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其他小说 > 清冷神君哪里逃 > 第11章:妖王大婚,血刃报仇
  妖王大婚,所请的都是各界的大人物。

  仙界之主仙帝风擎,魔界之主魔尊莫殇,冥界之主冥王冥修,地狱之主地狱尊者茹韵等都有去送请柬,至于会不会来就未知了。

  (神界送不了,人界不知道其他各界的存在,不予考虑)

  大婚的场地是妖殿以及妖殿周围的大片场地,可以说是极其重视了。

  如今的妖界已经很开化了,在得知他们妖王要娶一个男妖的时候,感激涕零,他们妖王终于可以没空折腾他们了。至于是男是女,他们已经不在乎了。

  这段时间听说他们妖王天天围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男妖转,心里既是高兴,又是担忧。高兴于他们妖王没有精力来折腾他们,担忧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妖王就会厌弃这个新来的男妖,然后他们的悲惨生活又要开始了。

  不过就在他们妖王宣布要大婚的时候,所有的担忧都有了着落。

  离大婚时间还有五天多的时候,凰璃和凤曦晟就到了妖殿所在的主城。

  在路上玩了二十多天,也玩够了,没有了新鲜感,所以就提前到了。

  “凤曦晟,你跟妖王是怎么认识的?”凰璃侧头好奇地望着凤曦晟,眼睛因为好奇而泛光。

  “打斗。”凤曦晟回忆起他和白沐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总结出两个字。他们确实是因为打斗认识的,但是凤曦晟不会说是他单方面碾压妖王白沐。

  “打斗,打架?”凰璃诧异于凤曦晟的回答,她难以想象当时的凤曦晟是什么样子的,也很遗憾自己没有见过那时的凤曦晟。

  “嗯。”对于输赢,凤曦晟并不上心。

  “打架总会有个原因,你们为什么会打起来?”

  “没有。”

  虽然凤曦晟只回答了两个字,但凰璃知道凤曦晟说的是“没有原因”,可是没有原因?不可能啊!

  但从凤曦晟的表情来看,确实是“没有原因”。凰璃不是很理解他们思考的逻辑,难道是想打就打吗?

  “神君大人,我们妖王陛下就在妖殿中,您现在可以进去。”上次前来送请柬的小妖看见了凤曦晟和凰璃,立即上前招呼。对于凰璃的身份,小妖不了解,就不敢妄自称呼。

  小妖在前面带路,凤曦晟和凰璃牵着手走在后面。凰璃时不时左顾右盼,观察周围的情况。

  小妖在妖殿外就停下了脚步,妖殿不是他有资格可以进去的,只能送到这里了。

  然后凰璃和凤曦晟就自行踏进了妖殿,走了一段距离,视线才开阔了起来,到了正殿。

  但是他们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凰璃只瞥见了一眼,就被凤曦晟捂住了眼睛眼前一片黑暗。

  白沐也感知到了凤曦晟和凰璃的到来,不紧不慢地把怀里的已经被他折腾得极其诱人的寒月裹起来,阻隔所有视线。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被突然打断,好在还是刚刚开始,并没有完全进入正题,要不然如此香艳的一幕,实在是……

  寒月的脸已经因为这个意外而变得通红通红,羞的。

  先发现凤曦晟到来的不是白沐,而是寒月。

  寒月没想到凤曦晟会来这里,想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推开还没有发觉的白沐,羞怒地呵道:“凤曦晟来了!”

  凤曦晟是谁,白沐当然是知道的,把怀里的寒月裹好后,抬头很正常地熟稔地打招呼:“这么快就来了,我还以为你会最后一天到,或者干脆不来。”

  “原本是不打算来。”凤曦晟完全不顾及白沐的面子,说出实情。若不是凰璃想来看看,他还真的没有想来的欲望。

  对于凤曦晟毫不留情面的样子,白沐早就已经司空见惯,也就没有因此感到不悦。因为凤曦晟这么说,肯定是真的没打算来,但是由于什么原因,才改变了原来的想法。

  会是什么原因呢?

  看见被凤曦晟牵着的凰璃,白沐就明白了。英雄难过美人关,晟阳神君这是也坠入了情网啊!

