫不留恋地离开,不给冥肃一点余地。

  听到凰璃来了地狱,还是来找他的,冥肃只有一点点惊讶。想起凤曦晟的身份,以及凤曦晟与凰璃的关系,能够来地狱也正常。

  同时他知道自己继续留着,只会令茹韵更加远离,还是先回冥界看看。

  冥肃回了正殿,茹韵没有回。

  没有在正殿里看到茹韵,冥肃也没有意外,她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他吧。

  “皇兄陛下,不,应该说是冥王大人。你不是应该在冥界吗?怎么跑到地狱来了?”无聊地等了这么久,凰璃很不爽,就拿罪魁祸首开刷。

  “我现在回冥界,你跟我一起回去吗?”冥肃避开凰璃的问题,没有回答。

  情场失意的男人,哎!

  茹韵这么好的性格,居然被冥肃伤害过,还是情伤。

  “回去,走吧。”凰璃站起来,顺便拉过凤曦晟修长的手。

  凤曦晟,凰璃和冥肃达到地狱路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了地狱火的踪迹。

  之前被地狱火充斥着,根本看不清这里什么样,只能看到满满的火焰。

  看见这地狱路的样子后,凰璃终于明白为什么茹韵敢在这里放地狱火了。

  在踏进地狱路的一刻,冥肃回头望了一眼,没有看到他相见的,只有一片空旷。

  但就在冥肃回过头前进的时候,茹韵从侧边出来了,看着冥肃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只是站着,看着。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早就已经看不到了。

  回到冥界,冥肃就马上忙碌了起来,之前他去人界一趟花了一段时间,又在地狱待了十几天,冥界已经积累了很多事情要处理。

  凰璃没忘记问冥肃知不知道曼珠的情况,还把自己的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冥肃。

  曼珠?

  冥肃不认识。

  冥界的鬼这么多,他也就只熟悉几个鬼将。其他的都不用他去管,于是冥肃就叫来了江术,问问江术知不知道。

  “她啊!知道啊!”江术回复,看见冥王大人旁边的两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就没有打招呼。

  “你知道她为什么不想治好自己的病吗?还有,你们冥界不能请假吗?都生病了,自己不能去,就只能让小孩子去。”凰璃提出自己不高兴的地方。看到小青青在那里分汤,就不会不忍心吗?

  “她那不是生病了,是因为她生了那个孩子,身体亏空了,治不好的,这也没有办法。至于那个孩子现在在接替她的工作,那是必然的。”江术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凰璃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江术的话就是实情,也很有道理。她可以让冥肃派鬼差去帮一下,但不可能一直都帮着。小青青需要成长,曼珠应该就是这么想的吧。

  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了太久,就让小青青早早地就可以做好她的任务,这样她不在了,小青青也能够在冥界有生存下去的办法。

  现在凰璃不打算插手了,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够解决的,有些人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了。

  在冥界继续待了几天,凰璃就和冥肃告别,和凤曦晟回去。

  在临走的时候,凰璃暗示冥肃,希望她下一次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茹韵追回来了。

  冥肃应了,他会的。

  凰璃和凤曦晟回到了仙界,回了晟阳殿。

  再看到夜辰轩,雪奕,血刃,才感觉她已经离开好久了。

  之前要他们帮她种药草,结果还没有用,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都没有时间去学习这个时间的药物知识。

  现在回来了,也是时候静下来好好提升一下自己了。

  之前身体得到了来自凤曦晟呵莫殇的神力与魔力,还需要一段时间消化吸收,正好就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学一学。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凰璃认真投入学习的时候,晟阳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她还没有找上门报仇,就自己撞上来了。

  但这满身都是血,是得罪了其他人,被报复了?

  这个不速之客就是之前将凰璃扔下堕仙台的火灵溪。

  上一次见还是很傲慢,目中无人的样子,现在怎么如此狼狈,搞得她都有点不忍心报仇了。

  但是也就同情同情,仇还是要报的。毕竟出来混都是要还的,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

  火灵溪也不想在凰璃面前这样,但她现在想不了这么多。

  凰璃最后还是好心让火灵溪进了晟阳殿。

  被自己曾经最不看在眼里,最讨厌的的她救了,心情应该很不好受吧。

  “你不是凤凰族族长之女,下一任的族长吗?怎么会……”

  接下来的话,凰璃没有说。

  火灵溪已经不是以前的火灵溪了,经历了这些事情,她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是何其的讨人厌。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又或者只是想要找一个倾诉,就把自己的悲惨遭遇告诉了凰璃。

  有故事,凰璃怎么会不听。

  火灵溪说自己一身的伤是被现任凤凰族族长,也就是她自己的父亲弄出来的时,凰璃小小地诧异了一下。

  虎毒不食子不错,但也有些父母与这句话没有半毛钱关系。很不幸,火灵溪她爹就是其中之一。

  凰璃全程听下来,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挺狗血的。

  父亲用亲生女儿的性命作为代价,想要唤醒一个已经死了几百年的仙。

  本来掩饰的很好,要等火灵溪成年的时候暴露真面目,没想到被火灵溪意外听见了。

  最不巧的是,火灵溪当时因为太过于震惊,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不小心发出了声音,惊动了火鸿浩,也就是她爹。

  接下来火灵溪就被火鸿浩给关了起来,不让火灵溪离开。说是等火灵溪成年的那天直接作为祭品,召唤她母亲的魂魄回来。

  然后某一天,火灵溪的仙婢巧儿和兰儿趁着火鸿浩不在,偷偷把火灵溪给放了。

  火灵溪逃了出来,两个仙婢一直陪着。

  火鸿浩发现火灵溪不见了,查下去又发现巧儿和兰儿也失踪了,就知道是这两个该死的仙婢做的,于是大为震怒,下令追杀巧儿和兰儿,把火灵溪抓回去。

  火灵溪怎么会敌得过早就已经是老狐狸的火鸿浩,巧儿和兰儿很快就为了保护火灵溪而死了,死相惨烈,火灵溪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都大了好几分贝,看来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现在身上的伤,满身的血,也是被追杀时弄的。

  其实火灵溪会把这些都告诉凰璃,有一方面是希望凰璃看在她已经这样了的份上不计较曾经她无知时的过错,另一方面就是希望以此来博得凰璃的同情,然后可以不赶她出去。

  她要是出去了,就是送死。

  凰璃把火灵溪的小心思看得明明白白,但她还是没有把火灵溪扔出晟阳殿。

  至于原因,反正仇迟早都是要报的,现在不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