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8章:喷涌而出,自生自灭
  雪奕看见雪陌殇的时候,雪陌殇正在凝视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又或者在想什么。

  “兄长。”雪奕小声唤道,不敢太大声音,怕吓到雪陌殇。

  熟悉的声音传到雪陌殇的耳边,雪陌殇没有像雪奕想象中的回过头然后说一句“回来了”。

  “兄长,我回来了!”雪奕再唤一次,还多说了几个字。然而,雪陌殇还是没有回头,连点反应都没有。

  这是生他的气了吗?所以才不理他?

  想想也是,他当时不告而别,兄长生气也是必然。

  雪奕落寞地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心情沉重。兄长从来没有生过他的气,也没有如此不理他,想来这次是真的气极了。

  可是那个时间,他是没有办法才会选择这样做的,他不希望雪陌殇为了他而放弃很多他本应该拥有的东西,比如说族长之位,还有其他……

  雪陌殇觉得自己又幻听了,雪奕都不在雪狼族,自己又怎么会在这里听到声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雪陌殇都有些习惯了。自从知道这只是自己太过思念而导致的错觉后,雪陌殇就不会去找声音的来源了,这样就不用面对找不到的失望,还能够假装雪奕已经回来了。

  雪奕的离开,不仅是雪奕不适应,不习惯,雪陌殇同样也不适应,不习惯。

  雪陌殇性子本就极冷,情绪波动也不会很大,雪奕在的时候还像是正常,因为雪奕能够牵动雪陌殇的情绪。

  可就在雪奕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雪陌殇变得万分冷漠。

  对此,雪末感触最深。

  以前雪奕在的时候,雪陌殇的心情大多时候都处于愉悦和平静的状态,但这一走,连带着把主子的所有的情绪都带走了,只留下了比雪狼族外那般冰冷更加极致的寒。

  雪末已经没有了“雪奕离开,主子就可以更好”的想法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这不现实。

  自从雪奕离开雪狼族后,他就没有再见到主子高兴过,更没有笑过。就算是再得到了族长之位的时候,也是面无表情,毫不愉悦的模样。

  雪末一直都守在暗处保护雪陌殇,自然是看到了雪奕的身影。

  终于回来了!

  如果可以的话,雪末甚至想过去把雪奕找回来,只可惜他这么暗示的时候,雪陌殇没有允许。

  雪末不明白,既然主子不想让雪奕离开,为什么不去找回来?

  如今雪奕回来了,雪末心中也为主子感到欢喜,就没有现身拦住雪奕进去的步伐。

  时间差不多了,这个错觉也该结束了。

  雪陌殇转身想要出去,回清风阁坐坐,只有在那里,他的心才不会那么空。

  什么?!

  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雪陌殇木讷地(面无表情)站在原地,不敢乱动。他知道自己产生过错觉,误以为听到了雪奕的声音,但是他什么时候也可以产生这么清晰的视觉错觉了?!

  雪奕紧紧地盯着雪陌殇的动作与神情,希望能够从这些细节中推测出雪陌殇现在的想法,是失望,是悲伤,还是他不敢想象的那种……

  然后雪陌殇出神的眼神在雪奕眼中就变成了冷漠不在意。误会了雪陌殇情绪的雪奕顿时变成了一只被放弃了的小狼崽,委屈极了。

  眼圈逐渐变得通红,眼眶也湿润了,在意识到自己情绪不对劲后,雪奕立马低下头,不让自己这糟糕的样子被雪陌殇看到。

  可是低头又压不住自己心中的情绪,眼泪已经满了眼眶,雪奕不敢有动作,就任由眼泪往下流。

  一个以为自己不会被原谅了,一个以为自己看到的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幻觉,巨大的误会在这一刻肆意蔓延,似乎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可是雪奕的眼泪像是触碰到了雪陌殇的一根神经,令雪陌殇下意识地走到了雪奕的面前。

  沉浸于自己情绪中的雪奕没有发觉雪陌殇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一直一只修长而有骨感的手探到淌着泪的脸上,抚下一片湿润,放在嘴边尝一下,闲的。

  怎么会是闲的?!不是没有味道的吗?还有这湿润的感觉,是他的错觉吗?竟是这么真!