  看来向凤曦晟炫耀的计划是行不通了。

  但是看到凤曦晟找到了自己的归属,由衷地为凤曦晟感到高兴。如此,凤曦晟以后便不会感觉孤寂了。

  一定程度来说,他和凤曦晟是同类人,才会有这样的心心相惜之感。他们原本都被孤寂浸透,凤曦晟的程度比他还要深。

  不过这些都过去了,他们都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救赎,脱离了无尽的深渊。

  这样的情况也不好畅谈,白沐先抱着寒月离开了,去整理一下着装。凰璃和凤曦晟在大殿里随便找了两个挨着的位子坐了下来,等待白沐和寒月回来。

  再回到妖殿时,白沐和寒月都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情绪也恢复了正常。

  然后一起“寒暄”了一会儿,凰璃和凤曦晟就去了已经安排好的住处休息。进入妖殿的一路上光顾着游玩和训练,都没能好好休息。

  直到大婚正式开始的前一天,凰璃才从床上下来。饿了一个月的狼,真的不好应付。考虑到白沐和寒月大婚,凤曦晟才放过了凰璃,没有太过分。

  大婚当天,宾客众多,神界之主仙帝风擎来了,魔界之主魔尊莫殇来了,冥界和地狱之主没有来,但是派人前来传话说是实在走不开。

  来的大多数都是妖界的各方首领,也有其他各界的闻讯前来恭贺。

  前来祝贺的数量很多,好在这场大婚的场面足够大,否则还真的坐不下。

  这场婚宴计划摆半个月,这半个月内,可以留下来,也可以告辞离开。

  凰璃自然是不会愿意真的在这里再待半个月,光是妖界的伙食就不是她能够适应的,尝一尝还好,但不能持续吃。

  婚宴开始后,凰璃和凤曦晟只待了三天就跟白沐告辞了,回仙界晟阳殿。

  期间还和莫殇,风擎,以及婚宴主角白沐和寒月坐在一张桌子上吃了一顿饭。

  风擎对莫殇变成了凰璃哥哥的事情有些许惊讶,惊讶于凤曦晟居然没有反对。

  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三界之主齐聚一桌,都要注意言辞,注意形象,明面上不能说太多心里话,大多数都是场面话。

  凰璃和凤曦晟临走的时候,莫殇还没有离开,又威胁凤曦晟要好好对凰璃,不让定要凤曦晟生不如死。上一次的账是因为凰璃,凤曦晟才没有和莫殇计较,这一次再听到这样的话,凤曦晟只当做没有听见。

  凰璃都已经完全属于他了,莫殇于他们只是一个“不相干的”半路上杀出来的没有血缘的哥哥,他的话不重要。

  要是莫殇知道凤曦晟这么定义他的位置,不知道会不会气炸,直接跑到晟阳殿去和凤曦晟打一架。

  以莫殇的性子,十有八九会这么干。但是,好在不知道。

  冥修和茹韵虽然都没有来,但是都送来了贺礼,很贵重,也表现出了诚意与祝福,完全没有落妖王的面子。

  莫殇和风擎在凰璃和凤曦晟离开后多待了两天,然后就跟白沐告辞了。

  前后一共待了五天,不多不少。

  婚宴持续到最后几天,几乎所有的宾客都是妖界的各种妖,希望自己能够蹭一蹭妖王的大婚的喜气。

  告辞的那天,凰璃慵懒地躺在凤曦晟怀里问:“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可以提前离开吗?”

  凤曦晟当时只回了一个字——“好”,然后就带着凰璃去告辞了。

  凤曦晟都说可以了,凰璃也不想管这个时候离开是不是不好,她真的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

  回到了晟阳殿后,凰璃和凤曦晟再次过上了他们自己的小日子,还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来打扰他们了,这样平淡的也很不错。

  只可惜,天不遂凰璃愿,过了十几天天的清爽日子,就收到来自妖王的紧急消息,说是她的人受了重伤在他那里。

  于是凤曦晟和凰璃就立刻起身,再去了一趟妖界。

  进入妖殿,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味,定眼一看,那在大殿中央躺着的浑身伤口的不就是前不久从晟阳殿离开的血刃吗?妖医被白沐叫来,已经处理了许久,也没有处理完。

  “血刃是妖族?”凰璃疑惑地询问凤曦晟,她当初修为不够,还不能看出血刃的原型是什么,但凤曦晟肯定知道。

  “狐族。”第一眼看到血刃的时候,凤曦晟就看穿了血刃不是什么仙界的小仙,仙籍也不是真的。(低级仙籍管理不严,稍微动点手段就可以弄到一个最低的仙籍,但是越往上就不可能了)

