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慕书斋 > 玄幻小说 > 上苍永寂 > 第五章 造化
  山中的天气多变,时而微风拂面,阳光普照。时而阴云密布,狂风骤雨。但无论是什么样的情况,杨辰都未停止研习拳法,杨辰渐渐有了寻找父母的想法,所以他刻苦修炼,锻炼体魄研习拳法。从无良子传授拳法之日起已经有近七日时间,杨辰的八极殇已经渐入佳境。

  “哈!”

  一声声大喝声在山谷中回荡,惊起周边飞鸟一片。茅草屋依旧安静的矗立在那里,门前的躺椅上无良子在悠闲的哼着曲,旁边摆放着一些断木,还不时喝一口辛辣的烈酒。

  而此时的杨辰,赤裸着上身,站立在屋前的瀑布下。顺流而下的水流拍打在杨辰身上,冰冷的水冲击的杨辰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河水中。杨辰稳住身形,开始演练八极殇。如此练法,已经持续了三天,无良子无所不用其极,当杨辰刚刚稳住身形,一截断木便呼啸而至,杨辰躲闪不及,被击落水中。近几日,这样的遭遇已经多不胜数,杨辰艰难回到瀑布下的大石,迎着飞流而下的水流挥洒拳印。

  正当杨辰再次沉迷于拳法中时,无良子蹭的一下站立起来,一改往日慵懒散漫,眺望远处。与此同时一声震天的兽吼声传来,与以往的兽吼不同,此次的吼声极具穿透力,震动山林,透着令百兽臣服的孤傲与绝望还有愤恨。短暂的平息片刻,接着又是一声更加洪亮的兽吼声,还夹杂着滚滚天雷之音。

  “徒儿,为师带你去寻找造化!”无良子依旧望着远方,背对着杨辰说道。杨辰听到师父传唤,急忙穿好衣衫,紧随无良子而去。师徒二人急速循着兽吼声而去,一路上杨辰基本是被师父无良子提着走,二人奔袭许久,循着断断续续的兽吼来到一处隐秘的山谷。只见山谷中有几人手提刀兵,将一头体型庞大的白虎围在中间。

  “宣武榜重金悬赏的白虎神躯,内丹竟被我等寻到,听闻此次只要寻到,就会得到一次进入选经阁的机会,血煞,这是天大的造化,只要干掉这只白虎,你我就可以摆脱这刀口舔血的日子,说不定还可以开宗立派,成一方老祖!”一位脸有疤痕的人激动的对另外几人说道。原来几人是江湖上的赏金猎人。

  “疤脸,这只老虎可不好对付,先考虑眼前吧。悬赏虽高,但也要有命拿才好。”那为首被称为血煞的人,披头散发,手握被包裹的似枪似棍的武器,一脸冷酷的说道。其他几人点头附和,疤脸也严阵以待。

  几人功力深厚,也就不再多等一刻,一同向着白虎杀去,名为疤脸的赏金猎人第一个冲了上去,只见他抽出佩剑挥剑斩出,一道寒光闪现,快如闪电向着白虎略去,白虎闪避不及被这剑光擦中,剑光去势不减,劈中一颗古树,古树当场碎裂,并且木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霜冻。其他几人也不甘示弱,其中以那血煞为最,挥动手中兵器凌厉出击,一会似枪突刺,一会似棍浑圆有力,大力劈杀。杨辰在远处看的热血沸腾,若不是师父在身旁,他恨不得上场与之厮杀一番。但杨辰也清楚,就自己的斤两,还不够立身在这样的战场。白虎虽然势孤,但也是非常的强势强大,一掌呼啸而下,将一名赏金猎人当场拍的碎裂,但也被血煞与疤脸击中腹部,血流不止。

  “人类,是你等贪得无厌,那就一起死吧!”突然,白虎口吐人言,愤恨的说道。只见方才还算晴朗的天空,现在已经是阴云密布,伴随着轰轰雷鸣,宛如末世一般。

  “不好,这畜生是要引天罚降世,大家快退!”血煞边急速后退边大声吼道。但为时已晚,天雷以至。只见一道道粗如古木的天雷轰鸣而下,震动整个山林以及遥远之外的久安城。妖兽化形,天雷必然比以往更甚,粗如古木般的天雷渐渐隐去,几名赏金猎人也只剩下血煞和疤脸还在勉强支撑没有被轰碎。本以为天雷已退,不料一道更为粗大的紫色天雷从天而降,击中在场的白虎,疤脸与血煞,疤脸当场碎裂,直留一柄宝剑,白虎也奄奄一息,只有血煞以手中兵器抵挡,但也是强弩之末,果不其然,当最后一道天雷落下后,血煞也随之崩碎,只留下那一杆长枪在地上轻鸣。

  等天雷过后,无良子和杨辰从远处走来,看着满地狼藉,只能说这个世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白虎只因为珍贵的虎躯与内丹被人悬赏。赏金猎人为利铤而走险,怎奈实力不济,弱肉强食不可避免。杨辰捡起地上轻鸣的长枪,紧握在手,一阵酥麻传遍全身,此枪历经天雷而不损,定时珍品宝物。杨辰又将一柄佩剑捡起,此剑冰冰凉凉,沁人心脾。随后杨辰随无良子来到白虎身旁,此时的白虎,躯体破烂,血流如注,只留一口气吊着。

  “道友,吾命不久矣。尚有幼崽于山洞中,吾之躯体任道友取用,可否留幼崽在身边,我白虎一族起誓,余生定会追随不弃!”白虎有气无力的说道。

  “勿忧,且安心去,小白虎我会收养!”无良子说道。白虎感激的看着师徒二人,向着山谷中的山洞方向深深看了一眼,不舍的闭上了双眼。无良子将白虎躯体收起,向着山洞走去,只见一只小白虎在嗷嗷待哺,师徒二人将小白虎带上,无良子还以无上手法斩断此地因缘,随后便急速向茅草屋方向赶去,此地动静太大,必定会有人来此查看。

  回到茅草屋,无良子先将小白虎安顿好,看着杨辰爱不释手的长枪与佩剑,拿起长枪,于屋前耍弄了起来,随着力道招式的变换,竟隐隐有龙吟之声传出,索性杨辰便把此枪唤作龙吟枪。再看佩剑,入手冰凉,有静心功效,去焦去躁,杨辰将此剑唤作寒霜剑,不失为一柄名剑。却不知两柄如此名器怎么会落入赏金猎人之手。

  “历天劫而不毁,必然不时凡物!徒儿,兵器终属外物,不可依赖,体魄才是根基,快去练功吧。”无良子对杨辰说道。然而杨辰只顾着手中的两柄兵器,全然没将师父的话听进去,以至于招来一个拳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