  精明大脑像是一时间卡住了一般,不能够处理事情。

  是眼泪落在地上的嘀嗒声以及压抑的抽泣声让雪陌殇真正意识到,这不是错觉不是幻觉,他真的回来了。

  遒劲有力的臂膀将面前伤心欲绝的雪奕紧紧抱着,像是要揉进骨子里似的。

  雪奕不在身边的这段时间对雪陌殇来说就是没有光的黑暗,如果有光的话,那也一定是与雪奕有关。

  雪陌殇的手臂太过用力,把雪奕勒得生疼,眼泪也因此喷涌而出,他都已经在面临着精神的折磨了,怎么还要面临肉体的摧残?!

  此时的雪奕完全没有意识到,把他勒痛的就是引得他如此悲伤的那一位。

  雪陌殇把雪奕摁在怀里,雪奕把眼泪擦在雪陌殇的衣服上,谁也没有先开口,又或者不知道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雪陌殇的情绪没有刚才那么激烈了,手臂也松了松,控制在不让雪奕难受的范围。还用右手拍着雪奕的背,像小时候那样安慰他。

  雪奕明显还没有缓过来,大脑直接罢工了,完全不进行思考。

  若不是雪陌殇身上传来的清晰熟悉的气息传到了大脑,激起了大脑的应激反应,开始工作,雪奕怕是还没有发现自己正被雪陌殇抱着,拍打着后背,安慰。

  想当初,他最喜欢赖在雪陌殇的怀里,可是长大了以后,就没有了这样的资格。不是雪陌殇不让,而是雪奕自己觉得这样别扭,他都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能像小孩子一样缠着要雪陌殇抱。

  雪陌殇性子清冷,但怀抱还是温暖的,令雪奕很是贪恋。

  雪奕意识清醒后,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假装还没有好,贪婪地享受着这个最好的怀抱。以后或许就没有机会了……

  头脑是清醒了,但脑回路还没有捋清,还以为雪陌殇抱他安慰他是雪陌殇对他最后的怜悯了。

  “哥,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老是拼命地修炼,要休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的,否则你的身体再强硬也撑不了太久。

  要是遇到了看着不讨厌的,就凑合着一起过,不要总是自己独自面对。

  还有,以后要多笑笑,不要总是冷着脸,这样不好。……”

  雪奕还说了很多,说到后面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就是想说,不想停下来,就好像停下来就要结束了。

  就在越说越想哭的时候,雪奕没说了,他不想再哭一次。刚才的狼狈已经够了,不能再多了,别这么矫情,别这么脆弱。最重要的是,别让自己看不起自己!

  雪陌殇没有说话,一是因为他的性子本就冷,不怎么说话,二是因为他认为这种时候让雪奕自己冷静下来才有用。

  可是雪奕的话令雪陌殇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最后压抑住怒气想听听雪奕还会说什么。

  这么一大段话几乎把雪陌殇的后半生都想到了,只是为什么他的未来会没有雪奕?!

  难道还想走?!

  因为知道雪奕回来了的愉悦的心情变成了生气。

  雪奕下定决心,伸手用力推开雪陌殇,神情决绝。

  只可惜没有成功。

  雪陌殇都不高兴了,怎么会如雪奕的意,雪奕要推开他,他就勒紧。

  不是要走吗?

  不是要离开吗?

  呵!

  雪陌殇已经在脑海里预设了几种把雪奕“留”下来的办法。

  他已经不想再让雪奕离开了,不想亲手扼杀自己唯一的光。

  兜兜转转还是要执行最初的计划……

  没听雪奕的解释,更准确地说是没有让雪奕有机会再开口,雪陌殇把雪奕“关进”了清风阁。

  雪陌殇出来的时候,凰璃和凤曦晟在外面等着。

  就这情况来说,是雪奕的家事,对方还是雪奕的兄长,也不会对雪奕怎么样,她也没有立场去管。可是雪奕毕竟是她送回来的,这么放任不敢又不近人情,还是先问问吧。

  “公子可是雪奕的兄长雪陌殇,雪公子?”