  即使看出来了,凤曦晟也没有戳破,只要血刃不会伤害凰璃,其他的他不会关心。

  白沐之所以会知道血刃来自晟阳殿,至少前不久还一直都待在晟阳殿,是因为血刃身上的气味有独属于晟阳殿的气味,这种气味,白沐还是挺熟悉的。

  血刃也算是曾经在她的手下做过事,算是半个她的人,看见血刃被伤得如此重,凰璃还是有些看不下去。

  到底谁这么狠,把血刃伤到如此?!

  对血刃的实力,凰璃大概了解一点。自从晟阳殿后,血刃除了做她给他们安排的任务外,几乎都在拼命修炼。而且也很少说话,喜欢一个人待着,眼中总是带着沉重的伤痛。

  对于血刃有什么样的过往,凰璃从未打算询问,没有想查看,也不打算插手的。

  能把血刃伤成这样,绝对不简单!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血刃应该是为了报仇,才会把自己逼成这样。若是她不帮他,他醒来后一定还会去送死。

  回想起夜辰轩当时遇到的情况,她当时的确没有出手。可若是夜辰轩这边真的一直处于下风并且没有赢的几率,她真的不会出手吗?凰璃不敢说地绝对。

  就像这一次,血刃躺在妖殿去了半条性命,她终究是心软了。

  说到底,她真的做不到硬下心肠,什么都看在眼里,却置之不理。

  只一个眼神,凤曦晟就读懂了凰璃的想法。在他的心里,凰璃很善良,只是装作冷漠无情,也说得冷漠无情,每当真的遇到了事情的时候,凰璃却容易心软。

  “想帮就帮,有我。”凤曦晟微微握紧凰璃的小手,给凰璃支持。有他在后面,她可以放手去做,不管出了什么事,有他顶着。

  凤曦晟总是这么懂她的心思,凰璃回握紧凤曦晟,笑着问道:“我要是做坏事呢?你也帮我递刀?”

  “你不会。”凤曦晟语气肯定。

  “如果真的做了呢?”凰璃幼稚地追问。

  “不递刀,给剑,苍澜。”凤曦晟的语气依旧坚定。

  不递刀,凤曦晟没有刀,给剑,给他的命器苍澜剑。

  凤曦晟总是能够令凰璃感动,或是言辞或是举止,后者居多些。

  白沐很想说一句“你们注意一下场合”,但是终是没有说出口。要是凤曦晟一个不高兴,把他打到伤势惨重,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他才刚刚成亲……

  因为决定解决血刃的事情,凰璃和凤曦晟暂时留在了妖界,帮血刃处理完再回去。

  有妖王的吩咐,妖医使用了好几种较为珍贵的药材,让伤重昏迷的血刃恢复神速。

  醒来后的血刃知道自己是被妖王陛下救了,就要起身去跪谢白沐,但被刚好到的凰璃制止了。

  对于殿下和神君大人和会出现在妖殿,血刃很诧异,而在知道殿下和神君大人是为了他才来的妖界,就只觉得愧疚。

  殿下和神君大人待他那么好,他却给殿下和神君大人添了麻烦。

  得知殿下和神君要帮自己报仇的时候,自从决定走上复仇之路就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血刃落泪了。

  一直以来,他都是自己独自苦苦支撑,可现在这一刻,他不是独自一人,还有殿下和神君大人。

  爹,娘,小妹,你们的在天之灵马上就可以安息了……

  凤曦晟没有参与太多,因为凰璃现在的实力已经足够解决掉几乎所有的血刃的仇人,凰璃不能解决的直接被凤曦晟一招秒杀了,完全不给求饶的余地。

  女人和孩子并没有被涉及,血刃也同意只杀灭他满门的那些罪魁祸首,其他的帮凶看情况惩罚。

  报完仇,凰璃询问血刃:“你打算去哪里?若是没有地方可去,你可以回竹楼。”

  “谢谢殿下,神君大人,我想四处去看看,然后找一处喜欢的地方住下。”血刃拒绝了凰璃的好意,他觉得自己已经麻烦凰璃够多了,不想再继续给凰璃添麻烦。

  一直在凰璃旁边听着的凤曦晟,终于看血刃顺眼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