  “是,不知两位是?来雪狼族有何目的?”雪陌殇敛下眼底的诧异,警惕地打量着凰璃和凤曦晟,主要是凤曦晟。

  凰璃现在的实力雪陌殇可以看透,也能够取胜,但凰璃身边的凤曦晟,雪陌殇看不透,而且还有一种从心底涌上来的臣服感,这是强者才会造成的现象,说明凤曦晟不是他能够击败的,胜率为零。

  这种情况还是不要引起两方之间的争端为好。

  “凰璃,他是凤曦晟。”凰璃简单地说了名字,没有说身份。

  “凤曦晟?”雪陌殇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位,“晟阳神君,凤曦晟,久仰大名。不知神君到我雪狼族来是为何?”

  知道凤曦晟就是晟阳神君后,雪陌殇就以为凰璃和凤曦晟中主事的是凤曦晟,至于凰璃,雪陌殇并没有太过关注。

  凤曦晟没有回答,他是陪凰璃来的,来雪狼族的目的就是陪凰璃。这种话凤曦晟也不会这种场合说出来。

  “我们把雪奕送回来,总要确定他在这里没有危险,才能够安心离开。”凰璃替凤曦晟回答了雪陌殇的问题。

  雪陌殇这才注意到,晟阳神君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位样貌出众的女子身上。这么明显,雪陌殇怎么会不懂这情况。看来晟阳神君听这女子的。

  (蠢作者:不是凰璃颜值不够,而是雪陌殇对凰璃无感……)

  “他留在这里最安全。”言外之意是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又怎么会有危险。

  凰璃当然相信雪奕不会有性命危险,但是会有另一种危险啊!

  但是人家都已经这么明显地送客了,他们要是说要留下来,岂不是很不识趣。

  只要不会有性命之忧就行,她也管不了这么多。

  “那我们就告辞了。只是这出去的路……”凰璃欲言又止,他们不认识出去的路啊!进来的时候都是跟着雪奕走的,现在脚印估计已经被大雪重新覆盖了。

  “我带两位出去。”雪陌殇在前面带路,凰璃和凤曦晟跟在后面。

  因为有雪陌殇的引领,出去很顺利。把凰璃和凤曦晟送出了雪狼族的区域范围后雪陌殇就重新回去了。

  雪狼族之行也算是结束了,凰璃和凤曦晟启程回去。

  想想这个时候火灵溪的伤势该痊愈了,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回到晟阳殿后,凰璃就去了竹楼,看看火灵溪的情况。

  但是进了竹楼后没有看到火灵溪的影子。

  才痊愈就坐不住,跑哪里去了?

  身体痊愈了,但药还没有试完呢!

  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试药!

  “火灵溪去哪了?”

  正在给药草浇水的听到声音夜辰轩转过身:“殿下,你们回来了。火灵溪回去了。”

  回去?凰璃不解。

  “回哪去了?凤凰族?去送死吗?”凰璃的语气中明显不悦。

  她花了这么多药草才让火灵溪伤势痊愈,就这么糟蹋了,当初还不如直接让她自生自灭。

  “嗯。”

  夜辰轩将当时的情景描述了一遍。凰璃听完后沉默了,只能感叹火灵溪摊上了一个心狠手辣的渣爹。

  火鸿浩带着巧儿和兰儿的尸体到了晟阳殿外,当着火灵溪的面对这已经死了的巧儿和兰儿施展残酷的“刑罚”,火灵溪看着全心全意为自己还因为救自己而丧命的两个仙婢被这样**就一时怒气爆满冲了出去,然后就被抓了。

  晟阳殿的保护结界可以阻止外面的闯进来,但是不能阻止里面的出去,谁知道会来这么一出。

  (晟阳殿的保护结界的进出设置由凤曦晟控制,去雪狼族前因为考虑到夜辰轩和血刃需要出去就设置了可以出去)

  凰璃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即使火灵溪这么做是情有可原,但是不顾自己的现实情况就冲出去,就是对自己不负责!

  凰璃不想参与凤凰族的内部事情,而且她也没有一个说服自己去救火灵溪的理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